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二十一章 红尘炼心
    东荒北域是苦寒之地,四季更迭,秋冬很长,一年有半数时间了无生机,一片荒芜。

    紫山上空,灵祎静静站在那里,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深切地观察这片无垠的大地,恍惚间,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心中蕴生莫名的情绪。

    ?九道山岭横贯在那里,彼此相距很远。在落日的余晖中,镀上了淡淡的紫金色。这是一幅让人值得凝眸的奇景。

    粗略算去,灵祎已来到这个世界有半年多了,大半时间都在紫山度过,随着他的修为精深,身体生长的很快,此时看上去像是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子了,只是一头妖异的紫发和他脑后的五色神环一看就很不凡。

    “殿下,我们去哪里?”

    一道恭敬的声音传来,灵祎回头望去,乌天力和紫天正恭敬的站在他身后。

    对于这两个拖油瓶,灵祎很无奈,但这是出山的条件,不得不答应,而且,说不定以后真的用得上。

    一道神光冲起,灵祎以《源天书》中记载的改天换地之法隐去了自己的紫色长发和五色神环,不然太过惊世,一旦进入人族的地盘那回头率不用说高的惊人。

    然后,他又以改天换地之法变幻了乌天力和紫天的体貌,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节爆响之后,他们两个化成了寻常中年男子的模样。

    “我要入红尘炼心,你们不用寸步不离,我还没有这么弱,你们就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我。如果有危险,我会唤你们的。”灵祎吩咐。

    “是,殿下!”

    两人直接隐入了虚空中。

    “是时候离开了……”灵祎最后看了一眼紫山,转头离去。

    “东荒,我来了!”

    灵祎紫衣飘飘,轻灵而飘逸,举手投足间,仿若与天地合一,每一步落下都有道韵形成。?

    他在修炼紫极步法,以灵祎现今的修为,无法做到紫菱那样快速走遍一域,但是一步迈出,转瞬之间便飞出了百丈之远,快到了极致。

    北域实在太过浩瀚,灵祎飞过了无尽的山岭,幽深的老林,遇到了很多异兽,可惜大多修为都不高,最高也不过四级境。

    灵祎翻手就可以镇压,没有任何战斗的乐趣可言。

    整整三日过去,才走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秋风萧瑟,如刀子般斩落无尽黄叶。

    黄石城,地势险要,依山而建,虽然周围都是崇山峻岭,但却是石州的中心城池,传说城下有一条大地祖脉,故而此城灵气繁盛,平日内修士众多,诸多圣地都在此有据点。

    傍晚,灵祎来到了这座宏伟的城池,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浓烈的红尘气息扑面而来。

    这和紫山中的寂静截然不同,是两个极端。这些景象勾起了他记忆深处的东西,他以为自己早已忘却,但,怎能忘?

    “窝窝头,一铜币四个,嘿嘿!”

    “江氏臭豆腐,香嫩多汁,保证让您欲罢不能!”

    “冰糖葫芦,甜滋滋,酸溜溜!”

    各种叫卖之声不绝于耳。街道拐角处的空地还有各种杂耍卖艺的人,什么胸口碎大石,斗狮子,舞龙舞凤,围聚了很多大人与孩童,不时发出喝彩声,拍掌声。

    而各个店铺前都有热情的伙计在宣传店里的生意,好听的话语能够说上一箩筐。

    “红尘多妩媚,凡俗多生气,”灵祎抿了抿嘴。这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生动与亲切,对比动辄枯坐数月的修行,这种多姿多彩的生活更加精彩。

    他本来就在类似的环境中生活过许久,面对此情此景他的心中竟然有些许动摇。

    寻仙问道,追求长生真的有意义吗?也许,能够如平凡人一般,简单而快乐的过完这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他的心有些乱了。

    走到了糖葫芦的摊位前。

    “老板,给我一串冰糖葫芦!”他开口道,清脆的童声干净清澈。

    “好嘞!”

    老板是一位大叔,看上去四五十岁,声音洪亮,身穿普通的粗布麻衣,脸上刻有岁月的痕迹。

    “来,孩子,给!”

    老板递过来一个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只要一个铜币。”

    灵祎下意识地一模口袋,没有摸到,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钱。

    这让他脸色发窘,很是尴尬,总不能吃霸王餐吧,人家老板也不容易。

    就在他思量着用什么抵押一下的时候,老板也注意到了他的窘状,犹豫了一下,善意一笑:“没关系,孩子,你这么可爱,这串糖葫芦就送你了,下次出门一定要带钱哦!”

    灵祎一怔,郑重地脆声道:“谢谢大叔。”

    看着灵祎离去的背影,大叔咂咂嘴,眼中露出一抹柔色:“和我女儿一般大呢,都这么好看。”

    灵祎咬下一颗冰糖葫芦,感受着那种甜滋滋又带有酸涩的感觉,眸中升起了一丝雾气。

    大叔的钱罐里,悄无声息的多了一颗灿灿宝石。

    再度转过一个街角,他的眼神却变了。一切软弱与哀伤都被他收了起来。

    红尘很大,每个人都在其中,每个人都在争渡,那个大叔,在为了生活奔波,而他,亦有他自己的使命,寻仙成道,帝路争锋也是一种争渡,都是为了自己而奋斗。

    有得必有失,在选择了这些的时候就必然会放弃一部分其他的东西。大丈夫生于世间,怎能彷徨与迷茫,要昂然立于天地间,要让这一生绽放出璀璨的光彩,不管将来如何,不论能否走到最后,重要的是曾经努力过了。

    “我是灵祎,我是天皇子,我要成道!”他的战血再度沸腾。

    灵祎的修者之心,再次坚定了下来,他将继续前进,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始终如一。

    每一个人的性格都是复杂的,灵祎也是如此,短暂的落寞后,再度振奋,焕发出更加强大的信心与动力。

    “好险,只是这样一种红尘‘景’,竟然险些动摇了我的道心。”灵祎叹道。

    修行路漫漫,太过凶险,每一步都包含着诸般诱惑和陷阱,有的是人为的,有的是天成,有的是自己造成的,古来那么多修士,又有几人真的走到了最后。

    “我还是太缺乏磨炼了,没有一味在山中苦修是对的。”灵祎警醒,他的心境,他的道,都需要磨炼,没有哪一个大帝不是在血与火中成长起来的。

    提升修为的同时,还有太多的事要做。

    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行走着,他的眸光坚定,道心如铁,心境受到了一次洗礼,灵祎感觉精神饱满,修为随时可以破入道宫四重天。

    他决定继续在红尘中磨炼道心,另外再打听打听瑶池古地的消息,他对于西皇经的道宫篇很感兴趣。

    灵祎登临一座酒楼,以宝石抵押,要了一壶小酒,和一大桌子菜,在紫山他每天只能吃灵药,饮神泉充饥,实在是太馋了。

    他自斟自饮,手持一个鸡腿撕咬着,周围的谈话声落入他的耳中,这里有修士,还很多。

    “听说了吗?各大圣地都派人来黄石城了。”

    “圣地不是本来就在这里有据点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次来的人可不一般啊,据说诸多圣地的圣子都来了。”

    “哦?那还真是一个天大的消息,这一代的圣子都刚选出来没多久,没几位在外走动,这次倒是可以好好见识见识!”

    “可不止圣地,各大古门派都有派遣高手过来,黄石城可好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

    “可不是,不止他们,其他地域也有动静,听说一些传承了数十万年的古老势力都会过来。”

    “我就说一个,你们肯定知道,狼神来了!”

    “什么!他要来!”一众修士纷纷惊呼!

    “天纵之资的狼神啊,仅仅十四岁就已经四极大圆满,在同辈中几乎没有对手啊!前些日子刚刚击败了天州的王体。”

    “狼神似乎不是东荒之人吧!”

    “我听到过一些小道消息,传言他似乎来自北原王家,不知是真是假?”

    灵祎猛地撕下一大块肉,竖起了耳朵。

    “话说,这么多大势力纷纷来我黄石城,到底是何缘由?”

    “嘿,还能为了啥?九秘呗。”

    灵祎饮下一大口酒,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