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祖庙落幕
    “道友,万和为贵啊!”

    又一道虚影在这里显化,挡在紫菱与血凰山的老族长之间,神色很慈祥,正是浑拓大圣。

    灵祎额头青筋直跳,他有些想骂人,谁也劝都行,他就是不希望这位来劝。

    这位主太邪性了。

    这没事也能让他给劝出事来,他简直想指着这位大圣的鼻尖怒吼衰神闭嘴了。

    “昆宙,浑拓,你们是什么意思?”

    果然,血凰山的老族长眼睛更红了,话语冷漠。

    丝丝缕缕的杀机从他的体内溢出,席卷苍茫天宇,让天地间飘起了大雪,像是凛冬突至,全都是以道则所化,一位大圣的杀气何其可怕,几欲压塌了整个小世界。

    九凰王等血凰山众人亦是怒吼着,看着灵祎的目光中充满了恨色。

    一位皇子的逝去,让他们彻底撕掉了面具,不再掩饰自己,想要不顾一切的复仇。

    此刻的庙群中众人的庙宇争夺战都被迫停止了,每个人都战战兢兢,难以承受那种恐怖的杀机。

    事态在升级,不再只是两位天骄的争锋,更是涉及到了大圣级、甚至是关乎古族阵营的争端。

    这样的存在若是动起手来,不光祖庙,恐怕连中州都会被打沉,五域会发生无尽的血与乱。

    很多人脸色雪白,全都在祈祷,皇族开战,那是天大的事情。

    “小辈之间的公平对决,你确实没有理由插手。”

    昆宙大圣漠然道,静静地屹立在那里,像是一尊亘古长存的神祗,灰色的瞳孔内日月轮转,开天劈地,恐怖无边。

    “昆宙,你别忘记了,黄金大圣是因他而死!”血凰山的老族长冷酷的开口。

    “他想要扼杀神的子嗣,死有余辜罢了。”昆宙平淡地说道,灰眸越加的深邃了。

    “哼,怪不得常人都言你冷漠,太古末年,他与你一起大杀十方,乱天动地,而今,你竟毫不念旧情。”血凰山的老族长冷哼,又望向了浑拓。

    “咳,咳,老朽只想做个和事佬而已,不想古族发生大乱。”浑拓一脸慈悲之色。

    “我族皇子死了,这事得有个说法!”血凰山的老族长还是不肯罢休,他现在恨意滔天。

    但是,两位大圣挡在这里,让他也有些脸色难看,尤其是,天皇子背后站着一位老前辈,让他心有顾忌。

    “到此为止吧,不要让小辈间的争端引发万族动乱!”至高天阙内,又是一道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

    “炎麒,你也要护着他吗?”血凰山的老族长这次脸色真的变了,说话的这位极为古老,绝对可以代表火麟洞的态度。

    这次是一大皇族明确站在了天皇子一变,意义完全不同了。

    连灵祎都露出了一缕异色,这一族不止一次在关键时刻相助与他了。

    “我只是不想看到古族内发生大战,你知道的,我们在一世苏醒是为了什么。”炎麒淡淡道,与此同时,天阙内又是几道声音传了出来,纷纷相劝。

    “好好好,好一个尊贵的天皇子啊,提前预祝你万族共尊啊。”血凰山的老族长脸色连连变幻,盯着灵祎,几乎咬碎了神齿。

    “那真是呈大圣吉言了。”灵祎笑了,一口雪亮的银牙晶莹,黑发轻舞,眸光清亮。

    毫无疑问,这一战灵祎又将名震天下,古皇血脉在他的手中真正陨落了,意义非同凡响。

    祖庙群内霞光万道,瑞彩千条,灵祎屹立半空,仿佛谪仙般超尘脱俗,万众瞩目。

    “哼!”血凰山的老族长闻言又是一阵窝火,看着那灿烂的笑容,气的牙疼,肝疼,肾疼,哪都疼。

    与血凰山的老族长相反,灵祎的心情很好,毫无疑问,这老头放弃了,不可能在此时动手,但同时,血凰山与不死神庭之间的矛盾也挑在了明面上,日后两大势力肯定不对付了。

    这也正合他意,用不着再虚与委蛇,可以光明正大的争锋相对。

    下方,摇光圣子、火麟儿、火麒子、王腾等年轻一代的高手全都凝望着灵祎,有人眸子深邃,有人眸绽异彩,有人神色凝重,有人杀机凛然,表情各不相同。

    凰虚道的离世拉开了一个轰轰烈烈的黄金时代的序幕,帝路的争雄还在路上,将来也不知还要殒落多少人。

    这条残酷的路上没有对错,有的只是胜负与血骨,需踏着诸王的尸骨不断前行,最终只能有一人屹立绝巅,万古独尊!

    “都有希望证道啊,这个大世实在太过残酷,这么多惊艳万古的天骄只能为了那一个唯一的机会血拼,若是错开,也许都能成就一世辉煌。”

    “成仙的路也许会在这一世打开,机会稍纵即逝,有谁愿错过呢?人族说不定也有帝子未死。”

    有大圣在暗中摇头,深感惋惜,古皇血脉的陨落对于整个古族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今后还也还会有连天大战,会有更多的天骄喋血,因为这个灿烂的大世才刚刚开始而已。

    “杀!”

    杀声四起,当这一场风波落下帷幕之后,人们再次开始了庙宇的争夺战,希冀寻到传说中的残破绿铜鼎。

    “多谢几位前辈!”灵祎向昆宙、浑拓还有至高天阙的几位大圣表达谢意。

    不过没有几个人顾得上他,昆宙本就是显化出一道化身来保他,真身此时还在祖脉深处。

    而至高天阙内有恐怖气息浩荡,再次开始对峙,最后只有浑拓笑眯眯地朝他点了点头,看得灵祎浑身发寒。

    这让灵祎暗暗腹诽,这次还真让这个老衰神劝成功了,日后,他对于自己的劝架功力一定更有信心了吧?

    “走吧!”

    灵祎对紫菱说道,该有的机缘已经到手了,祖庙后的残缺五色祭坛他并不需要,开启古路他另有方法。

    “嗯!”紫菱点头,冷冷地扫了重归龙洞的血凰山的老族长一眼,伸出了晶莹的纤纤玉手,轻轻划动。

    轰!

    天风浩荡,虚空破碎,裂出一条混沌通道,通往外界。

    紫菱青丝飞舞,袖袍一卷,带着灵祎与幽雨踏了进去,直接离开了中州祖庙。

    “叮铃铃!”

    不死神庭一干人就这样走了,毫不留恋这些机缘,只有紫菱那清脆的发饰轻鸣声轻轻回荡在半空中。

    祖脉中的存在,羽化仙经的争夺战都与他们无关了,有神灵棺与星空坐标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