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零三章 女童(第四更)
    “青帝!”灵祎的脸色阴晴不定,有些哭笑不得,秦岭,竟是这个地方。

    这是老天都在帮自己做决定吗,但是,这个地方真的不是个善地啊。

    那里有人族的盖世高手,有几乎圆满的圣灵,不过,它同样也是一片了不得的造化地。

    或许,用飞仙地来形容也不为过,无始大帝、青帝都先后在其中得到仙缘,从此一飞冲天。

    “汪!小子,你没事吧?”大黑狗狐疑看着如同变色龙般的灵祎,硕大的狗头无声无息地上前,似乎想来上一口。

    灵祎立时警觉,迅速后退,直接怒道:“妈的,死狗,你还不死心!”

    “小子,你坑我这事,咱们没完,再说了,我只是想让你清醒清醒。”大黑狗悻悻道。

    “让我清醒用得着下黑口?”灵祎冷声道。

    “轰!”一声惊天巨响。

    灵祎直接动手了,他的掌指在虚空中一按,一片五色的纹络浮现,光辉流转间,化为惊世剑阵,无数柄宝剑划破虚空,簌簌坠落,无量光华淹没了天地,宛如在开天辟地一般。

    若非此刻铭刻有非凡的阵纹,在这一掌下,整座古城都会崩开,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虚空成阵!”大黑狗大惊,但却并不慌张,它神色凝重,将金色的铃铛,抵在身前。

    顿时,滔天的杀气,无边的剑芒都被吸入了金色的铃铛中,如同泥牛入海,没有惊起一丝波澜,而后它稍稍黯淡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璀璨了。

    “果然如此。”灵祎双目射出闪电一样的光辉,盯着那个铃铛。

    他假装愤而出手,就是为了试探这个金色的铃铛,如今看来,并不是可以无限使用的。

    “汪!小子,你是不是得到了组字秘?”大黑狗望着灵祎,突然露出喜色,血盆大口咧得老大,它在阵纹方面有很深厚的造诣,一眼就看出了灵祎秘术的来路。

    “怎么,得到又怎样!”灵祎冷着脸。

    “没有,没有。”大黑狗头跟拨浪鼓似的连连摇动。

    灵祎怀疑地看了它一眼,再次拿起地图看了细细看了半晌,长叹一声,真是秦岭。

    说不得,自己真得去这一趟了。

    他斜睨大黑狗,狐疑道:“有这种好事,为什么找我?”

    话一出口,他顿时觉得有些熟悉,这不是上次自己忽悠它去圣崖时候说的话吗,天道好轮回,现在自己变成被动的人了。

    “汪!小子,这个地方需要很强阵纹造诣,本皇需要你的石棋盘。”大黑狗龇着牙说道。

    “阵纹?”灵祎在脑海中仔细搜寻了一下秦岭的信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哪个地方需要用到阵纹。

    不怪大黑狗得知他拥有组字秘一脸喜色,看来这个地方真的需要阵纹造诣,且,应该是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毕竟,秦岭方圆数百万里,

    “你这个消息是哪里得来的?”灵祎依然很怀疑,他已经让部众留意天下的一切动静,若是真有这种机缘,没道理黑皇知道他不知道啊!

    “汪!本皇……”大黑狗吭哧了一会,说道:“本皇有一个好友,是他从一个老头身上得到的消息。”

    “老头?朋友?”灵祎喃喃。

    他琢磨了一会,又看向一脸坦荡荡的黑皇道:“你说的这个好友,究竟是不是你自己?还有,这图纸是你偷的吧?”

    “汪!什么自己?什么偷?”大黑狗脸色一下子变了,恼羞成怒,而后直接翻脸了,龇起了牙齿,扑了过来,就要咬灵祎。

    “乒乒乓乓!”

    又是一阵剧烈的人狗大战之后,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无奈暂时达成了和解。

    大黑狗来为他演示这张黄皮纸。

    只见它吐出一个早就布置好的金色的古阵,聚来天地精气,顿时,皱巴巴的黄皮纸真的不同了,绽放出一缕缕浩然的气息,上面的地形画仿佛活过来一般,没一笔每一画都流动宝辉。

    “这定然是不世高手画出的。”灵祎讶然。

    且,他从中体会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境,但是太少了,难以捕捉。

    “莫非真是古经!”灵祎自语。

    “怎么样,本皇没有骗你吧!”大黑狗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黄皮纸。

    “怎么样,合作吗?”

    “好!”灵祎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

    “真是便宜你小子了,还推三阻四的。”大黑狗咬牙切齿,很不甘心,要不是为了石棋盘它是绝对不可能和灵祎合作的。

    圣崖的事情它能记一辈子。

    “正午出发。”灵祎转身就走。

    随后,他开始交代众多部众事物,并将不死药小心隐藏了起来。

    幽雨得知灵祎又要独自出发后,死活不从,一定要跟着。

    灵祎无奈,只得撑开五色神环,再次开始不停的劝说幽雨。

    他从清晨开始说,一直说到正午时分,只觉得自己头皮都开始发麻了,终于把幽雨说的晕乎乎,赶紧借机溜了出来。

    紫菱到没管他,她已经习惯自家的殿下是个甩手掌柜了。

    “出发!”

    灵祎和大黑狗一同沿着街道行走,不死城封锁了虚空,需出了城才能横渡虚空。

    “黑狐狸,我还是觉得你不靠谱!”灵祎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没谱。

    “汪!这世上还有谁比我靠谱。”大黑狗不乐意。

    突然,灵祎心中一震,猛地停下了脚步,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宛如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跟在他身后的大黑狗直接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惨叫道:“妈的,你的身体是神铁吧,怎么这么硬,疼死本皇了。”

    灵祎没有理会它,他死死的盯着前方。

    一个街角处,有一个包子摊,白白嫩嫩的包子蒸腾着热气,浓郁的香味隔着很远都闻得到,来买包子的客人络绎不绝。

    “大叔……可以给囡囡几个包子吃吗,囡囡饿,囡囡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个浑身脏兮兮,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可怜巴巴地小声央求着摊主。

    她不过三、四岁大,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和露出脚指头的鞋子,小脸上满是污迹,唯有一双眸子仿佛水晶般纯净透亮。

    摊铺人流很大,人声鼎沸,客人与摊主谁也没注意到这个女童,她小小的身影就在摊位前被挤来挤去,仿佛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不时会被踢到,露出委屈巴巴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