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十四章 不死经
    “仅仅轮海境界就蜕变数十次,这样打下的道基究竟有多稳固就不用多说了……”灵祎此刻真的庆幸,幸好他是天皇之子,不然永远没有机会修习这种无上玄法。

    “不过每一位大帝都有其独到之处,我倒也不必局限于此,其他人的成道之路也很不凡,有机会到是要多弄几本古经看看,开阔视野。”灵祎眸光闪动,他突然想到此地就有一本。

    不过很可惜,非先天圣体道胎不可观。

    灵祎静心盘坐在石床上,静心宁息,开始专心修行。

    神灵古经太过不凡,始一修行,体内便有大道伦音响起,苦海内传出诵经之声,浪涛击天!震出了最为可怖的波动,神芒如海,电闪雷鸣。

    万物生灵的第一秘境轮海,是生命之轮与苦海的统称,在传统的法门分四个小境界,为:苦海、命泉、神桥、彼岸。

    而不死经亦分四个小境界,但每一境都又分出九个小境界。

    这种法与传统法门就不大一样了,是一条独特的路,太过玄奥莫测,甚至灵祎觉得,一般修士可能都难以修行。

    岁月无情,总会在万物身上刻下痕迹,树有年轮,而生灵身体内同样有生命之轮,是同一种东西。

    想要活的长久,勤加拂拭,抹尽痕迹,未尝不是一种办法,但生命之轮终究有枯竭时,到了那时也就是一个人彻底地逝去。

    而苦海就是一种对立的死义了,相对而生,覆盖在生命之轮上,诸多修士修行,就是要将其炼化掉,延缓其侵蚀生命之轮。

    从而也就有了开辟苦海,让生命之泉涌出,构建一道神桥,逃出此秘境,通向另一岸,到达人体第二秘境。

    这些步骤,总的来说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四个小境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

    而不死经,不只是炼苦海,筑神道,逃脱此界,而是要“变“。

    是要不断发掘苦海,藉此开启众多玄妙之“门”,同时从外界吸引“养分”,滋养它,让生命从本质上发生蜕变。

    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四小境界的存在,只是作为一个沟通第二秘境的桥梁,真正的精华在于其内的九个小境界。

    小境界一小蜕变,大境界一大蜕变!

    灵祎一挥手,周围神华灿灿,一大块神源出现在这里,在紫山,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东西。

    “第一卷的经义,我已大致通晓,只要有足够的神性精华,我就可以不断蜕变,突飞猛进,但是其中的诸般法门和妙术,还需要时间。”感受着体内涌动的神力,灵祎默默思量着。

    霞光闪烁,神性精华被吞噬,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笼罩心灵,他可以轻易进入悟道境,浩瀚的神力流转向四肢百骸,让他通体舒泰,血肉与脏腑以及骨骼都在被滋润。

    五光十色的苦海,与常人大不相同,平日里精气澎湃,生命力如滚滚狼烟弥漫第一秘境,而此时重新开辟,却见到了浩瀚的腐蚀力。

    清澈晶莹的生命之轮下,死气滔天。黑色的海水汹涌澎湃,且呈现各种异象,有神魔呼喝,魔雾遮天蔽日,血雨倾盆,阴风怒号。

    和生命之海泾渭分明,交界处蒸腾起一缕缕混沌气。各种鬼哭神嚎的声音传出,让人心惊胆颤。

    “咦,怎会如此?”灵祎大吃一惊。

    他确信,此前并无这等异状,之前在蛋壳内推演塑道基之法时,他曾遍观苦海,虽然十分神异,但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仙台内的五色小人有感,站起身来,以天眼符号观之,灿灿仙虹迸发,所有的异象都化成了最本源的秩序符号,是由死气化成的。

    “并无太大问题?”灵祎心里稍稍安定,他猜测,这可能是重塑道基之后引起的,他的生命力更加蓬勃了,对应的,苦海内的死气可能也随之增加了。

    他再次开始开辟,苦海内重现种种异相,仙凰横空,星辰耀青天,混沌迷蒙,麒麟吐瑞,道道神纹生长,变化千万,没有定势。

    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天地合气生万物的勃勃生机,也领略到了宇宙枯寂、星空凋零的死气沉沉。

    很快,他开始了第一次的蜕变。

    不过和经书记载的数日不同,他整个人流光溢彩,光华烁烁,一连七日都在进行中,这只是前奏。

    第九日,他浑身生机内敛,犹如枯木,即将腐朽。

    如此持续了半月有余,他肉身彻底干瘪了下去,似乎真的死去了。

    突然,通天神霞迸发,浩瀚的生机让人惊叹,灵祎体内五色神血再生,如惊涛骇浪,透过血管壁映照虚空,他整个身体变得晶莹剔透,似乎透明了。

    过了好长时间,才恢复常态。

    “命泉!”他刷的睁开双眼,小脸上满是疑惑。

    此时,他面前巨大的神源块已经消失了,而在他的体内,苦海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山口”,沟通了生命之轮,神泉汩汩而流。

    “怎么回事?不该如此啊?我一次蜕变就跨过了九个小境界?”灵祎双目中神光暴涨,格外璀璨,他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

    他用天眼仔细检查身体,最后没发现任何问题,他的根基无比扎实,和经文记载的效果一般无二。

    “看来我打下的道基还有不为人知的神妙之处。”

    他想到了之前那次惊天动地的蜕变,心中了然,应是积累早已够了,才可以轻易晋升。

    又仔细查探一番,确信没有任何问题。他才放下心来,安心修行。

    春去秋来,山中修行无岁月,转眼间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灵祎又进行了数次蜕变,闲暇时就去请教紫菱修行上的问题。

    交谈中,他也了解到了她的身世,竟是昔日不死天皇座下八部神将之一的紫极神将的后人。

    难怪对他这么上心,八部神将可是不死天皇嫡系中的嫡系。

    “姐姐,你是九大龙脉的守护者,为什么我们都在这里啊?”灵祎大眼扑闪着,一幅好奇宝宝的样子,他想套些话。

    “哼!”

    闻听此言,紫菱脸色一下子冰冷了下来,像是千年不化的寒霜。

    “还不是那个无……那个人族大帝,当年他径直杀了进来,守护者们死的死,逃的逃,只剩我们被他关在这里。”紫菱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恐惧,一想到那个头顶大钟的男人就一阵心惊胆颤。

    “还有人逃出去?”灵祎惊讶,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嗯,是古皇山内的强者,至于是谁我也不太清楚,那种层次的战斗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其实我当初来到这里时也只知此地是神的道场,我只负责守护,对内部一无所知。”紫菱脸上满是敬畏:“不过,传说,此地可能沉睡着真正的神将。”

    神将!

    难道是不死天后和那几个神将从这里逃了出去?灵祎猜测。

    “总之,你要记住,是人族的无始大帝占了神的道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人!”紫菱挥了挥白莹莹的小拳头,努力做出凶恶的样子。

    “嗯……”灵祎敷衍地点着头,转过头去,没敢接话,他可是知道,某个存在就在旁边呢……

    望着紫山中心的方向。

    灵祎眸子深邃,暗蕴神光:“该开始布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