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九十一章 谁为王
    五色神辉流转,古棺中吸取了无数条龙气,仙茧悬在其中沉浮着,已经沉眠了两年多。

    然而,今日有变,那种忽强忽弱的气息在转变,频率很快,逐渐趋向强势,迈向巅峰,如同一个神明在苏醒!

    仙葬地的上空有丝丝电芒不断隐现,就是有感于其气息而来,只是一直没有劈落。

    “整整两年了吗?”一道声音从茧中幽幽传出。

    灵祎终于醒转了,他已经沉眠了太久,陷入了最深沉的悟道境,而这种悟道方式在这等境界中是非常难得的,很少有人能够做到一坐数年。

    这两年,灵祎收获非常大,他得到了太皇经之后,立马开始了修行,主修不死经,借鉴太皇经,这片神土中无数天地本源龙气被他化入了身体。

    同时,这个古棺很特别,最适合蜕变,开启了不死经涅槃术中的第一次涅槃,当然,如今他修有数部古经,涅槃的方式已经偏离了不死经的记载。

    两年的时间,他从内而外,从元神到每一寸血肉,都进行了脱胎换骨般的蜕变,修为激增,接连上了数个台阶,这还是他刻意放缓,注重道基的结果。

    不过,这还只是修为上的表现,最大的收获还是悟出的道果。数种古经碰撞出的慧光,照亮他心中的前路,早已潜藏在他心海中的大道之种。

    也终于抽根发芽,点燃了神火,破开了迷雾,他心中的道路,也越发清晰。

    仙府世界。

    无尽雷芒在一处地域上空云集,乌云滚滚,仿佛有一场大暴雨将要降临,十分醒目,方圆数千里都能清晰的见到。

    “这是,有人要渡劫吗!”很多人惊呼,仙葬地的异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个方位,为何这么深入,此时不该有人到那个位置啊!”

    “真的有人率先得手了吗?可是,怎么做到的?”诸多天骄皆不解,这里古兽横行,怎会有人深入这么远。

    “是碧落王还是羽化王?亦或是七皇子?”

    “我隔着一片山崖见过羽化王,应当不是他,碧落王不在这里,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谁敢与我争造化地?有我无敌!”冥王脸色冷漠,两年来,不知有多少强大的异兽陨落他手,铸就了他铁一般的意志。

    一道又一道身影动了,向着仙葬地而去,他们要弄个明白。

    他们跨过无尽的山林,很快就临近了,在此历练的都是年轻一辈的天骄,懂得趋吉避凶。

    他们绕过诸多绝壁、大湖、和密布毒虫古兽的沼泽地,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不少年轻人横死,陨落绝地中。

    “徐子轩!”冥王露出异色,隔着一片大川看到了一个白衣少年。

    徐子轩,中州年轻一代的羽化王,这种盖世体质足有一万多年没有出现了。

    这种王体,极端可怕,每突破一个秘境,就可以开启身体内的一处神藏,羽化登天、脱胎换骨,潜力无边,在中州有盖代之王的别称。

    “你是,冥王。”徐子轩温和的笑着,手中缺了一角的宝盘滴溜溜的转动着。

    在走过诸多绝地后,地平线上,一群年轻强者终于来到了这片地域。

    “这是,怎么会这样?”众人大吃一惊!

    “仙葬地呢,周围的环境很符合上人们预测的啊?”

    哪里有什么仙葬地,这是一个光秃秃的深坑,别说古药,仙珍了,连毛都没剩下一根。

    一群人直接傻眼了,根据寻龙地师的指点,当是这里才是,可为什么会是这般摸样?

    那他们这两年不白找了?

    深坑被湖泊,深渊,沼泽等各种绝地环绕着。

    在深坑中心。

    一个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黑影静静盘坐在一块大石旁,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仙茧,有五色仙辉流转。

    “这是……”一群人盯着巨大的仙茧,它神威滔滔,仿佛有一尊神明在复苏,引动漫天雷劫。

    “我明白了,这个地方真的有一处仙葬地,都被他们收走了。”徐子轩说道。

    “尤其这个结茧的存在,肯定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可是这个人看上去很不好惹。”很多人盯着蓑衣人,虽然感受不到任何神力波动,但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且,他好像快要渡劫了,我们不会沾染因果,跟着渡劫吧!”

    “在场的各位不会惧怕天劫吧?笑话!”冥王冷笑。

    “他很不一般。”一直沉默的七皇子突然说道。

    “神神叨叨的,就让我来试试他的深浅。”冥王自信的走出,来到近前。

    “想要独吞造化,你还不配!诸王并起的大世,在最终的落幕序曲中,也只能有一个王!”冥王眼神冷漠,喝道。

    在他的身后,一道黑色的神墙浮现,隆隆打开一道缝隙,有滔天杀念冲出,像是连着九幽,关着一个盖世妖魔,让正片天空都在颤栗。

    “冥王之墙!”羽化王脸上露出一丝异色,眸中满是凝重。

    “什么?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冥王体,听闻,他很低调,果然如此,在仙府世界历练几年了,竟无人认出他!”很多人惊呼,冥王的大名几乎无人没听说过。

    尤其在中州,绝对是如雷贯耳。

    冥王之墙,是其独有的天赋神术,埋有无尽神兵,永无用尽之时,可打穿世间一切敌,傲视同辈,屹立绝巅。

    而冥王之墙的背后是冥王净土,传说只有大成的冥王才能开启,有无尽神能,据古籍记载,里面可能蕴有真正的神明。

    “神墙永恒!”冥王大喝。

    那面黑色的墙壁绽放无尽神芒,无尽神兵法宝共出,血色的长矛,滴血的神剑,金色的小塔,杀机贯霄汉,令人心胆皆寒。

    诸多神兵一起冲着蓑衣人和仙茧而去,这是绝杀!

    要一击毙命!

    然而,蓑衣人依然没有表示,稳稳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轰!”

    就在这一刻。

    仙茧猛地炸开,无尽神辉冲起千丈高,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冲起,紫发飞舞,风华绝代,双眸如同两道闪电一般刺目,一掌拍落,仿佛有一整片星域坠落,天地失色,大川沉陷。

    “啊!”

    冥王大叫着,惊恐的睁大了双眼,一种莫大的神威笼罩了他,像是汪洋般汹涌澎湃,摧枯拉朽,无尽神兵破碎,散成漫天光雨。

    最后,他整个人也承受不住,鲜血迸溅,白骨块飞射,直接轰隆一声炸开,元神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