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龙巢(第三更求月票!)
    “天哪,天皇子这是在......”火麟洞前,众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皇子这是在干嘛?

    画面中,他轻轻托起龙女莹白的下巴,让后者愕然的看着他,一对明亮的美眸中满是不解和羞涩。

    “难道说,天皇子和龙女.......”有人惊声道,像是点燃了干柴的火星,让所有人的八卦之火都熊熊燃烧了起来。

    “你别说,神之子也确实到了该婚配的年龄了........”

    一瞬间,这里人声鼎沸,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所有人都在谈论,因为,灵祎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了。

    “哼!”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天穹中传来,如同炸雷般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让人们的灵魂都在震颤。

    “乾仑大圣!”

    人们骇然,顿时声音小了很多,不敢再肆无忌惮的谈论。

    “说话了......”又一个人提醒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向灵祎,想要看他的嘴型,从而推测他在说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画面突然消失,麒麟杖完全黯淡了下来,没有了一丝神力波动,仿佛只是一件普通的器物。

    “这.......”一群人差点吐血,目光转向了火麟洞的大圣,乾仑大圣亦如此,也盯着他,这怎么能关键时刻没了呢?

    他现在非常关心他们万龙巢的公主将要经历什么。

    “咳!”感受到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火麟洞的大圣脸皮微微动了动,缓缓重复道:“诸位,三日后再观。”

    而后,他径直离去,没入了那口仙光艳艳的古洞中,留下一群人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

    火麟幻界中,灵祎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挑起龙女的下巴,逼视着她明亮的双眼。

    “天皇子,你......”龙女一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上满是错愕,因为负创而苍白的脸庞上有两朵红云飘起,将她的姿容衬托的越发美丽。

    她此刻有些不知所措,宝石般的美眸中有一抹羞怒和茫然,太突然了,这个人是如此迅疾和大胆,猛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就这样做了。

    要知道,她身份尊贵无上,为一位太古皇的亲生女儿,在太古年间曾被称为神女,如同天上的皎月般高洁,何曾经历过这等场面,与一个男子这般亲密。

    再加上,这个人刚刚还救了她,更是让她心乱如麻,心绪起伏不定。

    这时,灵祎终于开口了,却并不是龙女想象中的孟浪之语。

    他冰冷地注视着龙女的双眸,眉心有神识火焰跳动,冷漠道:“告诉我,当年杀手神朝刺杀于我的事,万龙巢是否曾参与其中?”

    这一刻,他将前字秘运转到了极致,同时动用了他心通,竭力捕捉着龙女的心绪,这件事情已经困扰了他很久,他一直想要弄清楚。

    而万龙巢也一直都在他的怀疑之列,尤其是祖庙风云时,他们曾对不死神庭施加了压力,更是加深了嫌疑。

    “啪!”

    龙女闻言变色,一下子拍掉了他的手掌,眸子一下子冷了下来,淡淡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不明白灵祎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这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她心中种种复杂的心绪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上,熄灭了个干净。

    灵祎蹙眉,在那一瞬间,他捕捉到了龙女心中的涟漪和一些思绪。

    她没有撒谎,她确实不了解这些,甚至对于灵祎的问题很反感。

    “会是谁呢?”灵祎自语,若是一族有恶意的话,不可能连古皇子女这种核心人物都隐瞒的,毕竟,凰虚道曾亲口承认自己知道这些,只是不屑参与罢了。

    “哼!”龙女冷冷扫了他一眼,婀娜秀丽、曲线起伏的身姿摇曳,转身而去,化作紫色的流光消失在天际。

    ......

    “咳......”龙女脸色苍白,咳血不止,她的伤真的很重,甚至影响到了根基,如果不及时恢复,对她的将来都会拥有很大的影响。

    “你去哪里。”一个英姿伟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侧,黑发披肩,九道神环缭绕,看这般模样,正是灵祎。

    “天皇子。”龙女娥眉蹙起,脸上带着一丝冷意道:“你跟着我做什么,不怕我请杀手来杀你吗?”

    “不怕,在这里,我是无敌的。”灵祎灿烂的一笑,清亮的眸子倒映出龙女完美的容颜。

    “我去哪里,你管不着吧?”龙女秋水般的眸子望着灵祎平静说道。

    “我是管不着,不过你这个样子,恐怕随便再来几个人族,你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灵祎指了指龙女嘴角的血迹。

    “之前的事情,是我唐突了,算我不对好了。”灵祎笑道,他也暂时放下了成见,在这个幻界中,古族与人族是天然对立的。

    故而遇到落难者,能帮的话,还是要帮上一把的,毕竟,在这里,他的所作所为,外界是看的到的。

    “哼......”

    .......

    夜幕深沉,月明星稀,一切都演化的跟外界并无不同。

    一片荒凉的山脉中,寸草不生,光秃秃的石崖显得很萧索,有一种万古枯寂的气机弥漫。

    但同时,又有一种旺盛的生机气机在流传,宛若有庞然巨兽在这里吞吐月华,神异无比。

    灵祎与龙女来到了这片地域,刚一踏入,就感受到了浓郁的精气洗礼身体,令人飘飘欲仙。

    这就是他们需要来的地方,也是龙女一开始来到这一域的原因,只是运气不好,还没寻到这里,就遭到了人族的围猎。

    “这个地方有些不一般啊!”灵祎以天目观测着这里的地势,露出异色,因为,从源术的角度来说,这竟是一处真龙俯卧之所!

    “当然,火麟幻界,三百六十五域,每一域都有不同大造化。”龙女望了灵祎一眼,犹豫了一下道,这是一种古老的传说。

    “你放心好了,我只对最中心地域传说中那可以让人证道的造化感兴趣。”灵祎眸光如电,一下子就看出了她的顾虑。

    事实上,他确实对这里没有什么想法,前字秘并无预示,即使有一些造化恐怕也不适合他。

    最终,龙女取出了一个紫金色的古老龙角,漾出一道有一道水波一样的波纹。

    “呜!”

    随着龙女吹响龙角,山脉中突然涌出大片的混沌,一个宏伟的建筑物穿山破石,缓缓拔地而起!

    它是一个巢,以神木搭建而出,大到可怕,竟直接耸入了云端,缭绕着数不清的龙气!

    “龙巢!”灵祎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