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圣
    中州,极尽中心之地,心脏区域内。

    如今,这个曾经的第一祖脉外,山脉起伏,但凡有大山都被削断了,毁在无尽岁月前的神秘一夜。

    在十万大山中其中有一处开阔地,人山人海,各族都有修士出没,络绎不绝,细细数来,反而是人族最少。

    在万族苏醒的这一世,人族的地位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若不是有祖庙吸引了注意力。

    也许有很多激进的大族已经发难了。

    经过漫长岁月的长眠后,各族苏醒,突然发现曾经被他们视为蝼蚁的人族成为了大地的主人。

    这是很多王族感到不可忍受的,甚至已经有很多人已经在私下里找到灵祎,表达愿意奉他为主,灭掉人族的意愿。

    不过都被他无视了,他还没有那么无聊。

    …….

    在山谷最深处,一座宏伟的神殿矗立,各族都不敢靠近,因为,这是不死神庭建在这里的。

    这一日,一道漆黑的域门在这里打开了,几道身影走了出来,正是灵祎一行人。

    灵祎望着周围,脸色很凝重,他的额骨有光华腾腾跳动,前字秘在示警,有不世高手在盯着这里。

    “殿下,有人在……”幽雨轻语,脸色冰寒,眸光冷冽,似乎穿透了万古虚空遥见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走。”灵祎摇了摇头,当先迈入了神殿中。

    此行,他并没有带大军前来,对于这种层次的争斗来说,圣级以下并没有意义。

    “殿下!”一阵风铃般的清脆声音传来,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

    大殿中心,一个紫衣少女坐在一个高高的石凳上,晃荡着一对洁白如玉的脚丫子,正托着下巴看着他们。

    “叮铃铃……”

    清脆的发饰碰撞上从一头瀑布般的青丝上来,少女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贵不可言的仙气。

    这般绝世风姿,正是许久不见的紫菱。

    看到灵祎望来,她的一双丹凤眸如同月牙般弯起,露出一丝温暖柔和的笑容。

    “你……你迈出了那一步!”幽雨惊声道,莹白妩媚的玉容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此时,紫菱和两年前完全不同了,虽然那种贵气依旧,却没有那么迫人了,仿佛只是一个凡间少女,整个人都多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

    “是真的吗?”灵祎也是一阵惊讶,而后是一阵狂喜,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紫菱在太古年间就走到了圣王巅峰,被尊为天王,是与麟天王、九凰王等并列的存在。

    而今,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自然是突破了那道恐怖的壁垒,化作了一尊大圣!

    大圣!

    在当世,这绝对是一个至高的存在,可以君临一域,与各族古祖级人物平辈而论了。

    “多亏了殿下的那块古碑呢,蕴含了皇道人物感悟。”紫菱嫣然一笑,而后解释道,她突破也没多久,在域外渡的劫,并无多少高手察觉。

    “我也会尽快迈出那一步的!”幽雨轻声道,有些嫉妒,她与紫菱同为龙脉守护者,而今却落后与人了。

    “不用羡慕,我本来就比你走的远。”紫菱笑眯眯地打趣道。

    “其他族的大圣察觉了吗?”灵祎蹙眉,他想到了在殿外那种可怕的感觉。

    “瞒不过的,也正因为我在这里,他们才没有把手伸进来。”紫菱淡淡一笑,遥望着天穹,目光似乎穿过了大殿,在与什么人对视一般。

    “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捣乱的,不过既然你突破了,我们也不是那么被动了……”灵祎眸光闪动,心里的底气一下子足了很多。

    有大圣压阵,有杀阵,有神秘古阵,还有不死人皮和源天神阵,纵然是其他皇族发难,他的胜算也多了不少。

    ……

    几日时光几乎转瞬而过,山谷中,各族高手纷纷现身。

    血凰山,火麟洞,神灵谷,蓝魔渊等大族来了,各自由一名祖王领队。

    灵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火麟儿。

    她跟在一个男子身边,他们的相貌很相似,都有一头海之精华般的长发在舞动。

    “他就是火麒子吗?”灵祎远远望着,那个男子很不凡,血液流动的声音像是天雷在炸响,隆隆而鸣,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

    此外,年轻一辈的很多高手都来了,凰虚道、摇光圣子,王腾等人算是灵祎比较熟悉的。

    甚至,他看到了一个红光满面的胖道士,很猥琐,一直在神殿周围打转,似乎在丈量着什么。

    “段德……”灵祎哑然失笑,又是这个缺德道士,不用说,肯定没憋什么好主意。

    “看来并不是所有皇族都来了。”灵祎自语着,皇族只来了两个,且无大圣出现。

    当然,其他族没来,不代表不关注这里,毕竟事关成仙的秘密。

    大圣同理,灵祎知晓,肯定有人到场,光他感应到的就有一尊。

    至于年轻一代,更像是跟来此处历练的,这一役,他们不是决定性的力量。

    而且,这一片山谷中的人也不能说明什么,此次全天下的修士几乎都被吸引了,方圆百里,甚至千里都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黄金族倒是没有出现在这里,他们公主在灵祎手中,这是一个痛彻心扉的软肋。

    迫于无奈,不得不听从灵祎的要求,退出祖庙之争。

    “那只狗呢?”灵祎蹙眉,羽化祖庙开启这种大事,那只贪婪的狗竟会无动于衷吗?

    “真的没来……”

    灵祎动用心灵之眼,与万物山川相合,遍观山脉,也没有察觉到大黑狗的身影,它压根没有出现在这里。

    “会去了哪里呢?它还带着囡囡……”

    灵祎无奈摇头,他甚至怀疑,这个不靠谱的东子是不是又捣鼓什么破阵法把自己和囡囡都弄丢了。

    ……

    七日时光转瞬即逝,这一皮,山谷内无数虹光升天而起,虚空中密密麻麻都是人影,全都眼神火热的望着神殿。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山谷中的神殿冲天而起,被紫菱收进袖子中,封禁了真实景象的阵纹裂开,滔天的黑雾滔天而起。

    古老的祖庙,流动着岁月的痕迹,在尘封了二十几万年,终于彻底开启了。

    除却正门外,还有许多小门,并排而列,都可以进入。

    “杀!”

    一群强者眼神火热,争先闯了进去。

    “动身!”灵祎轻语,眸光炽盛,他们有一个优势,目标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