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八十章 不死道人
    灵祎心神震动,如同蚂蚁仰望巨龙,这种心灵之力太过浩瀚了。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在五色小人面前,无垠的虚空中,无尽的大道碎片汇聚而来,一道彩色神桥架设而来,完全由符文组成。

    周围的时空仿佛都凝固了,时间都出现了短暂的暂停。

    “是你吗?殿下!”一个低沉而又沧桑的声音传来,回荡在灵祎的心海。

    “是我!”灵祎回道,元神都在颤栗,毫无疑问,能有这种念力的存在定然就是不死道人,这可是一座仙藏!

    “殿下,能否带我离去?”不死道人的声音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几乎大吼出声,被镇压在这里十几万年,他几乎要发疯了。

    “我就是为你而来。”灵祎微笑,内心深处却几乎骂出声,你这么高调,是生怕封神榜察觉不到吗。

    果然。

    “当!”

    钟声悠扬,音波如涟漪般离开,无量仙光流淌,仿佛是一挂隔断了万古的岁月长河。

    这是一口由法则碎片组成的金色大钟,它轻轻一震,无尽混沌垂落,彩色神桥直接崩断了。

    “无始小儿!你不得好……”不死道人近乎疯狂了,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灵祎就感应不到他了。

    “我&*%……”灵祎强忍着控制自己的表情不扭曲。

    “汪!小子,你刚刚有没有感应到有啥不对?”大黑狗狐疑,四处打量着。

    “没有,快走吧!”灵祎不耐道,他现在想骂人。

    眼看就要取到仙藏了,却被不死道人一通操作弄没了,现在要冒险进入圣崖深处去取九秘了,也不知能否再感应到不死道人。

    他们离开断山后,大黑狗又开始遭罪了,万丈雷电不断劈落下来,每走一段距离大黑狗就会发出恶狼一样的长嚎。

    “咔嚓!”

    “嗷呜!”

    “再这样下去,本皇就要死了!”大黑狗又一次倒在地上后,说什么也不前进了,它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妈的,怪不得你小子这么大方,在这里行走,就是有一百罐神髓也不够啊。”大黑狗愤愤不已,它爪子中的神髓几乎见底了,全用在了治疗伤势。

    每翻过一座黑色的山峰,阵纹的力量就会加重十倍,虽然有棋盘在手,顺利了很多,可是以大黑狗的实力来说,再走下去稍出差池就要形神俱灭了。

    “将阵纹全布在这上面。”灵祎取出一瓶仙液,全部倒进了石棋盘中,顿时让其完全不同了,一道有一道古老的符号亮起,像是祭文,又像是道迹。

    这里霞光万道,瑞彩千条,灵祎一点都不心疼,现在可不是抠门的时候。

    “自动推演阵纹?”大黑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这棋盘还能这么用!”大黑狗哈喇子都差点留下来,望着浸入棋盘的仙液心疼道:“小子,要不你给我一百瓶神液和棋盘,我教你神术得了,不要劳什子九秘了。”

    “别废话!”

    “汪!你刚刚为什么不早用出来?”大黑狗突然琢磨了过来,看着灵祎神色不善。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灵祎正色道,眼神真诚。

    “汪!小子,要是让我知道你骗了我,下场你懂的。”大黑狗咧嘴威胁道。

    最终,大黑狗吐出了一卷残缺的古图,将其全部烙印了进去。

    一片片绚丽的阵纹演化,棋盘上竟有混沌气升起,每一颗符号都如同一颗星辰般璀璨,最终就有一片黑色的山体浮现,正是圣崖!

    “只有一角!”灵祎蹙眉。

    “这你就错了这一角正好是我们进入的方位,只要不出错,进去后绝对不会有厄难发生。”大黑狗无比肯定的说道。

    他们再次前行,这最后的一段路程无比的惊险,他们先是遇到了一阵诡异的黑色的狂风,将许多千年古木都连根拔起,卷向高天。

    一块块万钧巨石亦被卷起,如山崩地裂一样,乱石穿云。

    灵祎睁开心灵之眼,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黑色的风眼中有一双冰冷而又恶毒的眸子,在死死的盯着他们,但感知到他身上的气息后又隐去了。

    很快,他们又踏入一座山谷时,顿时感觉到了无比恐怖的灼热,像是跳进了熔炉中一样,几乎要化成了灰烬。

    这次灵祎取出了一片青色书页,蒙蒙清光笼罩了他们,不受影响。

    前方,一座高大的黑色山峰挡住去路。与其他山岳高度相等,但无比宽阔,像是一面与天齐高的黑色城墙,横在了那里,沉凝厚重。

    在这座黑山上,有很多古洞,向外喷薄神焰。炽热正是从那里溢出,隔着很远就让人承受不住了。

    “太阳真火!”灵祎目光一凝。

    “此地的太阳真火果真如无始大帝所说的那样永不熄灭,会越来越强盛。”大黑狗自语。

    “呱呱呱……”,

    山壁前,一座座古洞中,冲出一只又一只黑色的神鸦,闪烁乌光带着滔天的火焰飞了出来,但没有冲向他们,而是在空中盘旋

    “这么多的神鸦,妈的,足足有上百万只!”大黑狗一阵发毛。

    百万黑色的火神鸦,覆盖了天穹,仿佛一股黑色的洪流。

    在黑色的山体上,正中那口巨大的古洞中,神焰汹涌澎湃,一双金色的眸子睁开,盯住了灵祎,让他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气机,如同巨龙俯视蝼蚁,大黑狗都开始忍不住直哆嗦。

    “汪!妈的,本皇后悔了,就不该跟你走这一趟!”大黑狗抱怨,这里太过可怕,超出了它的心里预期。

    古洞中,那个可怕的存在像是一尊神灵一样,俯视着他们!

    黑色的山体如天渊横在前方,阻住了去路。正中那口巨大的古洞中,漆黑一片,与其他喷薄太阳真火的洞穴完全不一样。

    在那里,唯有一双金色的眸子可见,在黑暗中格外的慑人,它如来自地狱的一尊神祗,杀意无穷。

    天穹中,百万火神鸦将他们飞舞,滔天的火焰摧毁一切,除却那堵如无尽魔墙一样的黑山外,其他山峰都被烧的坍塌了,流出了黑色的液体。

    “这是自不死山切出来的山崖,相传不可毁灭,竟也要被烧的熔化了,真是可怖!”大黑狗叹息,现在先退出去也不容易了,它看向灵祎,它知道只有这个神之子有办法了。

    灵祎再次抖出那块古朴的石令,喝到:“天地鬼神共尊不死天皇!”

    “轰!”石令似乎有感于灵祎的话语,在虚空中绽放出一道道瑞彩,与大道共鸣,仿佛要复苏过来。

    不过灵祎却死死的压制着它,不输送给石令一丝法力,不让其复苏,仅借用那种苍然的大势。

    那个恐怖的存在一怔,最终熄灭了眸光,闭上了金色的眸子,任他们通行而过。

    “你的身份可真好使!”大黑狗打量着灵祎,咕哝着。

    棋盘将那一角阵纹演化到极致,不再像大黑狗那么不靠谱,总是遭雷劈,他们一路有惊无险,不断穿行过一片又一片厄土。

    虽然时常遇到诡异的生物,但只要灵祎祭出石令,就可以安全通过。

    很快,他们逐渐进入了圣崖深处,在路过一片水塘时,灵祎随意一瞥,心神却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大黑狗大叫一声,道:”天哪!轮回湖!这种逆天的东西真存在,能够看透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宏大的祭祀音在灵祎的心海中响起,在这一瞬间,他似乎踏入了轮回中,经历了成千上万年,隐约间,一幕幕影迹划过,黑色的浪涛翻滚,浩瀚无边,席卷了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