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十五章 紫山内部
    这是一个陈静了无尽岁月的幽深洞府,岩壁呈紫色,地形复杂,似是天然的石洞,又像是采掘源脉,遗留下来的古矿。

    每一块紫色的岩壁上,都有晶莹的紫华流转,并不是多么暗淡,给人以朦胧的感觉。

    古洞深处,一个小小的身影走来,他看起来两三岁的样子,紫发自然披散在肩头,小小的脸蛋粉雕玉琢,精致地如同艺术品,虽然稚嫩,但一看就是美人胚子。

    最特别的是他的一双眸子,清亮透彻,内蕴神秘五色符文,深邃无比,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慧光隐没。

    灵祎趁着紫菱陷入最深沉的悟道境时偷偷跑了出来。

    “应该就是这里了。”灵祎小心翼翼地前行着。他如今经历数次蜕变,达到了彼岸境,已经可以初步施展一些玄法神通了,且,由于蜕变的缘故,加速了他的身体生长,故而,他看上已经有两三岁了。

    他手持一把紫色神剑,这是一把圣兵,是紫菱的武器,紫菱在其内留了一道神力,此剑始终处在复活状态,可护他周全。

    “这里诡异之事频出,可千万不能大意。”灵祎小脸凝重,每走一步都很慎重,他很清楚自古以来有太多的强者都死在了这里,虽然,他不用担心太古生灵,可是这里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绝地,定然蕴含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杀机。

    紫山内部有很多吸引人的宝藏,如今,他首要的目标就是要得到源天书。

    此书太过逆天,记载了源术的至高奥义,可以寻仙珍,定龙脉,出入各种绝地等,甚至可以借助地势逆行伐仙,惊仙慑神!

    如此奇书,他是一定要得到的,更何况,其中还有关于另外一部古经的线索。

    “咔嚓!”

    地上有很多各色枯骨,有的还有光华流转,都是了不得的强者所留。

    转了几个弯,一个废弃的矿洞内,一股冰窖般寒嗖嗖的冷气如刀锋一般刮在灵祎的肌肤上,铿锵作响。

    灵祎高度戒备起来,他的灵觉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

    “呜呜……”

    阴风呼啸,影影绰绰,白森森的枯骨堆间,出现一道道朦胧的鬼影,凄厉瘆人。

    无声无息,一队人马从一个废矿中走了出来,整整齐齐,毫不凌乱。

    这是阴人阴马,冰冷森寒,像是从幽冥中走出的。

    “阴兵……”灵祎心里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真的“见鬼。”

    他们如幽灵一般,快速围了上来,无声的将他包围。所有人都脸色惨白,没有血色,更没有生命波动,只有一股奇异的能量流动。

    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在这片枯寂的矿洞内,格外的慑人心魄,任谁都要感觉肌体冒凉气。

    不远处,如幽灵一般冲来一道影子,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穿着雪白的古服饰,眼眶外凸,面容青紫,甚是可怖!

    “阴邪之物?哼,死了还不安生?”灵祎眸子开合间,神光璀璨,直接射出两道光束。

    “噗”

    神光一扫,这些鬼物直接灰飞烟灭,他的天眼是一切阴邪的克星。

    “哗啦啦”

    突然,前方传来铁索的声响,灵祎心中一凛,他感觉到了阴冷的煞气,这个凶灵似乎很不一般。

    他的双眼再次开始绽放神光,有神秘符文在其中演化,这是不死经中的奥义,被他以天眼施展,这是一种经义的演化,无具体招式,灵祎将此式命名为凰印。

    “唳!”

    他的左眼符文凝聚,竟飞出一个小小的赤凰,化为巴掌大,内蕴神能,带着炽热的气息,围绕着他旋转。

    就在前方百余丈外,有一个溶洞的分支岩壁内有一个漆黑的深洞,铁索摇动的声响正是从里面发出。

    那个洞非常深邃,刺骨的寒意让人心惊,化成了有形之质溢出,触到人的皮肤,如针扎一般疼痛。

    黑洞深处,有着恐怖的咆哮声传来,伴随着铁索摇动的声响,摄人心魄像是有一个凶物被锁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灵祎皱起了眉头,他的灵觉告诉他,这绝不是普通阴邪之物,恐怕是超级凶物。

    要知道,十几万年来这里死了太多修士和太古生灵,流血漂橹,这么多年过去,很可能会诞生出超级凶灵。

    “我不招惹他就好了,我有天眼,他纵然极端可怕,却也厌恶这种气息,不会轻易沾惹。”

    他握紧神剑,小心的绕行而过,赤凰围绕其身,诸多阴邪不沾身,继续向古洞深处走去。

    前行了很长一段距离,阴森的气息终于消失不见,偶有阴物冲出,灵祎的眸光破开一切,直视本源,他的天眼无惧一切。

    紫色的洞府,溶洞无数,非常不规则,灵祎在这里发现不少深坑,里面全都是化石骨骼,有修士,也有一些奇异的太古生物。

    灵祎走出一个古洞,来到尽头,前方一片紫壁非常光滑,如晶玉一般,光可鉴人。

    此地一片空旷,什么也没有,寂静无声,只有他独自立在这里。

    在紫色玉璧中,不仅有他的身影,还有另外一个高大狰狞的身影,眉心生有一只独角。

    灵祎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着轻声呼唤:“前辈!”

    灵祎等了良久,并无回应,只得摇摇头继续前进了。

    “还不是时候,我会再来这里的。”灵祎眸光闪动,这里可是有一个大宝藏,神王姜太虚!

    他又前进了一里有余,看到了一把破碎的石刀,还有粉碎的星盘。

    “近了?”他眼睛一亮。

    他突然感觉有人在注视他。

    数十米外的一个古矿中,一个庞然大物出现。

    这是一个太古生灵,下半身为蛇体,有水缸那么粗细,长达数十米,上半截似人身,黑色兽毛长达半尺,双臂很长,掌心都是黑毛。

    “你是?”灵祎转过身来,毫不在意,他感受到了那种炽热的目光!

    “乌天力,参见殿下!”

    这个未明的生物一下子拜倒在地,眼中充满了狂热,如同见到了神明一样激动。

    一只怪鸟冲来,没有羽毛,全身都是鳞片,可惜它的身体太大了。不能展翅飞行,只能在地上奔行。

    十几米长的庞大躯体,一下子扑倒在地。

    “拜见殿下!”

    “嗯!”灵祎淡漠地点点头,一脸高冷。

    六臂人形生物出现了,通体银光闪烁,如火焰一般在燃烧。她平日里都在沉睡,会自动锁定所有生命体,发出恶念。

    “银月莲冲撞了殿下,罪该万死!”她满脸惶恐,不复凶恶之相。

    这个时候,紫山内不再平静,他们似乎都感受到了灵祎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