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龙凤合鸣
    夜幕深沉,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一座又一座大域中,照亮了一些大荒和残迹中凄冷的血迹,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试炼的惨烈。

    夜深了,各个大域内都很静,只有树叶在微风中沙沙响动,而厮杀声几乎完全消失了,各域似乎都进入了短暂的休战期,连人影都很少看到了。

    而白天灵祎与姬子的那一战,也很快传了出去,周边的几个大域全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因为,在他们大战的时候,周边的围观之人并不在少数,且,围杀龙女的人族天骄也不是尽数陨落,有一部分逃走了,将消息带了出去。

    而姬子如此拼命,不曾后退半步,也有为他们争取时间的意图。

    一处与天齐高的山脉中,王腾立身黑暗的古战车之上,周身四灵拱卫,犹如魔主临世,执掌苍茫大地。

    “十年了!”他仰天怒吼,黑发狂舞,所有插天神峰尽碎!

    轰隆隆!

    一个长达千丈的瀑布飞流直下,发出震天的咆哮着,宛若千军万马在奔腾。

    就在瀑布的最下方,有一块青石,历经了无尽岁月的水流冲击已经变得无比平滑。

    在它的上方,一个年轻人盘坐在上,赤着上身,任由那壮阔的瀑布冲击在自己的身体上,脸上露出了无比愉悦之色。

    “姬子?人族帝子?嘿!”年轻人嗤笑,一脸不屑,他金发披肩,英姿魁伟,一对灿阳般的眸子充满了野性的光芒。

    “天皇子,你的对手是我!”他喃喃自语着,脸上充满了狂热的战意。

    他是金翅小鹏王,东荒妖族的后起之秀,在几年前就已经无敌妖族年轻一代,让很多妖主都惊叹不已,言他有大帝之姿。

    一个荒凉的大川内,一个面容威严的紫衣男子抬头仰望明月,有些伤感的喃喃道:“小祖。”

    另一域,一处隐秘的石崖下,几具尸体散落,干瘪无比,似乎被抽干了一身的精华,他们有的背生神翅,有的头颅上长着犄角,没有人族的特征,全都是古族。

    在尸体旁边,一个男子静静盘坐在这里,神色漠然,浑身都闪烁着黑色的符文,而他的头顶悬浮着一个大道宝瓶,化成了一个黑洞,不断吐纳十方精气,接引月辉。

    黑色符文闪动,一种诡异的气机弥漫这片地域,他一动一动,仿佛一尊古老的魔主在锤炼自己的魔躯。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突然动了,于一刹那间张口一吸,大道宝瓶化成了数不清的符文,没入他的口中,诸多黑色的符号隐入在他的血肉内。

    而后,他通体突然发光,刹那间驱散了黑暗,整个人的气质大变样,神环罩体,每一寸肌体都晶莹发光,连头发都染上了金色的光彩,像是太阳神子一般。

    隐隐间,竟与灵祎有几分相似,一样的神圣,光可鉴人。

    在这一刻,他充满了长生气,有一种不灭的神韵,像是可以与世长存,历经万劫而不朽。

    他像是修有两大天功,快速实现了一次转变,连气质都大不相同了,诡异而可怕,通体流动着神秘的光彩。

    在他的身后,突然有着一道道模糊的虚影闪过,那是一种本源的映现,大力牛魔族,有血电族等各种强族的身影隐现,足有上千,最终定格在一个特别的身影上,而后缓缓消失。

    那是一个抱着古琴的蓝衣男子,英俊非凡,有一种灵动而缥缈的气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细观之下竟是带着几许哀伤,最终,他化作了点点光雨,没入了男子的体内。

    在这一个人身上,竟然同时存在这么的强大本源,若是传出去,定然会让世间震动。

    最终,这些本源痕迹全都熔炼为一体,归于一炉,成就了一个人,他就是摇光圣子!

    “杀了帝子?这么强大啊,真是令人期待......”摇光圣子自语着,脸色很冷。

    接着,他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仿佛梦呓般说道:“还有你,姚曦,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

    夜凉如水,暂时休战的天骄们或是在疗伤,或是在专心的修行,或是在消化着白天得到的造化。

    谁都知道,试炼仍在继续,且无比残酷,他们必须拼尽全力的提高实力,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至强争锋中活下去。

    ......

    龙巢内,龙气如潮水般涌动着,灵祎盘坐在一块晶莹的巨木上,一道又有一道龙气盘旋着没入着他的天灵盖内,让他的气息越发强大。

    而他在心海中,仍在推演着白天的那一战,姬子真的很强大,不仅一手虚空神术出手入话,他的战斗经验亦是丰富无比,故此才可以与他大战到那份光景。

    对于除掉了这个人,他心里并无什么负担,这是帝路争锋与万族试炼,古族陨落的天骄亦不在少数,谁都说不出什么。

    他身为神之子,应有的表率还是要一些的。

    古族已经有两位古皇血脉折在他的手中,若是此行他什么都不做,对他的声望还是有些影响了。

    而这些,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只是,与盖九幽的那一点交情恐怕到此为止了。

    不过,他也并不感到可惜,与人族牵涉太深,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于大势上跳脱出来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快要渡劫了……”灵祎睁开眸子,他的战力完全够了,很难压制的住了。

    “轰!”

    龙巢深处,突然有一阵狂暴的波动传来,还伴着痛苦的呻吟声。

    “怎么回事?”

    灵祎蹙眉,龙女现在重伤在身,难不成发生了什么意外?

    他犹豫了一下,那种波动却越发可怕,甚至让他都有些心惊肉跳。

    “不行!”灵祎最终还是站起,脚踩行字秘返了回去。

    轰隆!

    狂乱的龙气疯狂的汹涌着,龙巢深处与之前大不相同了。

    化龙池晶莹璀璨,流动霞光,如同沸水般起伏着,已经消失了一多半。

    就在化龙池的中央,一个美的惊心动魄的洁白胴体大半露在水面外,发出铿锵的鸣动声,在进行着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原来如此。”灵祎放下心来,龙女这是在汲取灵池的神能,修复伤体,并进行正常的蜕变。

    灵祎摸了摸下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而此刻,娇躯不停颤栗并发出闷哼声的龙女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颤抖的美眸,迎上了灵祎的眸光。

    “你......”龙女羞怒,正要说些什么,两人间却突然有着光华交织。

    灵祎一惊,他的身体此刻突然开始不由自主的发光,五彩神辉绽放,照耀的他通体晶莹,璀璨如五色琉璃。

    而龙女亦如此,秀美洁白的诱人胴体发出朦胧的光,有阵阵龙吟响起,宝石般的眸子内满是羞涩和不解。

    瑰丽的道光扩散,垂落下万道瑞彩,将二人淹没。灵祎与龙女对视着,眸中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之间在此刻竟然生出了奇异的感应。

    “嗷吼!”

    “唳!”

    ......

    龙凤合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