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零九章 冤家聚头
    “啊!”

    惨叫声传出数十里地,青石崖前鲜血淌落,到处都是,连明净无暇的湖泊都被染红了。

    石崖上的一草一木都复苏了,化成大道符号,炽盛无比,杀伐之光横扫,这里血流成河,一道道身影被搅碎,血雨纷飞,如同人间炼狱。

    “轰!”

    “怎会如此!”灵祎心神震动,这是古之大帝级别的杀阵,突然复苏了,毫无征兆。

    虽然已经残缺大半,完整度十不存一,但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抵挡的住的,一时间惨叫连天,不断有人遭劫。

    “汪!”

    “汪!”

    而在另一片灵秀的山川间,犬吠连天,群山万壑都在回荡。

    ”啊!”

    ”啊!狗妖松嘴!”

    大黑狗身材比一头公牛还要庞大,整个人几乎扑在了老者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撕咬着蓑衣老者,差点将他的半边身子都吞下去。

    蓑衣老者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不停地抖动手臂,想要挣脱开来,就在这短短一瞬间,他被连咬了数十口,一身蓑衣都被扯烂了,浑身都是狗牙印。

    他的蓑衣已经被撕扯掉,露出了真身,竟然是一个红光满面的胖道士,此时大叫着,脸上的肥肉都拧成了一簇。

    ”无量……他妈的……天尊!这是谁家的狗没拴住啊……”

    一个一狗同时大叫着,一个是疼的惨叫,一个是咬的欢实。

    “段德!”灵祎差点没笑出来,真是他,元灵秘境一别,已经数载没有见过他了。

    且,这两极品货竟凑到了一起。

    “松嘴……妈的……”段德脸庞扭曲着。

    “妈的,死胖子,你坑了我一个灵药,这事怎么算?就你还准帝?”大黑狗龇牙道,犬齿森森,闪烁着寒光。

    灵祎眼神古怪,他早就知道这两位主碰一起肯定相性相冲,但也没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就碰撞出如此灿烂的“火花!”

    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且,看大黑狗这幅苦大仇深的模样,似乎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灵祎摸着下巴细细琢磨,这只大黑狗所谓的得来黄皮纸的说法肯定有猫腻,到底怎么回事恐怕只有这一人一狗自己知晓。

    不然,依照大黑狗的贪婪性子,这般作态,恐怕是吃了个不小的亏。

    “妈的,死狗再不放开,一定刨了你家主人的祖坟!”段德纵使被咬也不甘示弱。转头威胁道,顿时换来了更加凶猛的撕咬。

    “啊~”

    ……

    远处,青石崖前,杀光重重,诸多成名已久的高手此时都如同割麦子般一排排的倒下,没人能对抗古阵的杀劫。

    “锵!”

    黄金圣光涌现,惊人的神能涌现,顶着漫天的杀劫之光,勉强撑起了一片领域。

    这是一套黄金战衣,出现在古华皇主的身畔,它呈人形,手持黄金圣剑,背负黄金神弓,竟有生命波动。

    它是古华皇朝的传世圣兵,此时内蕴的神祗自主复苏,护住了众人。

    “不愧是不朽的神朝,带了一件无缺的神衣”许多人大喜,寻求庇护。

    “轰”

    神力汹涌,摇光圣主祭出一面古镜,吐纳八方精气,璀璨夺目,又是一件圣兵!

    “刷”

    天穹中出现一尊一米多高的石塔,缓缓转动,共有九层,为神石筑成,散发着镇压天地万物的气势。

    此地接连出现圣器,显然,各方势力都准备充足。

    很多幸存散修迅速退出了这片石崖,没有圣器的他们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轰隆隆的战车声响起,披头散发的王腾驾驶着黑色的古战车也暂时退走。

    最终,只有大夏、古华、九黎、神州四大神朝和摇光圣地等十几个大势力留在这里,他们都有非凡的底蕴。

    大夏与九黎皇朝没有圣器,却有更加强大的极道帝兵,此时相当的沉稳与镇定。

    大夏皇主天灵盖中冲出了一片璀璨光芒,震天动地的波动传出,无数修士拜倒在地,灵魂都在颤抖。

    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起,像是天龙吟啸九天,一把龙剑飞出,锋锐无边,像是可以斩破九重天。

    龙头剑锋,九爪剑纹,龙尾化作剑柄,贵不可言,纵然万轮太阳聚在一起,也没有它的光芒盛烈。

    大夏皇朝的极道帝兵太皇剑出世了,守护此地。

    一声龙吟响彻万古,它化成一道永恒之光,悬在大夏皇主的头顶上方,铮铮耳鸣,让所有人都几乎要顶礼膜拜下去。

    太皇剑昂首而鸣,璀璨的光芒爆发,混沌弥漫,一下子挡住了无尽的杀光。

    “还好,有太皇剑在此,我等得救了!”众人大叫着,有人还被困在阵中,根本出不来,当场喜极而泣。

    太皇剑,斩破苍穹,化成一道天龙,在天宇中盘旋着,璀璨的光华照耀天宇,护住了一大片地域。

    “轰……”

    突然,又是一声雷动,天宇震动,一张浩瀚的古卷从九黎神朝皇主的头颅中飞出,悬在半空中,遮盖了天地,日月山河皆在图中!

    “这是……九黎图,中州不朽神朝九黎皇朝的极道帝兵!”

    古卷横空,吐露无尽的混沌,包容天地万物,无数的杀劫之光被吞纳了进去。

    青色的石崖前,惊现两件无缺的极道帝兵,震撼了所有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传说中的兵器。

    太皇剑与九黎图悬浮在上空,缓缓旋转着,垂落下万道神光,一下子抵住了滔天的杀劫,有一种镇压万古的气息在弥漫。

    远处的山川间,帝威弥漫了过来,大地都崩裂了,正在撕咬的一人一狗一下子止住了,迅速分开。

    “汪!帝兵?”大黑狗惊疑不定的看着远方。

    “缺德道士。”灵祎一个纵身来到了近前。

    “是你,你们怎么发现我的。”段德吃惊的望着灵祎。

    “这宝贝真不错,我的天眼都望不穿,可惜你没有穿好,露了个肥屁股。”灵祎微笑。

    “妈的,原来如此!”段德一脸晦气。

    “说,这里是不是你搞得鬼。”灵祎眯起了眼睛。

    “这个……”段德干笑,搓了搓手。

    “在我面前,跑不掉的。”灵祎笑眯眯的拍了拍段德的肩膀,又指着人立着身子的黑皇道:“你信不信你都跑不过一只狗。”

    “汪!小子怎么说话呢。”大黑狗一脸不爽道,却朝段德龇起了牙齿。

    “你们,哎!”段德一下子丧了气,开始如实交代。

    “秦岭多古墓,贫道这个立志成为墓葬宗师,怎会放过这里,这个地方乃是贫道刚发现不久的,亦是一个葬地。”

    说到墓葬学,段德顿时满面红光,再次嘚瑟了起来。

    “只不过这个地方不同,葬的是一位大帝的法与道!”段德一下子郑重了起来。

    “法与道。”灵祎眸光闪烁着,他想到了化仙池,亦在秦岭。

    “那个青色的石崖是怎么回事。”大黑狗黑着脸问道,一想到被这个牛鼻子坑了就很不爽。

    “门户的确葬在那里,只是,万古过去了,山川大河大变样了,门户也在地下移动。”段德微笑道:“失去门户的镇压,古阵又破碎,徒留万古杀气。”

    “只有释放了那些残留的杀气,真正的门户自然洞开。”

    “什么?”灵祎震惊。

    “你这事干的真不地道,本皇刚刚是为死去的英灵在咬你?”黑皇一脸慈悲。

    “狗日的假慈悲,刚刚我什么都没说,你知道个屁?”段德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