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帝路第一战
    “血凰开天!”

    凰虚道双臂一震,鲜红的血色光芒笼罩了天地,十万凰羽杀光落下,每一道都杀机凛然,粉碎虚空,蕴生混沌,宛若在开天辟地!

    从血凰山走出的强者,双臂一震有亿万钧之力,万物都要崩溃,世间没有几人可敌,一双手臂上有无尽神通。

    灵祎眸光凝重,他虽然嘴上不饶人,但从未小看过这种血脉,此时杀光临身,宛如刻刀刮骨,肌体欲裂。

    天上地下,无一处不被艳艳的赤光笼罩,凰羽森森,那种恐怖的威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悚然,纵然是一方教主都变色。

    “仙凰开天!”

    灵祎轻喝一声,五色通天的神凰翅伸展,无数道光束演化而出,化作滔天的剑气,与漫天鲜红的凰羽碰撞在一起。

    天地巨震,虚空大裂缝绵延无尽,凰虚道一怔,眸光越发的悠远了,他没有想到灵祎竟然也有类似的神通!

    “好一个仙凰开天,没想到外道也有如此威力,今日算见识到了。”凰虚道平静地开口。

    灵祎神色有些古怪,这个招式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名字,是他临时根据凰虚道的神通想到的。

    “咻!”

    两人再度纠缠在一起,仙剑与凤翅鎏金镗再次斩在一起,大战越发的恐怖了。

    凰虚道彻底伸展开了手脚,战力疯狂的提升着,每一击都带着磅礴大力,锋锐的刃锋闪烁着寒光,仿佛一颗大星砸落,天崩地裂!

    当!

    他们拥有极速,妙术齐出,近身厮杀,劲气四溢,这片天宇几乎被打到沸腾了,灵祎嘴角丝丝缕缕的五彩神血溢出,他负创了!

    “嘿!”灵祎的眸子却越发的亮了,好新奇的感受啊,除却少年不死天皇,同辈中真的少有人能伤到他。

    对面的凰虚道也很不好受,在灵祎生猛的轰击下,已经咳出了一口血,一切都在向着生死战转变,两人渐渐都杀红了眼!

    观战的所有人全都震动,打到这份上,任谁都看出凰虚道的不凡,那一招一式势大力沉,像是天神下凡,血液亦如雷鸣般炸响!

    “难道说,古族又一个皇之子出世了?”有人颤声道,顿时每一个人都悚然,从头凉到脚。

    每一个人都心惊,一个天皇子就已经搅动天下风云,让王腾这样有帝姿的天骄都黯然,再来一个,还有谁可敌!

    四大皇朝之主,摇光圣主等所有在旁观战的雄主都眸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们现在正互相攻伐,“内讧”了。

    “乱世啊!若是大帝还在该多好!”大黑狗长叹一声。

    战场中,两人大战到了白热化,灵祎的气势越来越盛,一双眸子璀璨如天灯,神秘符号隆隆转动,将凰虚道的动作放慢了数倍。

    虽然凰虚道也有类似的神通,化解掉了一部分,却没有这么恐怖的威能。

    一时间,灵祎气势如虹,不时寻到一些细微的破绽,逼得凰虚道连连后退。

    五种仙光加持仙剑,无物不刷,连凰虚道那亿万钧的大力都可以刷掉。

    “星凰!”灵祎大喝,右手持仙剑出击,左手划动,那苍茫的天宇中天风怒号,风雷大作,虚空无声的裂开了,黑洞洞,仿佛连接向了永恒未知之处。

    这次降临的不再是星辰之力,只见混沌弥漫,一种无与伦比的压抑感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像是末日要来临了。

    一片片陨石飞了出来,带着银色的尾焰,如同流星般坠落!

    观战者皆无比震惊,言即法,行即则,从域外召唤来陨石碎片,这是何等的大神通?

    “借日月星河之力吗?依旧是外道。”凰虚道很镇定,沉稳的出击,不为所动。

    “是不是外道,要分是谁用!”灵祎冷笑。

    “合!”灵祎一声大喝,脚踩行字秘退出了战场,然后无数块密集的陨石划出大道的光辉,从四面八方冲向了凰虚道。

    凰虚道也想冲出去,然而根本做不到,天上地下到处都是陨石,避无可避。

    轰!

    无数块大到无边际的陨石冲来,将凰虚道包围在中央,直接撞击了过去,想要将他夹成肉饼。

    “吼!”

    凰虚道仰天怒吼,终于不是那么镇定了,在那巨大无边的星辰碎片面前,他是那样的渺小。

    砰!

    凰鸣动九天,凰虚道的啸声太过可怖,重重音波化作大道符文,靠近他的陨石块直接炸碎了。

    且,虚空也在一寸寸的崩裂,这个地方宛如在开天辟地,各种混沌汹涌,无比可怖。

    但是,陨石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像是一颗大星崩碎后被召唤到了这里。

    凰虚道手持凤翅鎏金镗,纵横劈斩,凤鸣裂天宇,打碎了一片片陨石,天穹上垂落下了一缕缕道痕,与他共同出击。

    巨大的响声不断,凰虚道实在太强大了,双臂一震有亿万钧之力,连大道无边际的陨石都可打碎,勇冠天下。

    然,人力有穷尽,在他打碎了最后一块后,终是大口咳血,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轰!”

    灵祎眸绽冷光,如天神一般冲击而来,又是恐怖的一击,斗字秘化生仙凰鸣动九天,前字秘化生元神之剑。

    且,他已经运转了数万次都触发不了的皆字秘突然意外触发,他尝试过,这一秘不可能作用在外力上,但可以作用在己身上。

    这一刻,他突然触发到了一种奇妙的境地中,浑身毛孔舒张,整个人如同羽化飞升了一般。

    接着,十倍战力触发,他的元神,肉身全部绽放宝辉,明净无暇。

    他最后又撑开了终极异象,黑色的水泽蔓延着,各种诡异的鬼哭神嚎声和祭祀音响起,这几乎是他目前的最强姿态了。

    “什么?”凰虚道大叫,周围模糊的道痕被打得崩溃了,露出了真容,这是一个年轻人,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似乎缺少阳光的照射。

    “血凰斩!”

    他怒目圆睁,预感到了生死危机,通天的神力尽出,满头血发发光,如同燃烧了起来,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凌压九重天的可怕神能。

    无尽的赤霞冲霄,他直接化成了一头血色的仙凰,一对巨大的神翅上符文弥漫,切裂了天地,混沌都涌了出来。

    所有观战者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疯狂的倒退着,连教主级人物都露出了惊骇之色,自问抵挡不住这种恐怖的攻伐。

    “汪!”大黑狗正狂奔着,掉头怒道:“牛鼻子,你拉我尾巴干嘛。”

    “你……你跑的快!”段德讪讪道。

    “汪!”

    ……

    在万众瞩目之下,两个人终于碰撞到了一起,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也许胜负将要在这一击中揭晓!

    “轰!”

    一声仿佛开天辟地的大响,刺目的光爆发,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连圣主级人物都不例外,根本不能直视。

    赤、金、蓝、紫等各种无量光芒绽放,混沌汹涌着,这个小界都跟着颤动了起来,都宛若要毁掉了!

    而后,是一片幽静的黑暗,笼罩了天空和大地,成为了唯一的色彩。

    “发生了什么?”

    “是谁赢了?”人们议论纷纷。

    “会有古皇子陨落吗?”有人说道,顿时所有人都颤抖,若为真,绝对是震天动地的大事!

    最终,就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们终于看到了那里的画面,灵祎浑身布满五彩血液,伤的很重,脚步虚浮。

    他遥望虚空,久久不语,也许,帝路,从这一战才刚刚开始。

    在一片黑色的水泽上,凰虚道血溅虚空,被腰斩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