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神
    神皇!

    一个震古烁今的称号,他曾逆天十变,压盖了古今未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万族共尊!

    在太古时,神明是最很特别的称谓,一旦沾上就意味天纵无敌。

    而这位,更是敢号神皇,彰显了其无与伦比的大气魄。

    “我父成道时,被尊为万族神明,这位更狠,直接号称神皇!”灵祎心绪起伏,眸光熠熠。

    此刻,他觉得手部无比沉重,仿佛捧着一片万古青天,可以压塌诸天万界。

    “殿下,这种器物极端可怕,还是不要沾惹的好。”紫菱露出一缕忧色。

    她想到了一些太古的传说,九重石棺,见到应该礼敬,葬之天外,放归宇宙,不然会有祸乱起。

    “是的,在无尽岁月以前的时代,曾有一个仅次于皇族的第一王族,得到了九重石棺,最后举族覆灭!”幽雨亦是脸色郑重。

    灵祎眸光流转,将小棺翻来覆去的观看着,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

    当世恐怕只有他明晓,这是昔年震慑天下的无敌神皇,且有迹象表明,他依旧没有死去,正躺在棺中进行着可怕的蜕变。

    最终,无尽岁月过去,当他再现人间时,已经成为了震动诸天,极端恐怖的无上存在……

    不过,那是太过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神皇恐怕依然在历死劫,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这种蜕变最是可怖,动辄就要以数十万年,甚至百万年来计数。

    “数百年内,他应当是作不了妖吧……”灵祎心中自语,这样一件人形大杀器,丢掉实在可惜。

    他已经达到了圣主境,踏上天路,征战星空并不是太久的事情。

    而星空中,可不像北斗,再没什么人可以为他护道了,什么都会发生。

    无数不死一脉的仇敌正等着他呢,恨不能生啖他肉。

    别的不说,神组织就肯定要与他不死不休。

    光凭不死人皮保命还是单薄了很多,这件神灵棺也可以当做一件很好的底牌。

    只是对神蚕一族可能有些不敬,不过,灵祎也不在乎,反正这一族对他也没啥好感。

    “既然遇到了,就这样丢开也不好,等我日后踏天路时放归域外。”灵祎说道,他下定了主意,留下,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紫菱与幽雨对视了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了,她们相信殿下的判断。

    最终,灵祎将小棺收进不死宝瓶中,并特意将它放在了不死人皮的边上,见没有什么异常发生才稍稍放下心来。

    他们再次前进,当继续击穿了一层庙宇后,他们来到了三十四层天,气氛一下子变了。

    “呜呜……”阴风怒号,愁云惨淡万里凝!

    他们仿佛来到了冥界,带状黑雾弥漫,漫山遍野都是鬼物,还有古尸睁开了眸子,碧幽幽。

    “咄!”紫菱一声轻叱,紫气浩荡三万里,化作神火,笼罩了无尽古尸与阴灵。

    轰!

    天地颤动,整个小界要仿佛崩塌了,紫色的神火很可怕,漆黑的鬼物落入之间全都惨叫,而后焚化,几乎瞬息就间清出一条通道。

    灵祎一阵惊叹,这就是大圣的手段,举手投足皆有盖世神威,可俯视众生。

    三人从容走过紫火通道,穿行过可怖的黑色山体,进入一座神殿,踏进了第三十五层小世界。

    这是一座宏伟的大殿,内部有着诸多石刻,而在神殿中央,更是有着一个神像,似一尊佛陀,又似一尊老农,模糊不清。

    到了这里,灵祎眸光一下子亮了起来,神光熠熠,没记错的话,这里可是有着一些有趣的存在啊。

    “你们来了……”果然,一座古阙中传出声音,一个道童走了出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唇红齿白,但是却出了非常的苍老的声音。

    另一边,一个女童眉清目秀,在另一座宏伟的宫殿中居高临下的俯瞰了下来,冷声道:“你们的胆子可真不小。”

    她长相清纯可人,但声音听起来却宛如一个老妪。

    “你们是谁?竟敢对殿下不敬?”幽雨蹙眉,上下打量着他们,面色冰寒。

    而紫菱更是目露奇光,盯着老气横秋的小童若有所思。

    “两个死人罢了,有什么好怕的。”灵祎微微一笑,很灿烂,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两个道童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雪白的小脸上闪烁着诡异的光泽。

    “装神弄鬼,等我掀了这里,看你们还有话说!”幽雨眸绽冷光,浑身有血光弥漫,想要直接动手。

    “大言不惭,一位圣人而已,也敢在此放肆,惊扰大帝的沉眠?”两位道童轻叱。

    “你是说,你们的大帝还活着?”紫菱轻轻开口,声音如同空谷幽兰,格外动听。

    “羽化大帝不朽,自然长存世上。”两个道童冷漠的说道。

    “倒是你们,依仗修为,打扰此地的安宁,虽然此地尘封多年,但是也需要向大帝赔礼!”

    他们盯着紫菱,她是这里唯一令他们感到有威胁的人。

    “你们闯到了此地,我们倒也不怪罪,毕竟尘封多年了,但你们需要向大帝赔礼。”两个道童说道。

    两个道童示意,羽化大帝就沉睡在前方的小世界内,要他们去赔罪。

    “太古皇都陨落在了岁月中,何人能不朽?笑话!”幽雨蹙眉,冷笑练练。

    “你……屡次出言不逊,还不赶快忏悔,请求大帝的宽恕!”两位道童怒喝,终于有了剧烈的情绪波动。

    此刻,灵祎神色一动,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无声无息间,几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他们神姿各异,气息如海,竟然全都是大圣!

    “老朽见过神之子……”一位大圣向着灵祎笑了笑,很平和,如同乡间老农般,有一种朴实无华的气韵。

    “原来是浑拓大圣!久仰大名!”灵祎拱了拱手,笑着道,心里却在暗暗诅咒,这几人肯定没憋什么好主意,

    他早就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看他走的那么快全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