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五十四章 成仙
    “想不到啊!乱古大帝真的将碎痕银金葬在了这里!”姬家之主叹道,任谁都想不到,最为神秘的第十种仙金乱古大帝竟然没有带走。

    传说它蕴含仙的奥秘,碎而不朽,是炼器中的圣物,古往今来所有修士莫不想得到,乱古大帝竟舍得将其留给后人。

    “可恨,若非此境太过特殊,无法将秘宝带进来,怎么会轮得到这个小辈!”有大能恨声道,嫉妒眼睛都红了。

    “先让他代为保存,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把仙金带出秘境!”五行老人露出一丝冷笑,目光阴鸷,若非现在无法行动,他一定要这个小妖孽尝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灵祎遭了大忌,一个人独揽仙金,让众多修士几乎嫉妒到发狂,就连西漠的高僧都不能淡定了,口诵阿弥陀佛,眼泛红光。

    段德也哀嚎着,声称让灵祎分他一半。

    “他为何可以提前预知到仙金的方位。”一位活化石级老者问道。

    很快,有部分人发现出了门道,灵祎总是可以提前出现在仙金出现的位置,将他拦截住,不会飞向众人。

    “九秘之前!”姜家一位活化石级老者呼吸都粗重了。九秘和仙金啊!这么多大造化集与一身,没有一人不动心。

    “什么?”很多人惊呼!

    “竟是这种秘术,可以预知一切啊!”

    “他在试炼场中得到了古木,也就是九秘,一定就是前字秘!”不灭宫少主李玄大叫,让很多教主、圣主都动容。

    这种收获太过丰厚了,梦幻的不真实。

    王腾狠狠揪下一大把浓密的黑发,神情痛苦,本来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祭坛上,灵祎才没有管其他人怎么想,此时他他手握碎片,无比的激动,碎痕银金啊!真切的握在了手中。

    “我竟然得到了它。”

    灵祎几疑在梦中,感觉有些不真实,这可是古来无数修士为之而疯狂的东西,古之大帝苦苦追求一生都没有结果,就连不死天皇的传承烙印中都提到了这种仙金,遗憾没有寻到。

    灵祎轻轻摩挲,银金瑰丽,断痕沧桑而大气,没有任何道纹溢出,所有的痕迹都被乱古大帝炼化掉了,这是无主的仙金。

    他轻轻往上一抛。

    “昂!”

    一声龙吟,一道银芒划过,龙形碎片飞到了空中,又一道银芒划过,小鼎散去光华,也成为一块晶莹的碎片。

    “铿!”

    两块碎片猛地撞到一起,绽放出璀璨的光华,对接在了一起,严丝合缝,虽然碎痕清晰可见,却给人一种它是完好无损的感觉。

    “破碎之金,大道之痕。”灵祎啧啧称奇,他将那颗七叶小草按了上去。

    “铿!”

    仙光流动,毫无疑问,又一块碎片补全了。

    “他在重组仙金!”众人吃惊,皆大睁着双眼,想要参透这一种仙金的奥秘,自古以来就没几个人真切的见过。

    “这是古之大帝都求之不得的仙料,他若是真的集全,一定能打造出瑰宝级法器。”天妖宫灰衣老人羡慕道,他也很想得到,哪怕是一小块。

    “那也得有命炼器才是。”徐天雄漠然道,扫了一眼灵祎,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将灵祎视为待宰的羔羊,只等场域一解除,他们就会将他搜刮干净,部分人还会将他搜刮干净。

    诚然,很多人已经察觉到了,灵祎来历不凡,但是,那又如何?

    从他得到仙金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抛下了所有的顾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是这种旷世仙珍。

    众人的想法灵祎并不知晓,却能猜到一些,前字秘太过玄妙,一旦运转起来几可通神,他能感受到浩浩荡荡的杀意,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灵祎将仙金简单的祭炼了一番,划破手腕,洒上一些五色神血,光辉灿烂,蕴生神秘符号,还带着些许混沌气。

    神血在金属上流动,仿佛银水晶般的银金越发晶莹了,他初步在银金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而后,将这块仙金祭出,他在场域中不可以随意行动,但银金可以。

    碎痕银金划破虚空,径直飞到了黑洞上方,这样灵祎不用再辛苦收集了,有同源的碎片飞出会自动对接。

    果然,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铿锵声不时响起,无数银色的光华汇聚而上,填充进了银金中。

    渐渐地,银金越来越大,重组后竟足有半米高,流动宝辉,没有任何杂质掺杂,散发着至神至圣的气息,静静地悬在黑洞上方,伴着无尽的混沌气,仿佛万古青天沉浮,有“道”的气息弥漫。

    无数修士眼睛都看直了,这么大一块仙料就是古之大帝也要动心,更遑论他们。

    “小子,祭坛可是我挖出来的,你不分我一半没天理啊!我陪你出生入死,可还什么都没得到呢,做人要厚道!”段德大叫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得到了古经!”灵祎没有理会段德的眼神。

    “这能相提并论吗,有本事咱俩换换!”段德撕心裂肺的叫着,这么大一块瑰宝这能眼睁睁的看着的感觉太糟糕了。

    灵祎直接无视了他,眸光烁烁,碎痕银金重组后自动飞了回来。

    重组后碎痕银金没有具体的形状,只是粗略的组合在一起,形似一块木头,很没有规律。

    “极品粗胚啊,我的证道之器有望了!”

    灵祎心情大好,他自己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仙料,九秘!哪一种不是瑰宝?

    “轰!”

    巨大的黑色祭坛晃动地越发厉害,整个祭坛上都是裂纹,即将彻底毁掉。

    灵祎一惊,忙把银金收进苦海,然后在神凰翅的护持下走下祭坛,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黑色祭坛最后一震,喷吐出无尽的光华,而后猛地崩碎,秘境共鸣,仿佛万古诸天同时抖动,恐怖的场域支离破碎!

    数十道生之路同时亮起,这是秘境即将彻底化为葬地的表现。

    “哈哈哈!”很多修士大喜,终于脱离那种该死的束缚,一时间天空中满是虹光,他们追逐着那些无处不在的光团。

    但是,更多的人盯住了灵祎,恐怖的杀念汹涌而至。

    段德吓得脸色惨变,嗖的一下飞离了这里:“这小子,别怪道爷不帮你,反正你自己福大命大!”

    “灵兄!”远处,妖月空一叹,被灰衣老者拉住了。

    灵祎目光平静,复杂地扫视了周围巨大的废墟,他在这里得到了太多。

    “该离去了。”他轻语道。

    “还想走?”一声冷笑传来,前方,五行老人出现,负手而立,脸色充满了杀意和贪婪。

    “留下仙珍,向天下人请罪吧。”身后,一个活化石走来,正是大衍圣地的金衣老者。

    无声无息,徐天雄带着徐恒出现,站在天穹上。

    东荒诸多势力,不灭宫与万初等皆有数十位大能出现,阻拦他的前路。

    “血债血偿!”这是很多圣主级人物的低语。

    “听说碎痕银金拥有成仙的秘密。”灵祎笑了,浑身雾霭散去,露出雪白的牙齿:“诸位,你们想成仙吗?”

    “轰!”

    无边的紫意笼罩了这片废墟,雷芒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