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年轻的至尊
    天地间混沌茫茫,如一挂又一挂瀑布般垂落,轰鸣声不绝,十方俱灭,这一战太过恐怖,整个小世界似乎都开始解体了。

    所有人皆惊,这绝对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年轻一代的巅峰之战,望着灵祎那道如神似魔的背影,没有人不动容。

    “汪!这小子真的还在化龙吗?”大黑狗狐疑。

    “也许,可称其为年轻一辈中的至尊!”一位活化石级人物叹服。

    摇光圣女姚曦如水般的眸子中写满了惊容,她在神城见过这个年轻人,从未想到他发起狂来这么可怕。

    王腾脸色发僵,攥紧了拳头,无论是凰虚道还是灵祎,都战力逆天,古来少有,令同辈绝望不已,他真的还有机会吗?

    摇光圣子、恒王、羽化王等年轻一代亦是神色震动,无比震撼,这样的战力带给了他们深深的压力。

    另一边,诸雄神色无比复杂,天皇子实在太强大了,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短短数载就修到了几可与他们比肩的地步,再给他时间,将来天下还有谁人可制衡?

    若是就这样任由他成长,千百年后定然会极端可怕,成为真正的至尊也未可知,那时人族又会如何自处呢,这是值得他们每一个人深思的事情!

    “天皇子……”古华皇主握紧了手中的圣兵,他想复仇,可也要考虑后果,天皇子背后的太古王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我败了……”

    凰虚道凄沧的流着泪,跌坐在混沌中,苍白的脸上满是落寞,轻轻抚摸着凤翅鎏金镗,它已碎在灵祎的拳锋下,光泽黯淡。

    “父亲……如果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失望吧。”凰虚道低语着,泪水不断的滴落在衣襟上。

    他尽力了,连血脉中传承自古皇的神则都召唤出来了,还是无用,被轻易击败。

    他实在是无力挣扎了,那道如神似魔的身影太过可怕,单凭拳指都可以横扫万重天,击碎了他的躯体,兵器,信念和一切。

    他是一个被寄予厚望的人,告别了所有亲人朋友,独来此世证道,背负着父亲和族人的希望。

    证道路,无情路,修士需要放下太多,他是自太古封印至今才出世的人,亦有着很多故事。

    但是,他选择将一切情感和脆弱都深深埋葬在心底,告诉自己,此生只为道存!

    可是,如今,一切都不在了,他被人击败了,还是逆伐,这让他万念俱灰。

    “我太弱了吗……凰虚道失魂落魄,他满怀信心的出世,结果第一战就败的如此凄惨。

    灵祎一步一步走到凰虚道的面前,那种巅峰神异的状态在褪去,他的气息在缓缓回落着,这让他有些遗憾,无法常驻。

    他面色平静,身心空灵,还在体悟着刚刚那种玄妙的感觉,虽然时间不长,但给了他万分震撼的感觉。

    在那一瞬间,他像是冲破了天地的桎梏,羽化飞升了一般,浑身毛孔舒张,宛若在接受神灵的洗礼,战力突飞猛进。

    “神禁吗?”灵祎暗自思量着,似乎只有这种状态符合这些特征。

    “原来我已于不知不觉间达到了八禁,怪不得之前皆字秘怎么都触发不了。”灵祎明悟。

    神禁,神之禁忌领域,冲破一切桎梏,让凡人升华,近乎为神,唯有古之大帝可以长驻在内!

    而皆在秘这种震古烁今的秘术遇到八禁就会失效,除非极尽升华,破入传说中的神禁。

    灵祎眸光转向了凰虚道,心绪很复杂,这绝对是他出世以来遇到的最为艰苦的一战,大战了数千合以上,若非借助这片地势,根本做不到。

    凰虚道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深深感染到了他,这就是漫漫证道路,这条路很长也很残酷,要一直踏着敌手的血与泪前行。

    今日这一战,只是一个开始,拉开了一场序幕,他,灵祎,天皇子正式走上了这条路。

    这条路上的大敌很多,数不胜数,也许,有朝一日,他也会败,成为别人路上的景。

    但,他坚信己身无敌,会勇往直前,纵使大敌遍地,血杀无尽也毫不畏惧,这是他此生的目标。

    “你杀了我吧。”凰虚道任由热泪滚落,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他此刻万念俱灰,死对他来说是一种更好的解脱。

    灵祎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动手,因为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降临了,从天穹中走出。

    那是一个年岁很大的老者,身穿一身华丽的赤金战衣,气息极端恐怖,若无若间,有一缕圣威弥漫,每一步落下都与大道合鸣。

    他一出现,诸雄变色,这片仙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雅雀无声,所有人都知道,一位恐怖的古族强者到了。

    他望着坐在那里失魂落魄的凰虚道,叹息了一声。

    “想不到血凰山的山主竟然亲至了,灵祎这里有礼了。”灵祎随意的说道,身子却挺得笔直,没有一丝行礼的样子。

    以他的身份,足以与各族族长平起平座,没必要向一个山主行礼。

    “岂敢,血凰山第七山山主见过殿下。”血凰山的山主向灵祎拱了拱手,态度很恭谨,灵祎的身份对于古族有着特别的意义,不管背地里如何想,面子绝对是要给足的。

    “凰虚道冲撞了殿下,只要殿下开金口,我血凰山愿意付出一切补偿!”血凰山山主沉声道。

    “切磋罢了,无妨。”灵祎平静道,却暗暗腹诽,当我不知道,你一直在不远处,他的前字秘早就感应到他了。

    “为何不动手。”凰虚道眼中没有了旁人,继续望着灵祎开口道。

    灵祎面无表情,并不接茬,一位半圣在此,怎么动手?

    事实上,他一开始也没有想杀他,现阶段和一个古皇族结下血仇实属不明智,他还没有那种睥睨天下的实力呢。

    “皇道争雄,生死各安天命!你不动手,我自己来!”凰虚道闻言,很刚烈,一掌直接向着天灵盖拍去,看得灵祎眼角都是一阵抽搐。

    砰!

    血凰山的山主一指点出,一道神光划过,凰虚道顿时动弹不得,缓缓软到了下来。

    血凰山的山主手一招,凰虚道顿时落在了他的怀里,对灵祎歉然道:“让殿下见笑了。”

    灵祎摇了摇头,降落在大黑狗身边。

    “哎!”血凰山山主望着晕过去的凰虚道一叹,化作一道神虹消失在了天穹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灵祎,这场旷世之战震撼到了所有人,纵然是一方雄主也是神色凝重。

    在这个地方,灵祎绝对是个不容忽视的大高手。

    而此时,灵祎正神色不善的看着大黑狗和段德:“拿来!”

    “什么?”大黑狗和段德都是一脸的无辜,特别是大黑狗,正望着他的身体流哈喇子呢,眼神绿油油,似乎想来一口。

    “轰!”

    天穹中混沌喷涌,开始彻底解体了,隐隐间,有几道巨大的门户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