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五十章 元灵之秘
    一缕缕血红的光芒刺透虚空,荒凉死寂的气息传了进来,整个试炼场如同破碎的镜子般,将要崩碎,和大世界相连,不复存在。

    外界,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巨大无边的道图即将崩溃。

    这意味着什么?

    试炼场将要和外界贯通,不在有三十岁的限制。

    “哈哈哈哈!”五行老人狂笑:“孽畜,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大衍圣地、万初圣地、不灭宫等各大势力一起望向了灵祎,眸光冰冷。

    “段德,这是怎么回事!”灵祎磨牙,他真是信了这个无良道士的鬼话,现在这种状况完全令人措手不及。

    “不应该啊?”段德也呆住了,在祭坛上四处丈量摸索着,嘴里嘀咕:“以我这么多年的墓葬经验来看,不会错的。”

    “破绽很明显了,应该是故意留给后人的。”

    听着段德仍然在那里神神叨叨,灵祎简直是一头黑线,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仿佛已经听到了五行老人、徐天雄等人的怒吼。

    “现在怎么办?”灵祎瞪着段德,几乎想要掐死他。

    “再等等!”段德这次不知中了什么邪,竟然无比坚定,守在了祭坛旁。

    “我的古木啊!”灵祎撮牙花子,那个插入了祭坛凹槽中的古木竟然开始燃烧了起来,化成黑色的液体浸入了祭坛中。

    “轰!”一声巨响,乾坤崩塌,道图撕裂,试炼场彻底解体。

    “吼!”一声声大能吼啸响起,所有人都朝这里冲来,王腾脸色一变,最后不甘地看了灵祎,驾驶着金色古战车离去。

    灵祎长叹一声,事到如今,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了。

    就在这时,一种强大的场域扩散而出,定住了所有人,空间与时间仿佛同时凝固了,这时一种无与伦比的势,没有人可以行动。

    巨大的祭坛上乌光烁烁,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辉,仿佛一座神魔坛。

    灵祎嘴巴张了张,说不出话来,他和段德离得最近,都不能动了。

    一种极端古老而宏大的气息在弥漫,扩散而出,一瞬间人们仿佛来到了开天辟地的时代,徜徉在岁月的长河中,没有了过去,现在,未来,诸般时空归一。

    血色残阳下,诸雄颤栗,在这一刻,天地间所有修士几乎同时拜倒了下去,不由自主的叩首。

    这是发展灵魂的臣服与膜拜,

    古之大帝!

    此刻没有一个人出声,可是却是所有人的共识,只有这样的无上至尊才有这样的至高威严!

    灵祎的灵魂也在不断的颤抖着,共鸣着,若非刚好处在祭坛旁,肯定已经也拜倒了下去,没有人能够抗拒这样震古烁今的威势,如同蝼蚁面对皓月。

    “狗日的段德,你到底挖出了什么东西。”灵祎骂道,他现在很慌,这个祭坛太过诡异,竟涉及到了古之大帝。

    现在的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没有人能预料到。

    段德也是直接脸绿了,他也感觉自己似乎玩砸了,低声叹道:“那种存在的手段果然不可揣度,我太贪心了。”

    “无量道士,呸,&%¥……真不靠谱!”灵祎简直想要掐死他。

    最后段德也急眼了,说道:“别光甩锅给我,你忘记了这个祭坛是你我合作搞出来的吗,没有你的古木我也做不成啊!”

    就在灵祎和段德互相指责时,整个秘境再次开始崩碎,这片地方一片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只有一个祭坛无损,古朴而浩大,黑黝黝,很神秘。

    古木静静的燃烧着,喷吐出无尽的混沌气,将那里映衬的一片迷蒙,突然,祭坛开始崩裂,众人皆惊,灵祎的心脏更是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裂口处道纹密布,与整个元灵秘境共鸣,显化出了昔日的时光碎片。

    接着,一幅幅、一幕幕的画面闪过,全是人们全部震撼,躯体颤抖,他们也许能够得知昔日!

    “轰!”

    时间的力量在流动,如同惊涛拍岸,海啸连天,仿佛岁月长河真实显化在了人间。

    恍惚间,人们看到了昔日的元灵圣教,宏伟的宫殿连成一片,灵气繁盛如水,和现在和破败景象截然不同,诸多强者来去间,虚空发出雷鸣。

    这是曾经俯视东荒,执掌亿万里江山的无上大教!

    直到有一日!

    天地变色,无边的黑暗笼罩了大地。一直巨大无边的手掌从天而降!

    那只大手太过恐怖了,仿佛从永恒未知之处探出,遮蔽了整个世界,带着恐怖的杀机,即使是透过时光碎片,也让人元神颤栗。

    那是一只灭世之手,炸开天穹,粉碎了一切,一座又一座天阙炸开,成为尘埃。护教古阵自主复活亦无用,被打碎成无尽的光华,什么都都不复存在了。

    无数生灵直接爆碎,血水染红了大地!

    “这种气息!”灵祎震撼,这正是那个巨大的祭坛上的至尊气息。

    众多修士也是无比震惊,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古之大帝出手,原来传说是真的,元灵圣教竟然真的灭于大帝之手。

    “乱古,你要赶尽杀绝吗?”

    一声怒喝震撼了万古长空,人们终于知道了是谁覆灭了这一教,竟是北原那无比神秘的乱古大帝。

    这是一个中年人,从废墟中冲起,一袭白衣,黑发浓密,雄姿伟岸,手持一把耀得人睁不开的仙剑,逆着灭世的气机而上,要杀大帝!

    这让人真惊不已,此强者绝对功参造化,修为深不可测,不然怎么敢对古之大帝亮剑!

    “轰!”

    人们都大睁着双眼,想要见识一下真正的大帝神威,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万古来少有的神战,没有记载在史册中是莫大的损失。

    但可惜,剑掌交击,无穷混沌雾霭出现,将一切都掩盖了,他们见不到神战的真正景象。

    “这可是真正的大帝出手啊!”所有人都心潮澎湃,难以自抑,与存在于古籍中的大帝不同,这可是活生生的,没有不想见识其无上风采,可惜无法看到。

    “穿透过去,穿透过去啊!”灵祎几乎瞪裂眼眶,天眼开到极限,想要穿透雾霭看到一切,但是,这是时光碎片记载下的痕迹,不是真实的,他一无所获。

    不过,很快,不过数息间,混沌散开,天地间一片破败,人们再次看到了那只恐怖的手掌。

    可是,那个中年人却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那柄璀璨的仙剑碎成了无数块碎片,带着银色的尾焰,坠落下了大地。

    这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大帝之威严不可触碰,是一界的最高战力,无敌的代称。

    “形神俱灭了。”灵祎的天眼捕捉到了一些正在消失的生命印记。

    天地间各种毁灭之力肆虐,这一界都要不复存在了,不过,就在最后一刻,那只大手轻轻一抹,破碎的天穹再次复原,风平浪静了。

    接着,那只大手缓缓淡去,破碎的血色大地上,出现一道黑衣身影。

    他背对众生,负手而立,那种浩瀚的气势难以言表,仿佛整个世界都匍匐在他的身前,宇宙万物在他的面前都如尘埃般渺小。

    乱古大帝!

    不用说,所有人都知晓了他的身份。

    “那是!”有人惊呼道。

    众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那柄本来已经被打碎的仙剑竟然再次出现了,且完好无损,静静地悬在乱古大帝的面前,流动着梦幻般的光泽,仿佛一颗璀璨的星辰,耀得人们睁不开眼。

    “它不是碎了吗?”五行老人颤声道。

    “不,传说中有一种仙金是不会碎的!”天妖宫的灰衣老者声音也在打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诸雄的眼睛都火热了起来,他们同时想到了一种传说中的仙珍,自古流传。

    “哎!”一声苍凉的叹气,所有人都听到了乱古大帝的声音,带着充满无限的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