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遍五十三章 万事俱备
    这是一个朴素的老者,相貌平凡,穿着粗麻布衣,脸上挂着祥和的笑容,在人间走动。

    他的出现,在外界引起了一场大轰动,很多古族出世,争相追逐,希冀见到他。

    因为,他是一位名动太古的大圣,浑拓大圣!

    两年前,他曾出现在域外战场,亲眼目睹了黄金大圣之死,还曾进行劝架,只是未起作用。

    如今,他再度出世,听闻了不死神庭与黄金族之间的争端后,顿时一脸慈悲之色,摇头叹息道:“何必呢,万事和为贵!”

    “这一世,万族复苏,是难得缘分,这样厮杀,未免失了和气,需知,万事都讲究一个和字。”

    浑拓大圣长叹,话语传出,让很多人心惊,有些摸不准他的态度,这是在积极调停吗?

    连很多古皇族也都在观察,一位大圣的表态,绝对是举足轻重的。

    消息传来,灵祎亦是一阵心惊肉跳,内心那叫一个膈应。

    谁来劝架不好,竟然是这个衰神,没事都能让他给劝出事来。

    他可真没打算在这个关头开战呢,只是想借机打打秋风,借两本古经看上一看。

    如今,这位衰神一出,恐怕原本在掌握中的事情要变得扑朔迷离了。

    灵祎做好了诸多准备,加紧划刻阵纹,这一次事关重大,可能会有难以想象的强者出现。

    这些天,日夜划刻,呕心沥血,一次都没有合过眼,消耗了数不尽的神材,终于将不死经记载的几种神秘古阵布置了出来。

    其中,有供不死人皮复苏的聚灵古阵,也有隐匿极道气息的欺天阵纹。

    而杀生古阵他也有布置,奈何要求太高,以他修行了组字秘的阵道修为也仅仅是堪堪布出一角而已。

    但他以源地师的源术造诣将之置入了源天神阵之中,可将威力放大十倍以上。

    “若是有幽雨与紫菱主持,可杀大圣吗?”灵祎喃喃,摇了摇头,难以判断,那是一个可怕的层次。

    如今,他所能做的基本都做了,可是说是万事俱备,只可惜,紫菱和幽雨还未迈出那一步。

    不然,就是再有皇族发难,他也可以从容应对。

    “漫漫证道路,果然艰辛啊……”灵祎一叹。

    这条路并不好走,纵然他为天皇子,身份尊贵,也不可能一帆风顺。

    一旦他威胁到了别人的利益,没人在意他神之子的光环,会直接痛下杀手。

    他想了想,唤来部众帮他将一块青色的残扇送给幽雨。

    那是他在青帝神域意外所得,为悟道古茶树枝干铸成,他思量着,也许会对幽雨有些许帮助。

    时光如水,又是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外界风起云涌,幽魔部与各族的谈判终于在万众瞩目中落下了帷幕。

    各方经过激烈的讨论后,敲定了日期,七日后,将对全天下开放,各族不得携带古皇兵,同时,祖庙一半的收益归不死神庭。

    统领禀报了最终结果之后,灵祎冷冷一笑,最终也不知会有几人遵守。

    而不死城中,黄金族又再次送来了一大批的神料,流光溢彩,有神性的力量萦绕,都是难得的稀珍,又可以布上一些阵法。

    “殿下,他们还是不肯交出古经,要再逼一逼吗?”紫天蹙眉问道。

    “继续索要,态度……嗯,不要太激烈了……”

    灵祎一想到了浑拓大圣的话,就是一阵心悸,思量一下后,这样交代道。

    他还真的怕黄金族狗急跳墙,直接发动皇族战。

    紫天离去后,他转身进入天宫中,望着角落里一个冷傲秀丽的身影,嘴角微翘。

    “宝藏在前,何必舍近求远呢?”灵祎轻声自语。

    大殿中,黄金天女笔直地坐在一个青石桌前,修长婀娜的完美身段被紧紧包裹在金丝裙衣下,曲线玲珑,惑人心神。

    周围有一片灿烂的纹络,将她锁在了这里,难以活动。

    “哼!”听闻到脚步声后,黄金天女转身瞪着他,金色的瞳孔中气势很足,像是一个雌豹般危险。

    不得不说,黄金天女真的很不凡,被囚禁了两个月都没有泄气,依旧风采过人。

    “想好了吗?”灵祎望着她。

    “七天,不能再多了。”

    这是她最大限度的妥协了,她一向自负,骄傲过人,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属不易。

    黄金天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精致的脸庞温柔下来,露出明媚的笑容。

    此刻,她轻晃着洁白晶莹的小腿,清冷与妩媚两种气质共存,有一种颠倒众生的神姿。

    “何必呢,只要交出古经,你马上就可以获得自由,我愿意发下血脉誓言绝不外传。”灵祎循循善诱。

    “不可能,你要么就直接杀了我。”黄金天女断然拒绝。

    “既然如此,我可就不客气了。”灵祎面色一冷,大步逼了过来。

    祖庙开启在前,他没有什么耐心去一点点逼问了,要采取效率最高的方法。

    “你要干什么?”黄金天女吓得花容失色,往后退了几步,撞在了一片符文组成的光幕上,无法后退了。

    “不说的话,后果你明白的。”灵祎恐吓他,面容冷酷,一幅要吃人的样子。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黄金天女羞愤地颤声道,但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无力,她知道,此刻没有任何人救得了她。

    “桀桀桀,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灵祎强行装出一幅可怕的样子扑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

    灵祎手持金色的纸张走到一旁,皱眉研读着一大段玄奥的经文。

    对于用这种方法得到经文,灵祎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黄金族偷袭在先,他也不用讲什么道义。

    当然,他确实也没做什么不良的事情。

    黄金天女终究没有抗住压力,惊慌之下告知了部分经文。

    当然,并不是正统的黄金仙经,那种东西黄金天女无论如何都不会外传的。

    她传给灵祎的像是一种诡异的“术”,又像是一段残缺的经文。

    它与黄金仙经无关,但毫无疑问是黄金古皇的秘传,只是没有被正统经文所收录,似是他年轻时意外所得。

    “这是……诸神降临!”

    灵祎细细研究后有些动容,这是一种传说中的秘术,相传可以唤来古代的神明。

    不过修行此法需要开启某种神秘的祭祀仪式,才有希望修成。

    “她懂得应该只有这么多了。”灵祎摸着下巴。

    他曾反复逼问了黄金天女好几遍,最终合在一起像是残缺的,但神奇是,修行之法却是完整的,不受影响。

    “与如今的修行体系并不相同,看起来像是某种神秘天功的一部分。”灵祎轻声自语,眸中神秘符号转动,不断推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