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七十四章 杀机
    夜凉如水,月光散落在大地上,灵祎背负双手静静立在幽静庭院当中,漫天星辉从天灵盖中贯入,淬炼着他的体魄。

    这是一处隐蔽的庭院,灵草遍地、花香袭人,灵气如水般浓郁。

    灵祎凝神静心,梳理着自己的计划,毫无疑问,神药种子,他是绝对不会送出去的。

    他也知道老道姑的用意,并不是多么好心,真要保护他,而是要将他看在这里,防止他离去。

    别的不说,这座庭院已经被封锁了,根本无法横渡虚空。

    他手中握着一张金色的请柬,字体凝练而柔和,为不世高手所书,灵祎猜测可能是女性。

    这是瑶池送来的,在数日后,瑶池石坊将有一场赏石大会,邀请了各路雄主和年轻俊杰,在听闻灵祎切出了两种神药后,也邀请了他。

    根据各方的猜测,他被定义为了疑似源天师的后人,因为切石风波落幕后,各大势力四处搜寻灵祎的根脚,尤其是各大源术世家更是重点寻找,最终却一无所获。

    灵祎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没有一丝痕迹,却又拥有这样惊世的源术。

    似乎只有神秘的源天师一脉可以解释了。

    “赏石大会!”灵祎自语,眸光深邃。

    他已经得到了两种神药,其他奇石对他的吸引力并不大,之所以稳住各方,没有离去,就是为了此行。

    根据前字秘的预感,这次的赏石大会非常不一般,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东西也说不定。

    若有机会,他想要多置备一些东西,毕竟,圣崖可不是那么好上的。

    “汪!”远处犬吠连连,在清冷的夜晚格外嘹亮。

    大黑狗正围绕着一张巨大的棋盘捣鼓着。

    石棋盘很粗糙,没有什么光法,上面纵横数十道线条,古迹斑斑,晃一看简陋不堪,并无出奇特别处。

    然而细细打量,这张棋盘像是一片远古战场般杀气腾腾,蕴发惊天杀势,仿佛太古大战重现人世间,杀气四溢。

    “汪!这是不死天皇留下的阵纹!”大黑狗兴奋不已,他好阵纹之道,得到这种阵道神物,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座神藏。

    灵祎瞥了一眼,他知道大黑狗擅长这个,这是不死天皇留下的棋盘,只要将神识寄托在粗糙的棋盘中,就会感觉杀劫无边,宛如置身于太古,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大战。

    不死天皇将真正太古杀劫化成印记,刻在了石盘中,以阵纹的形势保存,对于擅长阵纹的人来说有无量好处。

    且,此物还有一个逆天的功效,是他将神血散落在上才发现的。

    “有收获吗?”灵祎问道。

    ”汪!杀劫以道纹的形势保存了下来。”黑皇子用大爪子人性化的摸了摸下巴,眼睛咕噜噜的打转。

    “逆天神物啊!只要神料足够,可以复原出一些阵纹的威力!”大黑狗双眼放光。

    “这几天估计很不安定,我需要一座杀阵保命!”灵祎看着大黑狗,轻笑道:“正好,也让我看看你的阵道修为到底如何,值不值得这么丰厚的报酬!”

    “汪!小子你的心可真黑啊,让本皇给你打工,不过,你也知道,本皇身体身体有恙。”大黑狗斜着眼睛看叶凡,唧唧歪歪。

    灵祎一听就知道这只贪心的狗在打什么注意,当下取出一罐神髓,轻轻晃动,仙光四射,大道碎片沉浮,顿时让大黑狗双眼放光,哈喇子直流。

    “小子,你简直是一座人形神藏,要是将你洗劫了,等于洗劫了一位大帝啊!”大黑狗挫着大爪子,咧开大嘴,差点扑上来。

    灵祎迅速后退,收起了神髓,说道:“只要你好好布阵,神物有的是,这个棋盘你好好研究,我们去圣崖的话就靠它了。”

    灵祎一挥手,四块人头大的神源出现,镶嵌进了石盘中,顿时粗糙的石盘一下子复活了,一片又一片璀璨的符文亮起。

    “汪!”大黑狗兴奋不已,又用怀疑的眼光看向灵祎:“我怎么觉得你小子好像对那里很了解一样。”

    “我曾经去过那里,只是没有上去!”灵祎敷衍道。

    “你骗鬼呢?”大黑狗嘀咕,根本不信,不过也没有多问。

    最终,大黑狗以大黑爪子将胸口拍的砰砰作响,保证将布下一座无上杀阵,大能也照杀不误。

    灵祎知晓,这定然就是无始大帝的杀阵。

    当然,也仅是一角而已,它只掌握了这么多,大帝级别的阵纹不可能完整的存于世间,即使存在,不达到那个境界也不能完整的布出。

    不过它手上的这部分若是能够布出,就已经足够了,可杀绝世高手。

    大黑狗很有耐心,呕心沥血,不时喝上一口灵祎给的神泉,在石盘上划刻,顿时有无数符文烙印在上,神源能量的支撑下,一座杀气腾腾的绝世杀阵渐渐成型。

    此阵始一成型,就有恐怖的杀机浮现,似乎蕴藏着无尽尸山血海,超级巨大,直接冲破了封禁,将整个小院都笼罩在内,不过随后就隐入了虚空中。

    “嘿!这个棋盘真的了不得,我竟然布出了这么多!”大黑狗大口灌着神泉,吐着舌头,几乎虚脱。

    “小子,这次本皇可是下血本了,就是绝世圣主亲自来,也是有来无回!”

    “你可得给我好处!”大黑狗叫嚣着。

    “少不了你的!”灵祎递出了一罐神髓,一点都不心疼,这种逆天仙珍他还有十来罐。

    “汪!”大黑狗一饮而尽,顿时大叫起来,浑身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一团光芒包裹了它,似乎开始蜕变。

    “有了这种神物,这死狗恐怕能够加速破功了!”灵祎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等这死狗再跌落一个大境界,收拾它就更容易了。

    夜色寂静,万物静籁。

    神城却并不平静,这个天下风云际会之地,到处灯火通明,仿佛一座不夜城。

    灵祎切出神药的风波仍在持续,所有人都在热议,同时有无数道目光都投向了道一石坊。

    三更天。

    一道森然杀机笼罩天地,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对他动手。

    “谁!”灵祎刷的睁开了双眼,心中冷笑,道一石坊的承诺可真可真不值钱。

    杀意如海,粉碎真空,有不世强者到场,不止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