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四十九章 祭坛
    天穹下,金色的神山上光辉灿烂,灵祎手持强势面对所有人,面上雾霭缭绕,看不清真容,只有一双眸子犀利慑人,如同两盏神灯,压的所有人要窒息。

    灵祎以道宫之身逆伐王王腾,不过数招之间就已经占据了上风,这实在让人有些不敢相信,太过虚幻,这可是天纵之资的狼神啊!

    很多老辈人物都很看好他,言他又大帝之姿,今日就这样被人剥落了神环!

    “那是,天眼!”姬家之主眼神一滞,一字一顿的说道。

    众多修士都被惊住了,在这等年纪修成天眼,如同神话一般。

    “小辈!”五行老人咬牙切齿着,脸上却也难掩震撼之色,这样一个妖孽,实在太过可怕,连天骄级别的人物都可以跨秘境击败,他的潜力到底可怕到了什么地步。

    他突然想到,他们和灵祎之间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的,若是此子日后成长起来,他们这些人会被清算吗?

    “不能让他活着走出秘境!”五行老人脸上闪过一道凶芒。

    此时此刻,不止他一人这么想,大衍圣地、万初圣地、不灭宫等所有通缉灵祎的大势力都有了危机感,灵祎的潜力让他们每个人都深深不安。

    甚至连与灵祎并无仇怨者,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这样的奇才一旦成长起来,谁能制衡,难道真要任其将来崛起,凌驾于诸圣地之上吗?

    一些圣地之主看向灵祎的眸子都变得深邃了起来。

    而在试炼场,一时间鸦雀无声,很多年轻人心胆皆寒,飞速后退,脱离这片战场,不敢争锋。

    外界很多人也很紧张,生怕灵祎突然“发狂”,将他们传人击毙,那将是一场席卷天下的滔天大祸。

    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这位可是有“前科”的,在黄石城砍圣子级人物可是没有丝毫留情。

    五行老人、大衍圣地活化石等大能都死死盯着他,恨不得能够吃了他。

    “咦!”立身石台前,灵祎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力量作用在他的元神上。。

    灵祎的元神何等强大,在这里却隐隐开始壮大,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滋润他的元神。

    这让他很吃惊,且,通过这个石台他可以直接捕捉到古木内的符文,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道韵在逐渐烙印向他的心海,两者有着密切的关系。

    “好东西啊!”灵祎望着石台,眼神火热,若是时时籍此修行,对他的元神将有巨大的好处。

    同时,他终于洞悉了原著中为何叶凡得到古木却迟迟没有得到前字秘了,这个石台是个重要的引子。

    灵祎眸子神秘符号自行转动了起来,开始推演前字秘,他已经得到了完整的法诀,但是这一秘太过繁奥,不可能立刻修成。

    “啊,我是无敌的!”远处,王腾惨叫着,一咬牙,直接用帝剑斩去了带着神火的半边身子,星辉般的天地精气汹涌而来,他修补好了伤体,只是脸色还是很苍白。

    “你让我怒了!”王腾怒吼,想他自出道以来,一路所向披靡,同辈中没有一人可以阻挡他的脚步,而今却被人逆行伐仙,打的这么狼狈。

    尤其看到灵祎将古木握在手中,更是恨欲狂!

    这是他从一种无上传承中获知到的消息,为了今日,筹谋许久,借诸圣地之力开启试炼场,可是此时却成全了其他人!

    “乱天,乱地,乱古圣决!”王腾大喝,无量神光爆发,四灵再次显化,将他拱卫在中央如同一尊神灵。

    这是一种极端可怕的神术,一种无形的场域笼罩了灵祎,整个时空似乎都乱掉了,分离成了很多块。

    “那是,乱古大帝的法!”一位活化石级老者惊呼。

    顿时,诸多修士皆惊,乱古大帝无比神秘,乃是北原自古以来唯一一帝,狼神竟是得了他的传承,难怪如此强大。

    与此同时,那几个一直很沉默的疑似超越四极境的人一同出手,共有五人,浩瀚的法力让灵祎都变了颜色,他们不可能放弃九秘。

    几大威力巨大的杀式一同镇压,让灵祎都不敢大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能在三十岁以下修到这等境界,怎么可能会是凡俗,且,他们还有境界优势,也许,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吼!”

    灵祎先是一声大吼,五色血气沸腾,一直巨大的仙凰飞起,直接冲破了扭曲的时空,接着展动五行战法,一道道剑气无差别攻伐向了所有人。

    轰!

    剧烈的大碰撞中,灵祎肉身晶莹,眼神清凉,再次冲起,和几人战在了一起,激烈搏杀。

    王腾也参与了进来,有其他人分担,他彻底放开了手脚,乱古秘术尽展,终究绽放了了这一无上传承应有的风采。

    战气四溢,几人大战到沸腾,震的金色的神山都隆隆抖颤了起来,不过却没有崩裂,此山刻有法阵。

    “轰!”中州的传人黑发飞扬,金衣猎猎,一招一式都没有神彩溢出,中正平和,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灵祎以五行剑气对付他,同时神凰翅每一次震动,都会迸发出数十道杀光,无差别攻击所有人,而他自己则脚踩紫极神步在几人中纵横冲击,硬撼王腾的帝剑和其他几人的杀式。

    “咚!”

    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亦有神妙步法,追到近前,一掌拍落,数十道龙气纵横,铺天盖地而下。

    灵祎眸光一凝,一掌拍落,直接硬撼,而后肉身巨震,倒退了出去,嘴角竟溢出了一丝血迹,这个人是最有威胁的,甚至超越了王腾,灵祎怀疑他应该在化龙秘境走出去很远了。

    “让我流血了!”灵祎自语,这是他出山以来第一次负伤,却并不沮丧,血液反倒逐渐沸腾了起来,这是他期待的感觉,全力一战的感觉!

    他们纠缠着,大战着,一路从神山上战到了神山下,灵祎杀到了狂,天眼中迸发出一道又一道光束,几人都避开,不敢硬接,而后他更是直接将石台拎了起来,当做武器劈砸,威力惊人。

    突然,他再次听到了段德的声音。

    “小子,我找到阴坟了,快将那块古木给我,我们说好了送你造化的。”段德大声呼喊。

    灵祎下意识地转头一瞥,本来没想搭理他,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此时这个胖子满身污泥,药田被他刨出一个巨坑,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祭坛,上面黑色的道纹一缕缕,竟有一丝古之大帝的气息在弥漫!

    “快将它给我!”段德急的都快跳了起来:“祭坛已经重见天日,存世不了太久了!”

    灵祎微微犹豫了一下,真的将古木丢了过去,反正他已经得到了前字秘,如果真被坑了也认了。

    王腾几人同时伸出大手抓过去。

    灵祎长啸着,神凰翅展动,将几人都卷到身边,王腾眸光冷冽,他们再次大战起来。

    另一边,段德接住,喜滋滋地探出元神。

    “妈的,怎么什么都得不到。”段德一脸沮丧,没有石台,他无法得到前字秘。

    “死胖子,你快点啊!”灵祎大喝,一脸黑线,他就知道这个胖子不靠谱。

    “哎!”段德唉声叹气,爬到祭坛上摸索着,最后将古木插到一个凹槽中。

    “到底有没有用啊!”灵祎大声问道,这边厮杀到了白热化,他认准了中州皇朝的传人,几乎毙掉,那边却迟迟没看到动静。

    “兴许有用吧。”段德不确定的说道。

    “轰!”

    突然,天地变色,风起云涌,无边的血光透发了进来,血日上的巨大道图波荡着,竟然开始解体了。

    一道道虚空裂缝崩裂开来,蔓延向了所有人。

    灵祎和王腾几人被迫终止了战斗,他飞到了祭坛旁,抬头望去,试炼场竟然开始和外界相连了。

    而等在外面的……是一群大能……

    “段德,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