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皇
    阵纹裂开,昏暗的祖庙隐在可怕的雾霭中,诡异的气息飘荡,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众人。

    透过模糊的庙门可以看到,在黑暗中有一双双青灯般幽暗的眼睛,明灭不定,极端瘆人。

    灵祎知晓,这是阴神后裔,算是一种全新的生命体。

    曾经的羽化神朝在一夜之间灭亡,太多的生灵惨死,如今二十多万年过去,诞生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在前开路的是各族的祖王,他们全都是圣级人物,抬手间神光涌动,化成恐怖的神火,破灭了一切。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数百具焦炭落下,诸王联手之下,一切都无法阻挡他们。

    众人一同杀了进去,闯进了漆黑的雾霭中。

    羽化祖庙,在外面看是一片古建筑,然而真的进来后,才能这里的神异之处。

    在这里,每一重院落都是一方小世界,互相连在一起,恢宏庞大到了极致。

    这让灵祎都是一阵惊叹,九年前,他去过元灵秘境,那也不过有一方这样的世界而已,而这里没一重都巨大无边,堪比元灵秘境。

    不得不说,昔年的羽化神朝真是大手笔,一定是有盖世强者不惜耗本源,演化出这么多的小世界,才化作了这样的通天祖庙。

    祖庙浩大无边,神藏丰富,有各种诡异的阴兵和圣人感悟壁刻等物,一定会让所有强者争斗,甚至杀红眼。

    灵祎眸光坚定,在紫菱与幽雨的护持下,直接绝尘而去,远离了众人。

    他们快速穿行过一道偏僻的暗门,离开了这一重院落,没有丝毫的停留。

    在他们的身后,有惨叫声响起,与争斗的呼喝声,也有兵器的对轰声。

    但,这一切,都跟他们无关了。

    “殿下,你确信我们什么都不要?”幽雨一只手抓着灵祎的手臂,另一只挥动血色的圣道法则,整座小世界都在颤栗,有黑色的虚空大裂缝绵延千里。

    她和紫菱的修为太过可怕,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阻碍,带着灵祎一纵就是数重小界,快如浮光幻影。

    柔和的光笼罩着三人,划破黑暗,所谓的不详,诡异,不能近身,靠近不了她们的法则。

    而凡是攻击他们的异兽、阴邪之物也全都化为齑粉,血液飞溅,而后焚烧,什么都不会剩下。

    “内部有真正的宝藏,我们真正需要的并不多,你们要相信我的灵觉。”灵祎一本正经道。

    紫菱、幽雨顿时不再多说,不死神庭的人对灵祎都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而灵祎自出世以来,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他们一连击穿三十多层天,来到了第三十三层庙宇世界时,在灵祎的示意下,终于放缓了速度。

    进入第三十三层庙宇小世界后,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跟的上他们的速度。

    而在前方,有一面石碑,上面刻有几个古字:三十三层天。

    由此足以看出羽化神朝昔日的大气魄,他们最终的神庙腹地将凌驾三十三层天之上,一切都在表明他们的希冀,可惜功亏一篑。

    远处,一个古建筑物散着柔和的光,在那宏伟的殿宇前有一个祭台,上面刻满了血槽,样式古老,有一种妖异的气息流动。

    在祭台最上方,还有一些古老的器物,在绽放最为绚烂的光,祥和而圣洁,这片殿宇之所以璀璨正是源自它们。

    那是一块鲜绿的东西,如梦似幻,有一种生命气息在流动,晶莹剔透,比世上最完美的神玉都要梦幻很多倍。

    此物流动着近仙的气息,像是不属于这个尘世,一看就不是凡间物品,它充满了勃勃生机,其表面还挂着一颗颗泪滴般的痕迹。

    “仙泪绿金!”灵祎眸光一亮,又是这种仙料,和他的太阳真经残卷的材质同源。

    它约莫有拳头大,上面无暇无缺,鲜绿清新,像是能呼吸,吞吐天地的精气,通体都是泪痕,像是嫡仙的泪水。

    它被封印在一块神源中,并未暴露虚空中,像是要与凡尘绝俗,二十几万年过去了,它丝毫不变,岁月没有在它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祭台上的贡品竟是这样的一块神料,它与碎痕仙金同为大帝专属仙料,尽管只有拳头大,但炼兵也足够了,堪称无价之宝。

    在其旁边,还有四个浑圆的石头,灵祎的天眼可以透视到,那是四个弑神虫,自古长存,守护仙料。

    此刻,他们的神识之火熊熊燃烧,如同四个大火炬般,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众人的到来。

    但是,在紫菱,幽雨那如渊似海般的气息,它们瑟瑟发抖着,根本不敢破源而出。

    “仙泪绿金!”紫菱、幽雨也是眼神火热,

    兵字诀运转,仙金倒飞了过来,落入了灵祎的手中。

    “你的大圣器有材料了!”灵祎笑着对紫菱说道。

    “殿下,我圣兵已铸,还是你…..”紫菱美眸先是一喜,接着又摇了摇头,要灵祎自己留着。

    “不用相让,我唯一真器全是用仙金铸成的,不缺这玩意。”灵祎态度坚决,他仙剑都练成了,这一小块仙金的帮助并不大。

    最终,紫菱一脸欢喜的收了起来。

    一旁,幽雨也露出了羡慕的目光,这种神料是炼器的最佳材质,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可以让宝器的品质一下子提升一大截,何况拳头大一片。

    “你也不用眼热,我不是给你一页仙金书嘛,你看完直接炼了就是了。”灵祎看到幽雨的表情,笑着道。

    “啊!”幽雨红唇微张,很是吃惊,水灵灵的眸子看了灵祎一眼,最后轻声答应了下来。

    灵祎震出一片太阳神火轰在祭台上,却未起作用,它异常坚固。

    幽雨见状,伸出一只洁白的秀手拍了过去,在一片盛烈的金光中,祭台破碎,露出了一个石宫。

    石宫很小,具体而微,只有一米多高,像是给矮人筑的圣殿,鬼斧神工。

    在其中,有两条弑神虫,皆长达一米多,如龙一样盘绕,它们离纯血并不远,全盛时极端可怕。

    而今,它们交颈而眠,早已坐化在岁月中。

    它们共同守护着一个神秘的石盒,其样式古朴,雕龙刻凤。

    灵祎一招就取了过来,三人一起观看。

    石头盒上古老的刻纹与样式,有一种万古沧桑的气息在流淌。。

    这是一个棺椁,不足巴掌长,像是一个实心的小棺,上面的刻纹很古老,有形似花鸟鱼虫等的东西,不可明了。

    最为神秘的是,在日月星辰间的刻痕内,有一些极其繁奥的细小符文,几乎都要被岁月磨平了,这些诡异的符文太过玄奥,晦涩难明。

    “这是……传说中的神灵古棺?”紫菱美眸大睁,吃惊地看着小棺,她来自太古时代,见多识广,想到了一些传说。

    “神皇……”灵祎心神震荡,难以平静,他真的找到了这位的棺椁。

    这位可是相当了不得,完善了神蚕一族的功法,走出了独特的路!

    最终神蚕十变凌古今!

    而且有种种迹象表明他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