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六十七章 黑影
    他决定了,向北域圣城进发,那里有不死神药的种子,这种逆天的造化他是一定要取到手中了。

    不过,他也在思忖,去这个各大圣地的中心地,有些冒险,他可是知道,那座城池有些特殊,有上古时的天牢,还可以封城。

    毕竟,仙金动人心,总有不怕死的想要富贵险中求。

    若是有持有极道帝兵的势力想要暗中下黑手,那可真是防不胜防。

    “唔,没有帝兵在手,去哪里都不太方便啊!”

    灵祎无奈,他现在可谓是搅动了天下风云,稳建着想的话,就这样在人族的地盘大摇大摆的显化,似乎不太合适。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的话,若是各大圣地真的能够在明面上遵守法度那问题也不会太大。

    “总之,还是要小心为上,稳健一点。”

    灵祎摸着下巴,如今他也算是修为初成,他不打算再让护道者跟着,他要独自前往。

    “要做好万全之策!”

    ……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幽雨听得时候,不出意料直接被拒绝。

    一听灵祎要单独上路,幽雨吓得花容失色,轻声道:“不行,殿下,你的修为还太低,出山可以,我陪着你。”

    灵祎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他似乎有些明白原著天皇子怎么是那个德行了,一出生就有这些护道者陪着,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如同活在糖罐中,得不到丝毫磨砺。

    不过还好,他事先准备好了说辞。

    灵祎在她的面前坐下来,认真陈述道:“我父乃是至高无上的不死天皇,他之所以没有为我留下夺天地造化的仙珍和各种资源,就是不想束缚与我,让我释放自己的潜能,学会一切靠自己!”

    不过他心里却暗道,其实留了,只是他并没有在人前显露过。

    “我是父亲唯一的子嗣,他为了磨炼我,甚至没有将他的无上法器留给我。”灵祎一脸严肃,宝相庄严。

    不过他却在心中暗暗腹诽,你以为我不想有,还不是老头子偏心。

    ”他唯一给与我的,只有他的传承,他的大道意志!还有……整个世界!”灵祎眸光烁烁,声音振聋发聩,连五色血气都共鸣了起来,在认可他的意志!

    幽雨一时有些懵了,隐隐觉得,灵祎说的好像有道理。

    “我是一颗继承他意志的火种,是他大道的延续,是万族荣光的继任者,是将来要独尊九天十地的存在!岂能惧怕艰难险阻!”

    ……

    灵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一直说到全身发光,脑后的五色神环也越加璀璨。

    幽雨终于有些扛不住了,被说的头昏脑涨,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可是刚点头,她就反应过来,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可是,那些人族……”她如玉的脸颊上还是露出忧色。

    “幽雨姐姐,你不跟着我,也可以保护我啊!”灵祎揉了揉喉咙,嘶哑着道,他已经说到口干舌燥,嗓子冒烟。

    幽雨一怔,认真思忖了起来。

    灵祎来到她身边,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什么,热气让她的耳朵尖都红了。

    幽雨的脸上有些潮红,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她修道数千载,还是第一次与男子离得这般近。

    或者说是少年,灵祎此时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

    最终,灵祎持着一个黑色的玉如意走出了紫山,这是幽雨为他炼制的,有她的一道化身。

    灵祎取出一个玄玉台,上面刻下了玄奥的道纹,可以凝聚天势,横渡虚空,不过他眸子转了转,又收了起来。

    脚踏红褐色的山脉,灵祎始终走走停停,没有快速前行,因为他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

    可是,每次回头,却没有见到什么,用天眼观察似乎只能看到模糊的影迹。

    “还挺贼的,这种感觉……很特别!”灵祎露出异色,这个生物没有恶念,他没有感觉到杀意。

    前字秘运转起来,额骨神焰跳动。

    好一会,蹙眉道:“预测不到,看样子是有秘宝屏蔽了天机。

    ”看样子是从紫山中跟我一同出来的!”

    灵祎自语道:“没有古族的气息,难道是……”

    他的神色一下子精彩了起来。

    夜色很浓。

    万物静籁,月光如银瀑般倾洒在大地上,寒风凛冽,此时正是深冬,灵祎一路走来,很多地方都飘起了大雪。

    一团篝火跳动着,在冬夜中格外显眼,灵祎盘坐在这里,手持一个鸡腿撕咬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肉了,在紫山每天饮神泉吃灵果都要淡出鸟了。

    他在路上看到一个半人大的山鸡直接迫不及待的打了下来,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唔…..这样不行,不过瘾,以后碰到不是人形和凰形的天骄,一定要尝尝味道,那才是真正的美食啊!”

    山鸡很快吃了大半,灵祎仿佛看到了金黄油亮的大鹏翅和香喷喷的熊掌,肚子咕咕叫。

    “哎,不吃了,吃饱了。”

    灵祎突然放下了最后一只鸡腿,伸了个懒腰,直接走到了很远的一边。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模糊而巨大的黑影一冲而过,卷起狂风,将篝火都扑灭了。

    灵祎眼中精光一闪,脚下紫气盎然,瞬息而至,然而黑影同样拥有极速,在他赶到时,就已经踪迹渺然,消失不见。

    “什么?怎么会这么快?”

    灵祎一惊,这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重新点燃了篝火,那个硕大的鸡腿已经不见了。

    “嘿!我就不信了。”

    灵祎眸光烁烁,自语道。

    这可亏大了,钓鱼没钓着,还损失了鸡腿。

    清晨。

    金色的霞光洒落在大地上,为寒冷的山林间带去一丝温暖。

    灵祎再次上路了,他前行的步伐很奇怪,每一步落下,都有黑色的脚印印在大地上,且,时不时会“不小心”洒落下一些神源粒,各个霞光刺目,灵气氤霭。

    “嘿,不怕你不上钩!”

    果然,他动用前字秘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一个跟公牛般巨大的黑影在他的身后出没着,将他的神源粒全都给吞掉了。

    当灵祎整整走满一千步的时候,大地上黑雾澎湃,仿佛突然陷入了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汪,妈的,小子你坑本皇!这些神源粒都是石头!”一个声音惨叫着。

    灵祎似笑非笑,准备收网。

    突然,旁边一道巨大的黑影扑了过来,这是一只大狗,比常见的柴狗大很多,跟头公牛一般,全身漆黑如墨,方头大耳,比老虎都要块头大。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冲着灵祎咬了过去,似乎要一口吞掉他的半边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