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机(第三更)
    黑暗成为战场中的唯一的色彩,所有人望着那里,怔怔出神,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冲突竟引出了这样一场冠绝年轻一代的生死大对决。

    他们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这场年轻一代的绝世之战,绝对令人神驰目眩,堪称绝代。

    天皇子、凰虚道,他们每一个都是惊艳万古的天骄,要不是一起在此世复苏,错开时空,都可证得一世无上道果。

    王腾、摇光圣子等一众年轻天骄,神色各不相同,有的充满惊容,为他们的战力所震慑,有的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也有的在细细回味,体悟那一战。

    这样两个年轻一代的绝世人物的巅峰之战,对于他们的启发太大了。

    “那个古皇子,死了吗?”很多人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里,凰虚道化成了两截,被腰斩在黑色的水泽中,一动不动。

    “应该……死了吧,那种可怖的攻伐,纵然是一方圣主,也难以活下来啊!”有人不确定道。

    “这么说,古族就这样少了一位古皇子?”众人议论纷纷,一片哗然。

    “真的死去了吗?”大黑狗咕哝着,狐疑地看着那里。

    灵祎遥望虚空,猛地咳出一大口血,凄艳的神血打湿了衣襟。

    他目光悠远,沉醉在刚刚那种奇妙的感觉中,那是一种神秘的领域,虽然只有一瞬间,却是前多未有的强大,令人回味无穷。

    他伤的非常重,那霸烈的一击,不仅攻破了凰虚道的防御,也震伤了他自己,再加上凰虚道那恐怖的一斩,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崩裂了。

    轰!

    突然,一点剑光从灵祎脑后出现,无声无息,直取他的天灵盖,快到了极致。

    这个时机选的真的很刁钻,此时正是灵祎最虚弱的时候。

    寒光映照十方,这简直如同一剑飞仙,是一种绝杀,隐匿到了十丈处才出手,这样的距离,这样的速度,纵然是一位大能也绝对避不开,必死无疑!

    “噗!”

    滴血的神剑直接贯入了灵祎的头颅中,穿透了他整个身子。

    直到这个时候远处的众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全都瞳孔收缩,惊骇欲绝,这种刺杀太可怕了,他们自问根本躲不开。

    看着那柄滴血的神剑,每个人都不禁浑身发寒,如同掉进了九幽地狱中。

    “地狱!”有人认出了他们的独门杀生大术。

    “他们对天皇子下了必杀令,追到了中州。”一位老者说出了其中的缘由。

    “汪!小子!”大黑狗咆哮着,露出急切之色,群山摇动,但改变不了什么。

    “不会就这样挂了吧!”段德也变色了,眼神收缩,喃喃道。

    “天皇子就这样死了吗?”很多人紧紧注视着那里。

    “不对!”有人惊叫。

    人们吃惊的发现,本来被刺中的灵祎渐渐虚淡了下去,并不是实体。

    “杀手刺中的是虚影,好恐怖的速度,竟能在这种间不容发之际躲开。”

    大黑狗和段德也松了一口气。

    在一个方位,灵祎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了,眸光冰冷。

    “候你们多时了。”灵祎冷笑着,地狱的这些杀手根本逃不过前字秘的感应,他从一开始就在防备着他们。

    大道天音响起,五彩血气冲天,似龙似凰,他的伤势在快速复原,驱除那些依旧在体内肆虐的神力。

    “轰!”

    虚空中突然出现了数百杆黑色的阵旗,封住了虚空,繁奥的纹络流转,有大道痕迹在交织,纵横交错,虚空波荡了起来。

    整整四十九道身影被逼了出来,不能再隐匿在虚空中,他们想要冲出去,但是做不到。

    “人数不少啊,肯定还排练了阵型吧。”灵祎沐浴天光,修复了伤体,精神抖擞,眸子转动,扫视着这些人,嘴角溢出一缕冷笑。

    他早就察觉他们的存在了,一直隐而不发,就是为了一网打尽,对拥有组字秘的他来说,虚空布阵太简单了。

    “地狱、人世间,今日先收点利息,反正你们也活不长了。”灵祎轻语,启动了大阵,数百杆大旗摇动,阵中各种劫光涌现,如同一个灭世的轮盘。

    “噗!”

    眨眼间,四十九位杀手直接崩碎了,血雾飘散,从世间除名。

    远处,一片鸦雀无声,天皇子实在太生猛了,那可是远古杀手神朝,让诸圣地都忌惮的存在,谁知道,这才刚一露头,就被宰个干净。

    “没想到,你竟然强到了这一步……”一声低沉的叹息响起。

    灵祎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眸光璀璨如两盏神灯,似是早有预料。

    黑色的水泽上,已经碎成两截的凰虚道突然对接在了一起,赤霞喷涌,神光万道。

    显然,凰虚道亦掌握有重塑己身的神术。

    “唳!”

    一声嘹亮的凰鸣后,凰虚道在霞光中再现,通体绽放神辉,血液如雷鸣般炸响!

    远处,人们惊呼,震惊不已,果然,古皇子不是那么容易陨落的。

    “如此之强,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啊......”凰虚道脸上带着病态般的苍白,眯了眯眼睛,似乎在细细回味灵祎的那一击,不再以道痕遮体。

    “你是第一个将我伤到这种程度的。”凰虚道轻语。

    “我有个疑问,你是怎么得到这里的消息的?”灵祎平静地问道。

    “如你所见。”凰虚道淡淡道,嗓音低沉的说道:“只是我并不知他们的计划,我此生只为道存。”

    “好!”灵祎点点头,眼中露出几分恍然,他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了事情。

    “你相信?”凰虚道似是也有几分意外。

    “相信。”灵祎平静的说道,持着仙剑遥指凰虚道:“还要打下去吗?”

    “神之子名副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我已经败了,我的境界远胜你。”凰虚道话语中有几分落寞。

    但又猛地抬起头来道,眸光一下子凌厉了起来:“但,我终究是还没有败呢!”

    轰!

    已经崩飞到了远处的凤翅鎏金镗划破虚空,重新落入了凰虚道的手中,一下子仙芒万丈!

    “吼!”

    凰虚道一声长啸,战气沸腾,气息竟然变得越发可怕了,眸光绽放血电,主动攻伐了过来。

    灵祎神色郑重,斗字秘与五行战法展动,双手划动,天降瑞彩,地涌神泉,大道与之共鸣,他在动用一种特别的术,一种只属于他自己的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