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八十七章 欲立天庭
    “无妨!是神算子的功劳,我们只是看看地势,愧不敢当!”几位老人摆摆手。

    他们是中州的寻龙地师,被奇士府的大能请出,为仙葬地而来。

    “神算子算出仙府世界深处有一处仙葬地,可能有大帝的传承,若为真,全天下都不会平静了。”奇士府大能亦感叹了一声。

    一位老地师捋了捋胡须,道“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寻到的,这方世界浩大无边,想要绘制详细的地行图吗,没有十多载的时间是难以做到的。”

    不远处,一群年轻人在这里好奇的打量着,若是让外界的人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些年轻人每一个放在中州都是名动一方的天骄,此刻却在这里扎堆出现,这意味着很多。

    仙葬地。

    神岳巍峨壮丽,上面不生草木,有仙气环绕,青鸾鸟飞舞,还有沁人心脾的芬芳飘出,这是绝世宝药的药香,简直堪与不死天皇留给他的药田相媲美。

    灵祎推开石门后,药香流动,吸入一口,就让人飘飘欲仙,如同举霞飞升了一样。

    灵祎头上的石令沉浮,万道瑞彩垂落,与整片仙土交相呼应,他一步迈了进去,神祗念恭敬的跟在后面。

    有不死天皇的气息震慑,他不敢有任何异心。

    这座洞府,在外面看起来虽然宏伟,但是却谈不上浩瀚,可是一旦进来却发现仿佛置身在另一片天地中,无比的广阔。

    灵祎一路前行,见识到了无尽神藏,比之不死天皇留给他的也不遑多让然,且数量众多。

    第一重洞府,是以五色神玉筑成的一块药田,黑土肥沃,六株古药晶莹剔透,流动仙雾,散发出的药香让人迷醉。

    上方的石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神乳滴落下来,渗入泥土中,滋养这六株古药。

    这是古药王,都有八九万年的年份了,每一株都可延命数百年。

    第二重洞府,有十几块破铜,透发出古老而玄秘的气机,光泽暗淡,仍有神纹不散,是破碎的圣人之兵,在当世,也是了不得的宝物了。

    其他的角落中,也有各种神兵利器。

    再往深处,是一处碧蓝的大湖,上方有一道天梯,为神石砌成,通向天穹深处,悬于半空,缭绕着雾气。

    灵祎一个纵身登上了天梯,向上走去,一直登到云雾缭绕的苍穹中,登临了一片万物初生之地。

    此地,灵气繁盛,化成雾霭,几乎要液化了,大地上草木丰盛,芝兰遍地,且有纯净源在形成,可清晰见到过程,仙凰飞舞,真龙盘绕,全是各种源气化生。

    这是一片与太古一样的灵界,充满了玄秘的气机。

    在这片界中界内,各种奇珍异兽都可见到,但是有一点很奇持,古木无法化形,奇兽不能度劫。

    因为,此地有一种神秘的阵纹压制了一切。

    “这片小世界保留了太古时的大道法则……”灵祎浑身发光,进入这里不过片刻间,他的道行就可以自行激增了起来。

    外界大天地的法则变了,大道高远,连斩道都无比困难,而此地则不同,保留了太古的一切秩序规则。

    “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在此修行一载抵得上外界数十年功!”灵祎眸光烁烁,有这样的小界,或许可以造就出一个超级势力。

    “幸好我早有准备,不要这样一个宝地可不好收走。”

    灵祎取出一个玉色的宝瓶,有一种特殊的大道神韵,这是不死天皇留给他的空间法器,收走整片仙葬地都没问题。

    这里灵气无比繁盛,很多水洼都是灵气化成的,千百年后,或许可以化成源。

    “神源液。”一些水洼内有这种神物。

    “价值不大!”灵祎摇了摇头,他自己都有这种东西,比这多多了。

    “嗷吼……”

    远处,传来吼声,壮丽河山都在摇动,无尽灵木乱叶纷飞。

    远处,那片巍峨山川中,有一条龙跃空而上,长达二百余支,青鳞片烁烁,龙头高昂,神角分叉如林。

    “这头兽王斩道了!”灵祎惊讶。

    另一边的天空,金色神焰滔天,那里有一株扶桑树,耸入天穹上,上面有一个乌巢,神焰炽盛。

    一只三足金乌立在上面,金色的鸟身如黄金铸成,神焰布满半边天空,如同一大片火烧云。

    一双金色的眸子冰冷的凝视着灵祎,若非顾忌跟在灵祎身后的神祗念,可能已经杀过来了。

    “赶走他!”灵祎吩咐。

    “吼!”神祗念冲了过去,直取金乌。

    “轰!”

    震天动地的波动发出,金色的太阳真火冲霄,古岳崩塌,乱石穿空,烟尘弥漫天地,若不是有阵纹守护,一切都要毁掉了。

    时间不长,几根神羽飘落,金乌一声哀鸣,飞离了古树,散落一地金色的血液,不是神祗念的对手。

    灵祎来到扶桑古树上,周围淡金色叶片哗啦啦作响,烈焰腾腾,神异非常,这不是一般的神树,若在外界,可能已经得道多年。

    乌巢内有三枚人头大的金色的卵,流动出强大的神力波动。

    每一颗卵都像一颗金色的火球,温度无比炽热,隔着很远就让人浑身有焦灼感。

    灵祎将他们收了起来,这算是不错的口粮。

    此外,一种一股神圣纯净的本源力在流淌,他取出一块神骨。

    “这是一位圣人化道后留下来的臂骨。”

    他通体剧震,圣骨蕴含有无上伟力,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件神物。

    而后,他从乌巢缝中取出一块烂铜片来,也不知道存在多么久的岁月了,绿锈斑驳。

    铜片上,密密麻麻镌刻满了小字,为太古神文所书,锈迹也难以掩盖,有大道神韵流动。

    灵祎轻轻的抚摸着炽热的铜片,心绪激荡起伏,又得到了一种古经。

    再往前走去,是一处枯崖。

    这条山脉的形状很怪,像是仙人伏尸,流动着神秘大道气机,隐隐间,似乎有人在诵古经。

    大道天音浩大而玄奥,仿似仙王端坐九天上传法,福泽众生。

    他从一处地脉中进入后,遍地都是源块,灵祎感叹着,这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他知道,在最前方,有一部完整的帝经!

    且,这个界中界更是一处希望之地,绝对可以造就出一个不朽的传承。

    “有朝一日,我若重建不死一脉,要立天庭吗?”灵祎轻语。

    天庭,这个名字对于所有修士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在荒古、太古、甚至更加久远的神话时代都有着无尽传说。

    有人说,这个名号代表了至高的荣誉,甚至与传说中的仙有关。,有人说,这个名字代表着不详,自古以来敢以此名号立教的势力下场都不是很好。

    帝尊创立的天庭,在神话时代曾经极尽九天十地之尊,却也是一朝崩,就这样成为了历史的烟云。

    至于更久远的古天庭,那可是一尊天帝执掌的,虽然笼罩着种种神秘雾纱,但据灵祎所知,最终结局也不是太乐观。

    到了如今,无论是太古的皇亦或是古之大帝,都曾有人有过重立天庭的想法,可也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