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十一章 道基
    灵祎肌体如蜘蛛网般布满了裂痕,血流如注,将神池都染成了五彩色。

    他大口咳血,浑身血肉一块块的炸开,骨头接连崩断,甚至爆碎!这是一幅无比残酷的画面,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的身体几乎四分五裂。

    灵祎眸子黯淡无光,失去了神采,无尽的痛苦涌来,他差点就崩溃了,一切只因这种手段过于霸烈。

    斩去修为有很多种办法,而他却采用了最暴烈最原始的方法,崩碎五大秘境!

    若是旁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他疯了,这简直是在自杀,是自毁根基的表现,就算机缘巧合可以艰难活下来,也会成为一个废人,还会留下无穷的隐患。

    然而他就是这样做了,后果也很严重,他受了大道伤,他的生命本源已经裂开了,上面有四五道伤痕,深可见底。

    这更为恐怖,大道留下的伤,人力难以逆转,自古以来,被大道斩伤的人几乎没有活下来一个!这种情况任何神医都束手无策。

    “这就是后果吗!”灵祎惨笑了一声,满脸是血,眸中也流下了两行血泪,他的仙台没有完全碎掉,他立在仙二境界,碎掉部分就够了。

    是的,这就是他推演的方式,他要以最残酷的方式斩去所有根基,清除一切不死天皇的道痕,让一切回归本源。

    无论是帝子也好,古皇子也好,他们的血脉中都蕴含有父辈的诸多大道法则,这也是他们的血脉可以睥睨天下的根本原因。

    若是再修习父辈的古经,更可以事半功倍,修炼到高深境界,甚至可以借来大帝或者古皇的部分道果。

    然而,成也血脉,败也血脉,他们对父辈大道越是精通,就会陷的越深,无形中就被束缚了很多。

    到了最后,如何超脱就成了难题,毕竟没有自己的东西。

    灵祎也是如此,他生来就是仙二大能,有打碎河山的力量,可这些不是他自己修习来的,是不死天皇带给他的。

    他即使对于这些力量掌握的很好,但终究无法璞至完美,而万丈高楼平地起,他的根基里留下这种问题,日后到了高境界难免会出现隐患。

    要知道,他的大敌可不是普通角色,他们每一个都是冠绝一个时代的妖孽!

    他不想给自己和敌人留下任何隐患。而这,也是他没有一开始没有修习不死仙经的缘故。

    不死仙经,又称天皇经,太古万族对不死天皇推崇备至,又尊称为神灵古经,传说只需观第一卷,就会窥到生死之奥秘!

    灵祎没有立刻行动,他心有忧虑,带着一身不死天皇的力量,再修习他的仙经,一定会不由自主走上他的道路。

    要知道,那是一代天皇的大道。他又流淌有天皇的血脉,根本无法抵挡那种诱惑。

    所以,他下定了决心,在出生时就以最彻底最霸道的方式斩去这一身力量,当然,他的血脉深处仍然蕴含着无数道痕,以他现在是难以斩尽的。

    但是没关系,他会将此事当做一个长久的事业来做,日后修为高深了,自然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而现在,就是第一步,他一开始就要走在超脱的道路上。

    不得不说,这是十分疯狂的想法!常人谁会这样以自爆的形势摧毁自己的根基,还是在一出生就这样做!

    “我拥有了这么多的资源,若不做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和那个衰仔有……有…..有什么区别。”灵祎又吐了一大口血,眸子却亮了起来,他吃下的悟道茶树枝开始起作用了。

    他的情况暂时停止恶化,青翠的光芒包裹住了他的伤体,仅仅一瞬间,他的身体像是着火了一样,如同崩裂的瓷娃娃般的肉身一下子璀璨了起来,伤口和秘境在迅速复原。

    且,他的生命本源也在发光,大道伤痕上隐隐有大道伦音响起,竟有了一丝愈合的迹象。

    但是,毁掉的道行却难以恢复了,碎裂成了一片片大道碎片,难以融进他的血肉!

    “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灵祎十分激动,此路可行,已经初步成功!

    他推演此法并非无的放矢,这片混沌小界蕴藏了太多仙珍,光眼前的悟道茶树就抵得上大半个不死药的作用,别处还有以不死药的神性精华炼制的仙珍,药王,半颗九转仙丹等等。

    合在一起足抵得上两三个不死药的作用,所以他才敢这样瞎折腾,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不死药都能给他救过来。

    想到这里,灵祎感慨万千,他似乎可以光明正大地说上一句:“我最讨厌不死药了,我对不死药没有兴趣。”

    “轰!”

    越来越多的大道碎片被逼出肉身,划出绚丽的道光围绕着灵祎飞舞着。

    它们本该重归天地,成为大宇宙秩序的一部分,可是这里有不死天皇亲手刻下的聚灵阵,它们离开灵祎后就被锁在这里。无法离开。

    “嗯,没想到这么顺利,原本的手段倒是不用了。”

    灵祎的道行不断跌落着,再过不久他就要彻底成为一个凡人了,他感觉自己无比虚弱,吃力地伸出小手,以为数不多的神力点燃了道火,撒向了身边的悟道古茶叶。

    “蓬,蓬,蓬!”

    一道道绚丽的火光冲起,数百片悟道茶叶全部被点燃了,无尽的生命之能迸发,浓郁的化不开,这里顿时蒸腾起万道霞光,将灵祎包裹在了中央。

    这里有不死天皇的聚灵阵,生命之能不会有丁点逸散出去,只会不断涌入他的身体。

    道火熊熊燃烧,霞光中,一条条、一缕缕的大道痕迹被点燃,与天地交融,和大宇宙共鸣声,大道伦音震动,开始淬炼飞舞的大道碎片。

    “清除多余的道痕,只保留那种至强的神能。”灵祎的眸子越来越亮。

    道火跳动,它以悟道茶叶为燃料的,神异无比,大道碎片被淬炼后竟然光洁无暇,再无任何痕迹,成为最为纯净的本源秩序。

    “太慢了!”灵祎蹙眉。

    他将一枚燃烧的叶子对着悟道茶树点了起来!

    “轰!”

    浩大的大道伦音响彻天上地下,五光十色的道火冲起十丈高,生命之能如滚滚狼烟腾腾而上,像是一个世界被点燃了。

    大批的大道碎片一下子就淬炼完成了。

    灵祎张口一吸,大道碎片伴着生命之能化成了最本源最纯净的道光疯狂的涌入。

    一瞬间,灵祎心灵宁静如湖,刹那陷入悟道境,心中的那条路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道光入体后流淌向他的本源,血脉,秘境和四肢百骸,他的肌体在发光,像是一轮太阳般炽盛,他整个身体都开始了剧烈蜕变,残碎的骨块、皮肤和内脏不断的落下,新的血肉迅速长成。

    生命本源中,大道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秘境散发着莹莹宝光,开始重组,新的大道根基在重新生长。

    而这时,灵祎发现,他的身体突然开始缩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