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零四章 雪花中的杀机
    囡囡!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不死城?

    灵祎心神震动,有些失神,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个女童。

    在常人眼里,她只是个脏兮兮的可怜小女孩,那纯净明洁的眼神如同一汪幽泉,红尘的一切污浊在这一双眸子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让人望上一眼就心颤不已。

    就是这样的一双大眼睛在可怜兮兮的盯着摊主,她小小的身影被一双又一双大脚挤来挤去,破烂的衣衫上满是脚印,却依旧艰难地挤在摊位前,轻声哀求着摊主。

    但是,灵祎动用天眼的话,并没有看到实质化的一个人,只是一团朦胧而模糊的光芒。

    他下意识地运转起了前字秘,一瞬间,他的元神似乎被拉入了一个浩瀚无垠的战场,看到了一幅无比可怕的场景。

    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日月星辰都在成片的陨落,只有一个绝代身影屹立在正中央,散落着灿烂的光雨,简直像是在飞仙!

    “小子,你杵在这跟个竹竿样,干嘛呢?”大黑狗纳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见到了那个可怜的小身影。

    “这是…….”大黑狗也呆住了。

    良久,灵祎才挣脱了那副画面,轻吐了一口气,浑身凉飕飕的,眼神复杂了起来,狠人大帝,真的是她!

    狠人大帝,万古来最惊艳的大帝,一介凡体杀尽诸域之王,强势证道,横扫了九天十地!

    古来最有才情之人,一句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贯穿了她的一生。

    “她不该出现在这里才对。”灵祎蹙眉。

    一旁的大黑狗也不说话了,只是盯着女童,陷入了沉思。

    “这是要结因果吗?”灵祎自语,脸色阴晴不定。

    “叔叔…………求求你了,囡囡真的非常饿。”囡囡希冀的看着摊主,大眼睛中蓄满了泪光。

    “狠人大帝,你是真的狠……”

    灵祎最终一叹,他并非铁石心肠,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天纵之资,手段铁血的天皇子,自他出世以来,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不计其数。

    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直是个重感情的人,有时心很软,这也是他为何改变了初衷,最终认同了不死一脉的原因。

    狠人大帝,不光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就这样把自己仍在红尘中颠沛流离,尝尽人世辛酸。

    灵祎实在看得发酸,最终走到近前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肉包,递给了女童。

    “吃吧!”灵祎和颜悦色。

    “谢谢大哥哥!”囡囡惊喜,大眼中噙满泪水,不顾滚烫的温度,直接开始狼吞虎咽。

    “谢谢大哥哥,囡囡没有钱还你,就送你一个礼物吧。”小女孩嘴里含糊不清,狼吞虎咽着,似乎挨饿很多天了。

    小女孩从自己破烂的小衣服中,掏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小石头,七种光彩流动。

    灵祎没有拒绝,接到手中,露出一丝异色。

    大黑狗在远处惊疑不定的转悠了许久,还是腆着脸跑了过来,诱惑道:“咳咳,小女娃,可以给我一枚吗,每天都有热包子吃哦!”

    “也可以拜我为师哦!”大黑狗直接人立而起,大爪子背在身后,一幅世外高人的模样。

    “狗东西,别节外生枝啊,秦岭去不去了。”灵祎变色,他可还不想和狠人大帝结下因果呢。

    “不耽搁不耽搁!”大黑狗死死盯着灵祎手中的七彩石头,眼睛都冒出了绿光,在不经意间慢慢靠近灵祎。

    谁知,小囡囡却怯生生地躲到了灵祎的身后,害怕的小声嘀咕:“大哥哥,囡囡怕,它是大黑狼。”

    “汪!什么鬼,本皇有这么吓人吗!”大黑狗顿时郁闷不已,脸拉的老长。

    “哈哈!”灵祎大笑,难得遇见这死狗吃瘪。

    而后,他站起身来,就准备拖着黑皇离去,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他还不想跟这么早跟一位大帝接下因果,尤其,这位还是古来第一狠人。

    然而,在这一刻,灵祎猛地抬头,他额骨生出了诡异的感觉,浑身发寒。

    “不好!”

    灵祎直接将囡囡抱在了怀里,隐在虚空中的五色神环再次出现,笼罩了他的全身。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他修成前字秘之后,灵觉日渐强大,可以预知很多冥冥中的事物。

    无声无息间,虚空裂开了,一点血光出现,冰寒刺骨,直取灵祎的头颅。

    它太快了,带着无比的锋锐之气,无匹的杀机仿佛要将人的骨头都碾碎。

    就在这一瞬间,这片时空都凝固了,原本川流不息的人群都静止了,所有人都不能动了,诸多凡人更是直接浑身冰冷,直接在杀气中死去了。

    “汪!”大黑狗睁大了铜铃般的大眼,死死地握住了金色的铃铛。

    灵祎并没有慌张,他的眸子一下子迷蒙了起来,如同混沌在弥漫,炽热的气息迸发,仿佛有数万座火山喷发了,一只巴掌大的赤凰扇动着翅膀飞了出来,冲破了禁锢。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一只小小的赤凰和那一点血光冲向了一起,所有人都仿佛陷入了寂静中,成为了一幅永恒的画景。

    “轰!”

    赤霞冲霄,如同火烧云在绽放,焚烧地虚空都塌陷了,一下子撕碎了这种诡异的域场。

    灵祎迅速撑开了五色神环,护住了这条街道,在肆虐的神力汪洋中安然无恙。

    这一击太过可怕,突然迅疾又威力无边,灵祎确信,就是一位半步大能面对这种袭杀也绝对躲不过,他若非是修有前字秘也后果难料。

    “敢到不死城来杀我!”灵祎震怒了,到他的地盘来杀他,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嚣张了。

    “啊!”尖叫声四起。

    “大哥哥没事吧!”囡囡脸色苍白,被吓到了。

    “没事!”灵祎安慰了一句。

    街道上,一片大乱,很多人四散奔逃,害怕沾染上杀劫。

    “嗡!”一声颤音传来,灵祎眸光一凝,终于看清了。

    血光再现,没有毁掉,这是一把滴血的神剑,被一道淡淡的灰影持有,一击不中,他直接撕裂虚空,想要离去。

    “哪里走!”

    灵祎冷喝,组字秘展动,虚空成阵,一道道纹络交织,天地间一片通明,所有隐在虚无中的存在都被迫展露真身。

    “轰!”

    数十道身影一起动了,数十道血光连成一点,衍生惊世神虹,这一刻像是寒冬腊月降临,杀机无垠,似寒风凛冽,共诛灵祎之首。

    “找死!”灵祎满头发丝乱舞,浪涛翻滚,黑色的水泽蔓延而出,遮天蔽日!

    他一撑开异象,这个地方顿时炸开了,其他身影直接飞逃,同时,有七道身影摒弃了神剑,额骨焚烧,光芒璀璨,直接撞在了五色神环上。

    太狠辣了,这七道灰影燃烧了自己的仙台,就是为了重创灵祎,给同伴争取时间。

    “轰!”

    血光冲霄,他们直接爆碎了,连骨头渣都没有剩下一丝。

    灵祎闷哼一声,倒退了出去,一步一个血脚印,地上鲜血淋淋,散落一地尸体,很多无辜的人遭殃。

    “丧心病狂啊,为了杀敌,直接自爆,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些疯子吗?”

    大黑狗惨叫,气急败坏,若非金色的铃铛,这种恐怖的波动,直接就削掉它的脑袋了。

    小囡囡更是害怕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瑟瑟发抖着。

    灵祎面色阴沉,这个亏吃的太大了,自他出世以来,还没有这么被动过呢。

    “地狱,人世间,来不死城杀我,你们胆量真的很不错!”灵祎寒声道,目光冰冷,出离了愤怒,他一下子就猜到了真凶。

    “铿!”

    他一只手抱着囡囡,并封住了她的视线,另一只手张开,下一刻,他直接从原地消失,纵入了虚空中,数千枚仙金碎片飘落,撕碎了虚空,在他的手中重组。

    “刷!”灵祎目光冰寒,一剑斩出,天宇崩裂,一道千丈长的寒光飞过。

    “噗!”

    一道灰影被击中,血水冲起十丈高,一个滴血的头颅从虚空中落下,坠落进街道中,引发很多尖叫声。

    灵祎全力运转前字秘,所有飞逃的身影都无所遁迹,且,他眸子神秘符号隆隆转动,这片地域仿佛再次凝固了,虚空被彻底的禁锢了。

    数十道灰影顿时如同陷入了沼泽中,越挣扎越动不了,露出惊骇之色,这正是他们用来对付灵祎的手段,想不到灵祎也有类似的手段,还更为可怕!

    灵祎冷冷一笑,连续挥动仙剑,剑鸣动天,道道寒光闪烁,不断有头颅滚落在地,鲜血喷涌,染红了街道。

    “殿下!”远处有八部众听闻动静赶了过来,见到这一地人头,顿时大惊失色,哪能不知自己殿下被刺杀了。

    “封城!给我查!”灵祎低沉地说道。

    忽然,天空中飘落下一片片雪白的花瓣,很多人不明其意,皆好奇的议论着,不死城内四季温暖如春,怎么会下雪。

    雪花瑰丽而洁白,上面染着血丝,有了有种凄艳的美。

    接着,天空中暗了下来,又一种雪花落下,呈墨色,同样染着血丝。

    最终,一白一黑两个巨大的花瓣一起落下,刻有人世沉浮和缭绕着枷锁的黑暗恶灵画面,此外,上面全有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天皇子!

    “小子,你的麻烦大了。”大黑狗盯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