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二十章 无敌姿
    五彩神环绽放出了无穷的大道光辉,仿佛蕴生出五方古老的世界,这是灵祎从自己的本源形态演化而出的术,无比契合自己。

    他逆冲向天,登天而上,剖开了万重道光,无尽的妙术落在他的身上都会返本还源,神环笼罩的方圆十丈之内,有破尽万法之势!

    轰!

    不死神凰印再次绽放光彩,碧波茫茫,仙凰横空,凰翅一扫,破灭万法,数十里内无数插天神锋尽碎!

    灵祎冲到了近前,再度和凰虚道大战在了一起,兵器的争锋,道痕的对决,杀气席卷万重天,看的人瞪目结舌,叹其神勇!

    血凰羽铺天盖地,剑气斩破九重天,凰翅对决,无坚不摧!

    大战激烈,不时有血溅起,有赤色,有五彩色,分别属于灵祎和凰虚道,两人杀到了狂!

    灵祎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无喜无悲,与大道相合,每一步迈出,都有一种异象绽放,眸绽冷光,紫发飞舞,连出重手。

    星辰耀青天,仙凰击九天,黑色的禁忌之海等恍惚间合为了一片灰暗的可怕世界,祭祀音缭绕,与他一同冲击。

    轰隆一声,凰虚道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半边身子都破烂了,根本挡不住这一击!

    凰鸣动天,凰虚道几乎瞬息就修复了己身,只是脸色越加的苍白了,神色骤变。

    这种力量太可怕了,每当那一望无际的黑色海浪拍来时,都是他最无力的时候,根本挡不住,仿佛在侵蚀他的生命本源。

    灵祎越战越勇,他甚至有种感觉,自己的修为这一刻开始激增了,突破到了一个新天地,堪破了迷雾,看到了一个广袤无垠的世界,那里有仙辉在升腾!

    “以战悟道!真是一种好办法!”

    灵祎的眼神越发的亮了,化成两道炽盛的光束打在凤翅鎏金镗上,火星四溅!

    轰!

    灵祎挟一往无前的气势,异象、九秘、不死术齐出,撑开五色神环,化尽万法,摧枯拉朽竟然压迫着凰虚道开始倒退了!

    战到这份光景,所有人都看出了战斗形势,此时的灵祎气吞天地,当真有一种无敌之姿!

    “天皇子占据了上风!”人们议论纷纷,望着灵祎的眼神皆惊异,不管有没有借外道,以化龙之身打成这样都很惊艳了,古来罕有。

    灵祎长啸着,血液如海啸般隆隆炸响,震耳欲聋,天音浩荡!

    他的脊椎所有骨节都在发光,一条大龙昂首而鸣。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可以捉星拿月!

    又是可怕的一击过后,他抛却掉了仙金,任其碎成数千块,整个人的精气神屹立在巅峰,发丝都在发光,直接一拳轰在了凤翅鎏金镗上!

    当!

    一声仿佛开天辟地的巨响,山河失色,日月无光!

    所有人都震撼了,那种声音巨大而清冽,简直如同一位大帝在锻造极道兵器,天地在动荡,小界都要崩开了。

    ”嘶……那可是交织出道与理的兵器,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强大……”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凰虚道变色,倒退了几大步,这股大力几乎崩飞了他的兵器,他低吼一声,动用全部道行压制住,可是虎口却崩裂了,鲜血直流!

    “真的这么强大吗?为什么?”凰虚道不解的自语道,道心第一次有些许动摇了,那道霸气无双的身影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远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但凡在关注这片战场的人都心颤神抖,难以置信,这是要逆天了吗?

    这是怎样的一种震撼?那可是圣主级法器啊,且,是以惊天的神料铸造的,竟有人可以肉身硬撼!

    “好变态的肉身,太值钱了!”大黑狗盯着灵祎那璀璨的宝体,眼神绿油油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变态!”段德亦小声咕哝着,四处瞄着年轻弟子,琢磨着抽不冷子能否敲晕一个。

    “化龙之身徒手接我兵锋……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呃啊!”凰虚道颤声道,有些癫狂了,再次杀来!

    “当!”

    一声巨响!

    灵祎披头散发,眸光冷冽,锋锐如刀,又是一拳轰出,砸在凤翅鎏金镗上,炽盛的光芒在迸发,照亮了混沌,划出不朽的仙辉。

    浩荡的大力震的凤翅鎏金镗差点崩飞,凰虚道手臂亦是一阵发麻,再次倒退了一大步,咳出了一口血。

    场中的战斗吸引了每一个人,牵动至强者的神经,灵祎如天神下界,龙腾凰跃,有时挥拳,有时掌劈,全都打在兵锋上,铿锵声震耳。

    凰虚道一步一到退,浑身是血,那恐怖的大力让他的身体四处崩裂!

    王腾、摇光圣子等天骄以及诸雄全都变色,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强悍的肉身,简直如同神话一般。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自问,绝不可能做到,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一种无敌的风采!

    灵祎的拳指晶莹如玉,如此霸烈的出击却毫无伤痕,睥睨敌手,眸光慑人!

    这种对决,让他收获颇丰,除却不死天皇外,少有人可以带给他这种大道的碰撞,妙术的冲击。

    今日这一战,不光让他得到了最好的磨砺,也接触到了另一位古皇的法与道,给他以无尽的启迪,碰撞出了思想的火花!

    “道,道,道!”灵祎大喝着,五色光辉凝聚为一拳,再次晋入了那种神异的状态,第二次做到!

    轰!

    凰虚道这次直接击飞了出去,在空中解体,下半截身子坠落,上半身子斜飞了出去,白骨茬森森,血液大片的洒落。

    远处,众人皆震惊,他们有种感觉,这次真的要分出胜负了。

    灵祎神色恬淡,风华绝代,他再次处在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奇妙状态,肉身、元神达到了人生巅峰,通体明净无瑕!

    比上次那种一刹那的感觉长了很多。

    凰虚道脸色苍白,在赤霞中再现,气息都有些虚淡了,连续被击碎,终究是伤到了本源,灵祎那种强势的攻伐压的他有些窒息。

    “上击九天,下镇九幽,此生只为成道飞仙……”灵祎气吞山河,霸气无双,经过这一场生死战的洗礼,道心越发的稳固了,坚定一生所求!

    “逼我至此!”凰虚道怒吼,不肯屈服,他的父亲在太古年间成道,天上地下无敌,对他寄予厚望,封他到这一世。

    而他现在,竟要败了!

    他万分不甘,原本心高气傲,只是来此寻机缘,哪想到出道第一战就如此艰难,还是被逆伐!

    就算那个人是传说中的不死天皇之子又如何,他亦是古皇子,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人!

    “啊……”他嘶吼着,化出了本体,血凰动天,凰羽鲜亮美丽,流动着仙辉!

    “哗啦啦!”

    他体外在渗血,赤艳艳的血淌落,化成了一条条神链,有符文组成,光芒亿万丈,这是他的血脉隐含的神则!

    “最后一战,杀!”

    凰虚道嘶哑的怒吼着,几乎燃烧了本源,如同血色的星辰撞击了过来,竟带着一缕极道皇威,破灭了无尽的混沌,千里的天宇都开始大崩溃!

    然而,此时立身在玄妙领域的灵祎是无敌的,他神色平静,皆字秘触发成功,十倍战力加身,整个人几乎燃烧了起来,一拳挥出!

    砰!

    四极动荡,小世界在大崩溃!

    凰虚道倒飞,血溅虚空,躯体再次粉碎,骨块四散!

    “败了吗?”

    混沌中,赤霞涌动,凰虚道修复伤体,却不再动弹,他悲凉的一声长叹,打到这份光景,挣扎已无用,他用尽万法,却依旧看不到一点希望。

    “天皇子赢了!”远处一片哗然,万众瞩目的绝代一战真的要落下帷幕了。

    大夏皇主、摇光圣主等诸雄望着灵祎的目光无比复杂,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似乎拥有了一种无敌的风采,潜能无尽,只恨他为何不是人族!

    “父亲,我败了……”

    灵祎一步步逼了过来,凰虚道却突然平静了下来,缺少血色的脸上满是落寞,无力挣扎,目光像是穿过了岁月长河,回到了太古,看到了那道对他寄予厚望的身影。

    “我让您失望了…….”凰虚道呆呆发怔,一滴滴热泪滚落,自己无知无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