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零八章 门户
    一座石崖上,大黑狗依旧在这里诅咒连连,取出各种神材,准备着各种惊世杀阵,若真是天下风云汇聚于此,说不得得血拼一场了。

    且,这片地界很不凡,也需要非凡阵纹,大黑狗很慎重,它虽然痛恨那个老头,但对于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抱有一些戒心。

    灵祎双眸五色神光流转,有大道符文在其中演化,宛如闪电在交织,灿灿迫人。

    青翠的石崖在他眼中完全不同了,上面的一草一木在他的眸中都化成了一颗颗符号,蜿蜒扭动,神光灿烂,像是妖族的神文。

    一株株青莲摇曳,明明只是凡物,却笼罩神光,有一种不朽的神性,若隐若无间,有一缕缕无上的气息弥漫,但并不明显。

    “门户在哪里?”灵祎自语着。

    他以源术观山势,观地脉,此地确实非同凡响,逆夺了天地的造化,可以肯定的是,必有惊世奇物。

    那个老者并不是无得放矢,这里也的确葬有古之大帝的法与道。

    但消息走漏这事值得商榷,这些人是如黑皇一般得到消息的吗?

    众人来到这片山崖后,有的互相防备,有的相互联手,也如灵祎一般在这里到处寻找着。

    “轰!”

    神光冲起,有人在轰击青色的石崖。

    “噗通!”

    有人跳进了湖泊,到处轰击着,水花四溅。

    然而,这里似乎有惊世阵纹笼罩,任你怎么攻击,都坚固不朽,一草一木都无法损毁。

    “据地形图记载,就是这里啊!”

    “那位前辈难不成在忽悠我等?”很多人开始怀疑了,他们很多人都见到了垂钓的老者,天威莫测。

    不过也有很多人仍然在闷头寻找,他们已经察觉到了这片地界的不凡了,怎么攻击都不会毁掉,肯定有很多古怪。

    突然,额骨生华,元神之火腾腾跳动,警兆顿升,灵祎竟然感到了一阵心惊肉跳,似乎将要有生死之厄要发生。

    “怎么回事,这里是有什么问题。”灵祎大惊,这是他的本能灵觉在示警。

    他很信赖他的灵觉,在修行了前字诀之后越发敏锐,这么年来从没出过问题,如此猛烈的示警一定有问题。

    “走!”灵祎抓着黑皇迅速后退,行字秘展动,一退就是数十里。

    “汪!”大黑狗一惊,问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先不要靠的太近,这里有古怪。”灵祎郑重道。

    “古之大帝会设局坑害后人吗?”大黑狗小声咕哝。

    不过,它也谨慎了起来,它深知灵祎这样的人灵觉有多可怕。

    他们退出了足够远之后,灵祎盘坐在地,运转前字秘,仙台五色小人光华灿灿,如同一轮太阳般炽盛。

    勾连天地,感应乾坤万物,青石崖方圆数千里的一草一木都清晰的出现在他的心海中。

    一股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九色神辉闪烁,九头独角兽拉着一辆最尊贵的玉辇赶了过来。

    这辆华贵的玉辇,通体以紫神玉打造,铭刻大道符文,贵不可言,仿佛是古天庭中的玉皇来到了人间。

    “这是古华皇朝的人!”

    “听说他们的七皇子被天皇子一巴掌…….”

    “嘘……这事不能提。”

    “不对,我记得是两巴掌!”

    “行了行了……”

    “对了,前几日还有人去刺杀他们的皇主呢,差点成功了,他们最近可真是多灾多难……”

    “九黎神朝的人也来了……”有人惊呼。

    天穹中,一个绝代倾城的女子出现,头戴凤冠,身披霞衣,肌体晶莹,如同九天上的玄女般尊贵。

    “是她!中州第二美人月灵公主!”

    “中州四大不朽的神朝竟然同时有人来了,没想到啊!”

    “摇光圣主!他竟然中了化身散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道神光大道铺展而来,摇光圣主温文尔雅,笼罩着一百零八道神环,大袖飘飘,其身后跟着摇光圣子,流淌着神辉,如同太阳神子般灿烂。

    此外,姚曦也出现了,婀娜秀丽,和摇光圣子走在一起,如同神仙眷侣。

    “他们……”灵祎摸了摸下巴,眸光闪动,东荒来的人并不多,似乎只有摇光一家。

    远处,一个古老的战车出现,隆隆开动,通体漆黑,魔雾弥漫,令人望之生畏,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立在上面,沉默不语,双眸漆黑,竟没有眼白部分。

    “王腾!”灵祎露出异色,时隔数载,再次见到这个人,有了一种难言的感觉,他的气质变化太大了,本源似乎都完全不同了。

    “那是王腾!”众人也注意到了他,议论纷纷,这是一个焦点人物。

    “几年前王腾败在了天皇子手上,知耻而后勇,苦修多年,如今已经打遍北原年轻一代无敌手,号称北帝!”

    “不愧是号称有大帝之姿的奇才啊!”很多人感叹,这是一个传奇人物,很多年前就已经少年成名。

    就是败给天皇子也没削减他的半分人气,人人皆知神之子的血脉极度可怕,在修行初期败给他并不丢人。

    很多人都坚信王腾必会卷土重来,破后而立!

    “古生灵似乎没人来。”灵祎四处感应着,没察觉到那种特殊的气息。

    “也不奇怪,他们复苏的并不算多。”灵祎摇了摇头。

    “嗯!”突然,灵祎神色一动,又出现了,那道身影!

    这次,他连本源气息都察觉不到,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影迹,一闪而没,很不真实,并没有靠近石崖,而是在周围晃悠着。

    “是他吗?”灵祎自语。

    “地狱、人世间……”灵祎神色突然一寒,他感应到了一种浓烈的血腥味,这些人竟然还跟到了中州,真是贼心不死。

    石崖前,各方势力驾到,不时有惊世人杰出现,众人议论纷纷,谈到了年轻一辈。

    “你们说,天皇子如今算的上当今年轻一代第一人吗?”有人突然问道。

    “不好说。”很多人纷纷摇头,这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问题。

    天皇子虽然强势无双,出道以来未尝一败,前途光明,但年岁终归是太小了。

    五域何其宽广,人杰层出不穷,未必没有匹敌者,有惊才绝艳者不过二十年岁就能匹敌各方教主,古来有几人有这种成就?

    “我听闻过这样一则传说,为了对付他,人族有一些沉眠无尽岁月的人杰将要复苏了。”有人这样说道。

    “沉眠无尽岁月?哪有人可以活这么久,除非如同古生灵那般?”众人惊道。

    轰!

    一阵剧烈的颤动打断了人们的谈话,青石崖突然光芒大放,碧霞冲霄,有一颗颗大道符号亮起,密密麻麻。

    “门户打开了吗?”大黑狗挫着大爪子,十分急切。

    “不要妄动!”灵祎郑重道,那种诡异的感觉依然萦绕心头。

    “成仙筑道百万秋……星殒月枯心绪愁,一眠万古帝皇落,天庭已崩何处游?”

    就在这时,一道苍凉的声音传进了灵祎的心海,令他大惊失色,寻望声音源头。

    只见数十外里的一片无人的山川间,同样有一座小湖,明净无暇,缭绕薄烟。

    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者悠然走来,不疾不徐,仙风道骨,仿佛超然于尘世之上。

    “大黑,你看那是谁?”灵祎望了半晌,神色古怪了起来,捅了捅大黑狗。

    “汪!叫谁大黑呢?”大黑狗神色不善的转过头来,瞬间灵祎的视线望了过去,一下子怔住了。

    “汪!”大黑狗缓缓龇起了森森利齿,无比激动,狗毛都乱颤了起来,迈开两条大长腿,展动行字诀嗖的窜了出去。

    “你……”灵祎一惊。

    “啊!”青石崖前突然血光迸发,惨叫连连,有惊世杀光四起。

    在这片无人的山川中,亦是惨叫连连。

    “妈的,道爷我被狗咬了!啊~啊~松口!”

    “谁家的狗没拴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