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十六章 源天书
    数十头太古生物同时出现,长相狰狞,各不相同,有的似禽,有的似龙,还有几头人形生物,此时同时拜倒在地,山呼殿下,让一座座古矿都摇动了起来。

    那头六臂生物都不算最强者了,还有比它更恐怖的存在,极速而来,所过之处将虚空都踩的塌陷了下去。

    那个生物几乎与人类一般无二,只不过生有三头九臂,身穿甲胄,一头紫发舞动起来,居然割裂了虚空。

    他是一个男子,如天神降临在此,眸子深邃如海洋,爆发出让人窒息的波动,周围的古矿无声的崩塌,其他太古生物皆战战兢兢,倒退而去。

    毫无疑问,紫发男子肯定是太古生物中的上位者,但此时他亦是一脸激动,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殿下,殿下……”他一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眼中蓄满了热泪,似乎要喜极而泣。

    “咳咳,你是?”灵祎被那一道道炽热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邪教头子,他毫不怀疑,自己现在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这种真挚的情感让他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一直隐藏在重重面具下的心隐隐有些触动了,他第一次对自己这个天皇子的身份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殿下,我名紫天,是紫极神将的后人。”紫天介绍道,他是八部神将后人。

    “对了,姑姑怎么会放你出来,这里很危险的。”紫天一脸焦急:“殿下还是先回洞府吧。”

    姑姑?

    灵祎多看了他两眼,竟然还是紫菱的亲戚。

    “我静极思动,出来走走。”灵祎脸上还是一片淡漠,维持着天皇子的威严,只是配合他那稚嫩的小脸来看,实在是憨态可掬。

    分明就是一个小不点,硬要充大人,看得一些女性古生灵满眼小星星,心都要化了。

    “可是!”紫天一脸焦急,唯恐这位神之子出了闪失。

    “无妨,紫菱姐姐给了我圣兵,它可护我周全。”灵祎手持神剑,催动出一丝丝圣威,如同一片无垠的星域般可怕,虚空无声的破灭了。

    古生灵们认出了那是紫王的神剑,都冲着这里叩首,越加敬畏了。

    “我想自己在这里转转,很快就回去,你们快快退下吧,这是命令。”灵祎沉下小脸,说道。

    紫天无奈应是,不过他还是提醒了灵祎:“殿下您还是尽量远离这里,要逛就在后面的岩洞逛,这里很危险的,尤其是前面的大殿,千万不能靠近,那是那个人族大帝的兵器所化。”

    灵祎眼睛一亮,说道:“在哪里,你给我说说,我好避开它。”

    ……

    古生物们都被灵祎赶走了,灵祎心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可是困死了无数强者的紫山啊!

    如今,这些古生灵尽皆听自己号令,再想想原著主角的九死一生进紫山,简直不要太爽啊。

    哎,如此轻易的就得到了源天书可真没意思,灵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就在这时,紫山最深处,一股魔性的力量传来,要引导他前往未知之地。

    “嗯?”

    灵祎变色,好可怕的力量。

    他仙台的五色小人睁开双眼,璀璨神霞爆发,收拢全身的神识之力,稳住了元神。

    “应该是那种诡异的藤蔓。”灵祎脸色凝重,竟然可以影响到他的神识,太过可怕,要知道他的神识之力可是没有自斩过的。

    小心翼翼地前行了一段距离,前方是一片开阔之地,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细看,却是一座巨大的石殿,不过实在太大了,跟一片广场没有什么区别。

    大殿十分空旷,缺少光线,一块岩石上躺着一具白骨,在其身上有触目惊心的指洞。相距不远的紫色岩地上,还有一些零碎的石衣,破破烂烂,只剩碎片。

    不过最吸引的是灵祎的是其身旁有一卷银书,闪烁着冷幽幽的光泽。

    “找到你了,源天书!”灵祎满脸狂喜,旷世神书啊!

    不过出于谨慎,他没有立刻过去,左眼符文凝聚,一个巴掌大的五色雀飞向了大殿,霞光缭绕,甚是绚丽。

    “当!”

    突然,悠悠钟声响起,如天籁神音,五色雀直接粉碎。

    且,钟波不止,向外扩散开来。

    “什么?”灵祎脸色大变,催动神剑,以极速倒退出去数百丈,避过了钟波。

    不过,钟波扩出了大殿仅数丈,就消散了。

    这不能让灵祎脸色好转,那五色雀没有任何攻击力,无始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依旧将他粉碎了。

    这说明了什么?

    “不让我进?”

    灵祎握紧了莹白的小拳头,他心里满是不忿,无始钟这绝对是故意的,就是嫌弃他,不让他进,叶凡多次进入也没见他发飙啊?

    “为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灵祎不能接受这一切,这种眼睁睁看着宝藏就在自己眼前但是就是死活拿不到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因为我是古族?”灵祎喃喃道。

    某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终于想到了这个相对于人族无比尴尬的身份。

    “这,也不能以出身随意给人贴标签啊!这是不对的。”他不满地小声念叨,他知道无始钟绝对听得到。

    “更何况,我还只是个孩子啊!我是无辜的……”灵祎在这里唧唧歪歪了半天,可是大殿始终一片沉静,没有任何回应。

    说的嘴都干了的灵祎终于沮丧的知道了现实,他可能真的进不去了,无法得不到源天书。

    梦碎了……

    “我不甘,要逆天!”

    灵祎绕着大殿走了几圈,几次走到近前,又退了回来,还是不敢进。

    最后,他坐在了大殿口,假装假寐。

    过了很长时间,他的左眼突然飞出一只五色雀,直奔经书。

    “当!”

    不出意料,小雀儿当场去世……

    “我……”灵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憋回了粗鄙之语,憋得脸都红了。

    “难道真的无法得到?”灵祎欲哭无泪,有些绝望了。

    “也许,还有一种办法。”灵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满是希冀。

    他来到了一个距离大殿较远的地方,盘坐在地上,缓缓地睁开了天眼,虚空震动,他的眸中有灿灿符文在缓缓演化,如同在开天辟地般,有一种莫名的大道气息。

    他在全力催动自己的天眼,远处的景象在他的眸中迅速放大,源天书三个古字映入他的眸中。

    “看到了!”他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催动天眼,直视本源。

    银色纸张很不凡,眸光在穿透过它时,如同在一片银色的世界里遨游,灵祎差点迷失掉。

    他用尽全力演化神秘符号,几乎瞪裂眼眶,终于从中挣脱而出,一瞬间,灿灿光华迸发,一个个古字像是一颗颗星辰在闪曜,熠熠生辉。

    “哈哈,我看到了!”灵祎大喜。

    “当!”

    一声仿佛魔鬼之声般的钟响,他的视线一般混沌,什么都不可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