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初战帝子
    灵祎黑发披肩,光辉万丈,如同古之天皇般从天而降,一巴掌就拍碎了虚空神碑,伟岸的身姿将龙女挡在了身后。

    “天皇子!”平凡男子一直平淡的表情终于变化了,露出了一丝郑重之色。

    人的名,树的影,当今天下,有谁不知天皇子的威名,十载征战,北斗同辈间多少惊才绝艳的英杰都葬与他手。

    纵然是他这样的人也不敢小觑于天皇子,因为灵祎曾斩杀过类似的存在。

    轰!

    汹涌澎湃的五色战气如禁忌神海般浩荡而来,席卷八荒,战场边缘的人族天骄们一个个脸色惊恐,如稻草人般被震飞了出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很多人直接在空中炸开,骨骼爆碎,血雨纷飞,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波动。

    纵然之前他们已经被虚空神术推离了不行,这种霸道的力量无视这种神则!

    “虚断两界!”平平无奇的男子神色郑重,双手划动,劈出一道炽盛的神焰,试图斩断五色神海,挽救他们。

    天地茫茫,一道巨大的裂缝崩开了,像是切开了天地的本源,截断时间的河流,让这一方天地化为永恒的两界。

    灵祎冷冽的眸光扫视所有人,面对这一惊天动地的禁忌神术,没有其他的动作,仍旧是一巴掌向前抡动!

    电闪雷鸣,群山震动,那只莹白晶莹,比之女子秀气的手掌中凝聚出了冲霄的五色符文,直接劈断了

    轰!

    这片地域炸开了,虚空大破灭,惨叫声传来,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的身体四分五裂。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坠落,化为血雾,上百位天骄近乎全灭!

    而那炽盛的虚空之焰亦崩开了,被五色符文刷尽!

    “天皇子!”这一刻,火麟洞前,不知有多少古族在嘶吼,热泪长流。

    “吼!”有祖王怒啸,风起云涌,气吞天地!

    天穹中,乾仑大圣投在麒麟杖的可怕眸光都剧烈的波动了起来,无比璀璨,越发炽盛。

    太憋屈了!

    太郁闷了!

    本以来是一场屠杀般的立威之战,各族精英纷纷绽放光芒,大展神威,打出本族的威名。

    谁曾想,人族不按常理出牌,各种合击之法专攻落单之人使得各族损失惨重,连古皇血脉都陷入了困境。

    如今,甚至有一位古皇血脉眼睁睁要陨落了,这让很多古族怒火中烧,恨不得直接杀进去。

    若是她真的陨落在此,将对古族的声势造成无与伦比的打击。

    毕竟,她的身份太过不凡,身为太古皇的女儿,却死在人族的手中,光是想想就让人们觉得耻辱。

    但是,那个平平无奇的男子似乎真的要成功了,一手虚空神术出神如化,眼看龙女就要喋血此地,形势十分危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天皇子来了,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希望。

    “不愧是神之子,总是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

    “有天皇子在,我看人族还如何嚣张的起来!”

    “天皇子无敌!”

    ……

    “虚空神术,你是南域姬家的人。”灵祎眸光一闪,认出了此人,正是他在火麟洞前看到的那个平平无奇的青年。

    “这样说来,他就是姬子了,又是一个冤家啊.”灵祎心中自语着,眼睛越发亮了起来,一对眸子中的光束压盖了日月,如同两把璀璨的火炬熊熊燃烧着。

    虚空大帝的子嗣,让他很是期待,这绝对是一个劲敌,他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的味道。

    姬子很平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望着周围的一具具尸体蹙起了眉头。

    “天皇子……”龙女脸色苍白,紫金战衣破损了,嘴角仍然有血迹不断淌落,她的状态真的不是很好,先是受困于十绝阵,后以伤体大战姬子,近乎败亡,伤到了本源。

    “有我在,没事的。”灵祎回眸一笑,绝代的姿容宛如上苍打造的最完美的珍宝,令日月星河都失去了光彩,让龙女有了刹那的恍惚。

    “多谢!”

    龙女贝齿轻咬着鲜艳的红唇,轻声道,美眸怔怔望着灵祎的身影,眼神很复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和这个人的第一次相见会是在这里。

    她不由得想起了族人说的话......

    “先去疗伤吧!”灵祎手一挥,神虹亮起,他渡了一瓶神液给龙女,让她先离去。

    龙女再次道了声谢,乖乖离去了,她知道,以她现在的状态什么都做不了。

    “群战与人,不像你我这种人的作为吧?”灵祎转身望向姬子,清亮的眸子中升腾起一丝冷意。

    他赶到此地时发现是龙女有难,就直接出手了,没有考虑其他。

    此次万族试炼名为试炼,实为古族人族年轻一代的战争,别说是龙女落难,就是凰虚道,他说不定也会帮上一把。

    “这是试炼,不是争雄,我没想过与她公平一战。”姬子平静开口。

    “当然,若是同辈争锋,我虚空一脉也无惧任何人。”他的眼中升起惊人的光彩,暗中平凡的气质隐去,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

    “好!”灵祎大笑一声,眸子一冷,轰隆一声,挥动拳印,直接就要镇压!

    此时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彼此间敌对的立场是不可更改的,他身为古族的神之子就是要做表率。

    “唳!”

    凰鸣动天,一头绚丽的仙凰挥动齐天之翼,伴着浩荡的拳风霸烈的出击,气吞山河!

    砰!

    山崩地裂,天宇动荡,岩浆冲上云霄,这里发生了大崩溃。

    姬子无声无息间后退了上百里,在远空出现,脸上风轻云淡,避过了这一击。

    他双手划动间,出现一丝丝古朴的波动,九彩神光绽放,方圆百里的虚空这一刻都变得平滑如镜。

    “嗯?”灵祎蹙眉,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能动了,四面八方的虚空变成了固体,将他牢牢的钳制在中央。

    与此同时,他的元神和肉身亦受到了影响,变得很僵硬。

    “虚空静止,时间静止,镇压永恒!”

    火麟洞前,很多人族惊呼,认出了这是属于虚空经的终极秘篇上的盖世绝学。

    很多祖王都神色震动,为其所慑,难以想象后世的人族竟有这种惊世神术。

    而正在缓缓脱离战场的龙女俏脸失色,她已经离得够远,却也受到了影响,难以行动了,就像她曾经面对虚空神碑的那一刻。

    “轰!”

    姬子如同鬼魅般,瞬息消失,而后突然从灵祎的身后出现,一只手擎着一个巨大的神碑,镇向了灵祎的天灵盖,另一只手燃烧着虚空之焰,劈向了灵祎的仙台!

    “什么?”观战的众人无不悚然,这种力量太过诡异,这个人简直就像是为了虚空而生的一般,天地四海尽在他的脚下,广阔无垠的虚空成了他最好的武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