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皇子神采(补更)
    “你突破了!”神秘人有些惊讶,此时的灵祎明显比前几日强大了一大截,跨境对战竟然已经不显得有多吃力了。

    此时的灵祎气息上下浮动着,明显超出了之前的境界,他的眸光越发可怕,身后一对神凰翅伸展而出,天风浩荡,仿若垂天之云!

    “小子,你前几日偷偷去哪里寻到造化了?”大黑狗吃惊道,他们在这里厮杀几日了,灵祎仿佛是从天而降般。

    “多说无益!战吧!”灵祎眼神炽热,血液都沸腾了起来,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源自灵魂中的好战基因觉醒了。

    之前,他遍寻苍茫大地,同辈中找不到一个敌手,只能在古碑中对战不死天皇,如今,终于有可以一战的人出现了。

    “我敬重你父亲,不是太想与你为敌,可若是你太过逼迫,我也不是好惹的!”神秘人话语低沉,终于也带上了一丝火气。

    显然,灵祎的强势也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快。

    “皇道争雄,与你我长辈无关!”灵祎话语铿锵,眸光清亮,彰显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坚若磐石的道心。

    即便面对超过自己两个大境界的古皇血脉也寸步不让,要直接争雄!

    “借助外道而已,算什么皇道争雄?”神秘人冷漠的说道,亦是气吞山河,模糊的身影中一对眸光锋利如天剑!

    “若你我同一境界,杀你毫不费力!”灵祎英姿慑人,仙剑指向他,眸中神采飞扬,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一头浓密的紫发垂落到腰际,五色神环笼罩了苍穹,风华绝代,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种睥睨万界的战意!

    这番话令在场的所有人惊撼,是啊,此时的灵祎仅仅只有化龙境界。

    即便是借助了大龙之力,可是就这样对战一个媲美雄主的绝世大能不落下风依旧让人不敢置信,如同处在梦幻中,古来从没有这样的战例!

    “若天皇子位列仙二,杀你如屠狗。”段德也跟着小声喊了一句,脸上的肥肉乱颤。

    他看到灵祎到来后就已经悄悄溜了过来,焉不出溜的来到了黑皇的旁边,斜着眼睛盯着它怀中的一摞灵药。

    “汪!牛鼻子你说什么!”大黑狗龇着牙神色不善,转过头来。

    “屠……啊!”

    一阵惨叫后,人狗大战首先拉开了序幕。

    “好,好,我这一生虽然只为道存,却也不惧挑战!”神秘人一步迈了过来,一缕缕道痕垂落,天地大道都在共鸣!

    “唳!”

    一声凰鸣动九天,神秘人全面释放出自己的战气,天宇炸裂,十方山脉崩塌,恐怖的波动令诸多雄主都变色。

    当即就有人炸开了,很多年轻一代的天骄也是脸色苍白着后退,王腾的古战车直接翻飞了出去,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波动!

    “吼!”王腾痛苦的低吼着,狠狠揪下一大把黑发,快五年了,没人知道这五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他每天都在刻苦的修行着,就是有朝一日洗刷那数招之耻!

    可是,如今,再次见到天皇子,那种差距似乎拉的更大了,他连天皇子的敌手一声吼啸都挡不住,这让他陷入了无尽的绝望。

    “不……我是无敌的!”王腾喃喃着,黑色的瞳孔越加幽深了……

    “源术真的这般强大吗,可让天皇子与我等一战!”诸雄议论纷纷,尤其是年轻一代,几乎从头凉到脚,在这个黄金时代,遇到这种存在,还谈什么证道?

    在寻常修士眼中他们是天骄,可是与这两人相比他们又算什么?

    摇光圣子、月灵公主等一个个都是眸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古华皇主脸色冰冷,望着灵祎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轰!”

    灵祎与神秘人同时动了,这次两人都是全力出手,没有一丝保留。

    “嗡!”

    仙剑横空,每一块碎金都在发光,共鸣,铭刻的大道痕迹全都复苏了过来,璀璨的仙光照破山河万朵!

    当!

    一声天崩地裂的大响,神秘人终于亮出了他的兵器,竟是一杆凤翅鎏金镗,光华盛烈,金赤两色交织,照耀了苍天,凰鸣声不绝!

    “是你……”灵祎露出异色,他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个人来自何方了。

    两人剧烈大战,仙剑与凤翅鎏金镗交击,火星四溅,如同飞仙雨般不停的散落着,坠落到大地,浓烟四起,瞬息化为一片不毛之地。

    两人纵横交击,战场越扩越大,很多人都退了出去,无法寻宝了,但是无人敢上前劝解,谁都看出来,两人打出来真火。

    不过,也有好处,随着这片山脉不断被打崩,各种通灵仙宝没有毁在大战中的,全都飞了出来,被各方势力得到。

    “天皇子能赢吗?”段德龇牙咧嘴的捂着胳膊,他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扯碎了大半,半边身子全是狗牙印。

    “不好说,这小子绝对是我见过的潜能最可怕的一位,光凭天资而论,甚至可以媲美……”大黑狗感叹。

    “媲美谁?”段德问道,这死狗着实吊人胃口,说一半又不说了。

    “总之……天资无双就是了。”大黑狗含糊道,话锋一转又凝重道:“但是那个人也非等闲,亦是古皇血脉,这小子说到底还是境界差的太远了,不然不会这么焦灼。”

    轰!

    可怕的神光肆虐,两人都疯狂的提升着战力,灵祎越战越强,毛孔都在喷薄神光,隐约间,似乎触及到了一种奇异的意境!

    “凰虚道,让我看看血凰山的神术吧!”灵祎大喝着,眸绽冷电,九秘、不死经义全部演化了出来。如今的他比数日前可怕了很多倍。

    凰虚道不语,攻势越加可怕,他从天穹中接引下万重道光,每一缕都足以压塌一座山岭,像是万重小世界降临在这里,并炸开了。

    “吼!”灵祎长啸,在长空中螺旋着上升,巨大如两片云朵的凰翅展开,掀起了无穷的飓风,剖开了一重又一重道光,像是化成一只仙凰在振翅,横击九天!

    凰鸣声震天动地,当灵祎击碎所有的道光之后,面对的一杆金灿灿的神兵!

    “噗!”锋锐的剑身斩在凤翅鎏金镗上,竟让这杆神兵一阵朦胧,差点化掉。

    “什么?”凰虚道一惊,第一次带有剧烈的情绪波动,一退十里,手掌一抹,去除了这种诡异的力量。

    这是青帝的“灭形”之法,灵祎并没有得到法门,但在青帝的记忆中见他施展过,故此以斗字秘模仿了出来。

    灵祎得势不饶人,行字秘展动,一步就追到了身前,五道仙光凝聚,压着凰虚道斩落,一瞬间就斩出了成千上万剑!

    无穷神光绽放,一剑胜过一剑,每一剑都势大力沉,斩落在凤翅鎏金镗上。

    有的携日月星辰出击,有的伐其形,有的杀元神,九秘与各种杀式完美融合,每一剑蕴含的道法各不相同,竟压制的凰虚道躯体摇动,倒退了出去。

    “天皇子真是名不虚传……”凰虚道嘴角溢出一缕血迹,望着气势如虹,神采绝世的灵祎,眸光越发的深邃了。

    他的双臂浮现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如同开天辟地的大道至理。

    “血凰开天!”一字一句冰冷的话语传来,凰虚道双臂一震,陡然间,天翻地覆,血光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