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帝神域
    压抑的气息弥漫整个天地,就在大战即将爆发的一刹那,封困这片地域的大阵一下子裂开了。

    群山震动,发出了无量光,光之门一下子变得巨大无边,无尽的混沌喷涌,像是一座史前的天门洞开,连向了永恒未知之处。

    “在这里!”有人呼喝着,漫天遍野都是虹光,大夏皇朝、摇光圣地等各方势力诸多修士都赶了过来。

    且,天穹中无穷威压涌来,昂首而鸣的太皇剑和巨大无边的九黎图也向着这里移动。

    青石崖的杀气已经几乎消散了,真正的门户顿时冲破了大阵,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这里赶来。

    而正在交战的两人顿时一下子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灵祎与神秘人对视着,已经酝酿好的杀招都打不下去了。

    “天皇子!”

    被五色神环笼罩,背负神凰翅的灵祎一下子被人认了出来,很多人惊呼,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突然见到他。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恐怕也是为了大帝仙葬而立。”

    王腾披头散发,驾驶着古战车冲了过来,看见灵祎的一刹那瞳孔猛地收缩到针尖大小,死死盯着了灵祎。

    一双漆黑如墨,没有眼白的眸子射出骇人的光芒,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痛苦的低吼着,惊得他附近的修士都猛地退开。

    摇光圣子、姚曦、月灵公主、中州王者等每一个人都看向了灵祎,神色动容,人的名,树的影,如今的灵祎已经成为压在年轻一代心头的魔山。

    从他出世以来,几乎就是横推而过,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半步!

    纵然是王体,也就是一巴掌还是两巴掌的事,超出了人们对于天才的认知,似乎只有一些最古老的典籍中才有类似的记载。

    如今,遍数年轻一代,谁能制衡天皇子?

    这是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深深忧虑的事情。

    各方教主,圣主,已经皇朝之主也蹙眉,灵祎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大麻烦,身后背景滔天,尤其在古族复苏的大背景更是尤为棘手。

    纵使有帝兵也不能对他为所欲为。

    不过也有例外,古华皇主一下子盯住了灵祎,眸光冰冷,满是仇恨之色,他给予厚望的小儿子是那样的精彩绝艳,却死在了灵祎的手中。

    “他在对战大能!”有人惊叫道。

    人们目光转向神秘人时,脸色全都是一变,其如海般的血气实在太过可怕,压的大地都崩裂了。

    “嘶!”在场的人,无论是年轻的王者,还是教主级人物,全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等阶差了这么多,怎么可能逆行伐仙?”

    “纵然是古之大帝年轻时,也做不到以化龙之身逆伐大能吧?”

    这个地方一片哗然,还处在化龙境的灵祎竟然能和这样的存在交战,实在超出了常理,让人几乎怀疑自己身处神话中。

    且,这个神秘人还不是一般的大能,那种直欲崩裂天地的气息让在场的诸雄都变色,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可是面对那个人仍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是龙气,他用特殊的方式沟通了秦岭大龙!”在场的寻龙地师察觉到了异常。

    “是源天书!”有人说道,灵祎修有源术并不是秘密了,早在神城就有所展露。

    “源术竟这样可怕,天皇子在这个地方竟堪与我等一战!”诸雄全都心头一震。

    血光缓缓散去,灵祎与神秘人默契的住手了,同时向着巨大的光门冲去,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那里才是大帝仙葬!”众人大叫着,也向那里冲了过去。

    就在这一瞬间,很无数道身影冲了过去,诸多教主,各大圣主,全都在行动,没有一人耽搁,想要抢占先机。

    “都这么久了,那只死狗和贪婪的道士估计已经获得不少好处了吧。”

    ”不管怎么说,最起码五五分,我拖住这个人这么久,可不能白干。”

    灵祎暗暗思量着,脸色恶狠狠的,一想到那两货义无反顾的抛下了他,嘴角就是一阵抽动,太不是东西了。

    最终,灵祎和神秘人率先来到门前,互相防备着一起没入了那道巨大无边的光之门。

    无边的混沌气涌来,灵祎视线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到了。

    “铿!”

    仙剑碎裂开来,化为一片又一片碎片,划出炽盛的光,在一声声铿锵声中覆盖在了他的身体上,重组为一身战甲,大小合身,璀璨的仙芒照破了混沌。

    战甲仙光艳艳,炽盛如骄阳,直欲照破九天,灵祎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进入这个通道,一切都是未知的。

    谁也不知,这片古域在漫长岁月中有没有出什么问题,灵祎很谨慎,以碎痕仙剑护身。

    这是古之大帝级别的仙金,坚固不朽,即使通道崩掉也可护他周全。

    混沌弥漫,一切都看不真切,灵祎沿着模糊的方向前进着,那个神秘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对于他的身份,灵祎在心里已经有了很多猜测,毕竟北斗的古皇血脉就那么几条。

    “首先排出古皇女。”灵祎思量着,他已经听到了男声。

    “凰虚道还是火麒子,亦或者是元古。”灵祎摇了摇头,无法确定,神秘人没有动用本族的专属神术,并不好认。

    “在这里肯定还会碰见的,只是不知能否再动用龙气。”灵祎自语,也不是太过担心,他还有其他诸多手段。

    “轰!”通道一阵晃动,这条路已经到了尽头,灵祎一跃而起,脱离了出去,混沌一下子散开,他坠落到了一片神域中。

    “这是!”灵祎深吸口气,无尽的灵气扑面而来,浓郁的都要化成液体了,十分类似仙府中不死天皇遗留下的小天地。

    “哗啦。”

    “哗啦。”

    此刻的灵祎身处一片青霞荡漾的池子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着,他打量着四周,一朵朵青莲绽放,全都混沌弥漫,笼罩着不朽的神光。

    战甲一块块的脱落下,重新归于仙台中。

    灵祎蹙眉,大黑狗和段德呢?

    怎么都不见了踪影?

    就连那个神秘人亦如此,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本来都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

    如今,入眼所见,尽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莲池。

    “咦,不对,这是……”灵祎眸光一下子璀璨了起来,像是闪电划破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