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三十三章 古卷之秘
    妖月空并无他话,直接拿出古卷,铺展开来。

    灵祎一怔,露出异色,这个妖月空果然不一般,在天妖宫恐怕地位非凡。要知道,这个古卷,很多圣子都没有机会一观,他竟能带在身上。

    出现在视线的是一张用兽皮制作而成的皮纸,纸张发黄,泛着陈旧的气息。上面绘着诸多刻痕,并不是很清晰,看得出来是手工绘制。

    “这是!”

    灵祎只扫了一眼,脸色就凝重了起来,仔细地观摩了起来,上面这些印痕合起来是一副巨大的地形图,有些地方还记载着古字,和地形图相结合,可以得出很多信息。

    这似乎是一份元灵圣教的传记,记载了很多这一圣地很多的事迹,在最后有提到,他们的无上传承含有九秘之一,就在他们古地的试炼场中。

    九秘,每一秘都有不可思议的作用,是世人梦寐以求的无上神术,震动古今。

    或许因为它们实在太强大了,上苍都不允许他们聚在一起。

    故而在那遥远的过去九秘被拆分了,失落在各大古地,万古都不能齐聚。

    无怪此次古卷出世,引动天下风云,这绝对是无价的瑰宝神术,且如今已知还在世上传承的九秘仅剩三四种了,其余几乎全部失传了。

    看完信息,灵祎仔细研究发现,这个地势很不凡,从源术方向来说大有讲究,玄之又玄,仿佛一头虬龙在地脉中蜿蜒游动,难怪可以时时变换方位。

    《源天书》也曾记载有类似的地势,名为“龙行地”,有绝世杀机,守护自身,也可内蕴生机,保存神藏,用来葬下一个无上的传承再合适不过。

    灵祎曾仔细琢磨那些经文,但还没有全部悟通,那些经文奥义太过艰涩了。

    按照《源天书》所记,龙行地内必有神藏,不过却也有严厉的警语,要掘“仙眼”,避开“魔地”,不然的话必有滔天大祸。

    “灵兄可有收获。”妖月空问道。

    灵祎目光始终在古卷上,皱着眉头沉吟道:“这片地势很不凡,有些地方充满祥瑞,是造化之地,有的地方充满杀机。”

    他顺势标注了一些地方。

    “道友果然不凡,若我没猜错,你应该修有源术吧。”妖月空目露奇光,这片地势也请了奇人看过,所述与灵祎大同小异。

    “粗通一些皮毛罢了。”灵祎微微一笑,心中却是一动,他可能明白妖月空如此拉拢他的原因了。

    “灵兄谦虚了,很多成名已久的奇人和源术师可都没有灵兄标注的如此清晰明了。”妖月空星辰般的眸子中精光一闪,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测了。多年以前,天妖宫和源天师打过交道,对于这一脉的手段,也是有些了解的。

    灵祎心中亦明了,妖月空应该不仅仅是看中他的战力和背景,毕竟,他再强大也不过道宫境界而已,争夺九秘肯定没有多大优势,他的背景又很神秘,一般人也不会知道。

    他猜想妖月空恐怕是从他的改天换地大法上面看出了什么,更加看重他的源术。

    灵祎继续观摩,但很快皱起了眉头,这片地势图在最前方的一段戛然而止,缺少“龙首”部位。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块地图应该是残缺的。”他抬头道。

    “不错,是残缺的,我怀疑,我们每个人得到的都是残缺的,而且,残缺的还不一样,完整的,可能只有当初抛出古卷的人才有。“妖月空有些无奈。

    “而且,这缺失的部分就是那个试炼场。”

    “哦?”灵祎眸光流转,想想又试探着问道:“这古卷究竟是谁送出的?”

    “我亦不知,是一位神秘人士抛出的,给很多圣地都寄了一份,有人请了什么神算子都没有算到什么,反倒算出九秘为真!”妖月空叹道,天妖宫亦想得到完整的地图,可惜百般查探一无所获。

    “会是王腾吗?”灵祎心中有些犹疑了,他此前十分确定,可此刻观完古卷反倒不那么坚定了,这份手笔实在是有些大。

    不过,几乎可以肯定,此次九秘是他得到的。

    “月空兄,我之前听说似乎已经有圣地中的大能进入了吧,为何没有直接带弟子们进去取走九秘呢?”灵祎问道,这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

    既然,只有一部分圣地和大势力得知了这些事情,为什么没有直接派弟子进入试炼场。

    “事实上,试炼场具体的位置我们亦不知,有大能进入了遗址,可是没有深入多远,就退了回来,那里杀机太重,有奇人分析,可能有一座上古杀阵隐在地脉中。“妖月空眸中一凛,他们也有前辈差点折损在其中。

    “原来如此。”灵祎点点头,望着古卷若有所思。

    “也曾有圣地想要持帝兵强行破开,可是这片地域神秘无比,可自动护主,若强行动之,或许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其实那日的盛会,说白了,其实只是东荒很多势力想要借此推出年轻一代走上台前,混个脸熟,也想先让九秘之战从年轻一辈中开启,毕竟,试炼场只有三十岁以下的人可以进入,负责争夺九秘的主力可是他们。”

    说道这里,妖月空抿了一口灵茶,面色古怪的看了看灵祎:“只是,他们没有料到灵兄你的存在。”

    “这样说来,自己岂不是提前干掉了诸多竞争对手。”灵祎摸了摸下巴,没想到自己一时手痒还能有此奇效。

    “不过,说到这里,还得多谢灵兄你,你这一连串动作可是彻底把水搅浑了,各大古传承纷纷进场,之前我们天妖宫可是很不得其他圣地待见的。”

    灵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问道:“对了,月空兄你的意思是元灵圣教遗址此时还无法开启是吗?”灵祎心思活泛了起来。

    “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有很多奇人异士在日夜推演,不久后就可以推算出生路进入了,所以,灵兄,到时,还要多多依仗灵兄了。”妖月空终于抛出自己的需求。

    “灵兄放心,我们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天妖宫可以承诺,到时你的安全问题我们全权负责。”妖月空脸色郑重,许下重诺。

    “月空兄如此以诚相待,在下到时一定会来的。”灵祎想了想,直接应下了。

    吃人嘴软,能帮的自然帮,更何况,到时有个熟门熟路的正是他所期望的,可以省却很多麻烦,当然,安全问题他可不会指望他们。

    “这遗址有开启的确切时间吗?”

    “快了,奇人们已经推算出了很多条生路,正在试验,多则两月、少则一月,必能开启。到时,我会给你传讯,灵兄可持此令来黄石城找我。”妖月空指了指那块紫色的神令。

    “如此,那便多谢了。”

    “合作吗,灵兄若有其他要求,天妖宫也会尽量办到。”妖月空清朗一笑。

    “事实上,还真有一事需要跟月空兄打听一下。”

    “哦。但说无妨。”

    “不知月空兄可知瑶池故地在何方?”灵祎眸中神光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