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四十三章 元灵圣教
    所有人都呆住了,眼前的这一幕太过惊人。

    灵祎紫衣飘动,到了光道近前每一步落下脚底都会浮现一片璀璨的符文,瞬息隐没,那是源天纹络。

    然而,他却并没有走进通道中,而是一头扎进了光道外部混沌迷蒙的雾霭中,妖月空与灰衣老者等人亦是小心翼翼地跟随他的脚步前行,走进了雾霭中。

    没有意外,没有惨叫,一切都很平静,无人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们没有走我们打出的生之路!”有大能低语,感到不可思议。

    “为何会如此,难道说这个通道并不是生之路!”

    众多修士一下子炸开了锅,眼前所见太过离奇,光华璀璨的通道竟是一场骗局,收割生命的陷阱。

    五行老人铁青着脸,刚刚还以长辈的姿态信誓旦旦地教训小辈,结果转眼就被人打脸,这种感觉很不好,跟吃了个死孩子样难受。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目露奇光,他是中州的寻龙地师,盯着入口看了半天,自语道:”原来如此,生之路是没错的,这个光道是地脉中的杀机所化,真正的生之路需要自己走通!”

    东荒的一些奇人和源术世家的人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此时,但凡对山川地脉有研究的奇人异士都吃惊,龙行地实在过于可怕,想要通过需要极其高超的奇门异术才能够堪破迷雾。

    “这个少年很不简单啊,小小年纪竟有这份本事?”有人说道。

    “是啊,看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却比诸多前辈还要厉害。”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传说的源天师的传人啊?”

    这个说法很是火爆,若真是源天师的传人出世,定然会引爆天下风云,各大圣地都会对其礼遇,视为座上宾。

    东荒的一些源术世家也是眸光闪动,同为奇人异士,他们太过了解堪破此地迷雾需要什么样的造诣了。

    “哼,一时侥幸算不得什么,这里危机重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陨落在这里,一切成空。”一个源术世家的年轻人冷笑,很不服气。

    “诸位,如今既已寻到生路,不要误了如秘境的好时机。”姜家的一位活化石级别的老者开口,缓和了一下气氛。

    诸圣主级人物齐点头,奇人异士们在前开路,绕过巨大的光道,走入了迷雾中。

    而在前方。

    妖月空、灰衣老人等人都进入了雾霭中,周围一片朦胧,如梦似幻仿佛,一切都不可见,十分诡异。

    “灵兄,此地真的是生之路吗?”妖月空神色紧张,他有着非同常人的灵觉,总是觉得很不安。

    灵祎脚下成片的源天纹络闪烁,繁奥莫测,沟通地脉,获知正确的路径。

    “生之路是没错的,如今地脉中的杀机很弱了,只要不走错,可以轻易的避开它们。”灵祎神色平静,游刃有余,此刻他无比庆幸在紫山得到了源天书,不然面对这种诡异的绝地只有束手无策了。

    灵祎在前开路,其他人紧跟其后,他们觉得脚下似乎是踏在云雾上,软绵绵的。内心紧张而又激动,毕竟传说中的元灵圣教可是蕴含着无尽神藏。

    元灵圣教的古经、绝代强者的证道之路,九秘等等,每一种都可以令天下人疯狂!

    灵祎心中也很不平静,段德的“阳墓”与“阴坟”之说他还牢牢记在心里,在这条路上走的越深他越是能够感知到这里的不凡。

    “啊!”

    旁边和后方,不时有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令众人心惊肉跳,毫无疑问大批修士都进来了,不断有人丧命。

    每个人都很紧张,不敢放松,前车之鉴,大能都陨落了。

    “大家跟紧我,不要偏离太多。”灵祎又提醒一句,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感知到这条路即将走到尽头。

    “小友,我们还要走多久?”灰衣老者说道,他发丝枯败,很衰老,精神头却却不错,额骨元神之火腾腾跳动,如同神焰般慑人。

    “不远矣。”灵祎道,谨慎地打量着四周,他感受到了一种死寂的气息,能够作用在人们的元神上,令人似乎处在万古长夜之中,无比压抑。

    天妖宫众人小心谨慎地跟在灵祎的后方,走出去半个时辰,雾霭渐渐淡化了,他们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有仙辉流动,绚丽无比,恍惚间,人们似乎看到了苍龙吟啸,麒麟俯卧,古殿成群的壮丽景象。

    周围仙山环绕,古木通天,摇曳出万道神光,映照的天地间流光溢彩,芝兰遍地,古药飘香,一挂灵气汇聚成的瀑布从绝壁上而下,流淌在一个霞光四溢的仙池中,将无数的古殿围绕其中。

    “这就是元灵圣教遗址吗!”众人激动万分,这可真是是天下难寻的仙土啊。

    如此壮丽景象让人难以置信,几疑在梦中,这哪像是进入一片遗址,简直如同仙域啊!

    “不对,这些都是虚妄的,是昔日的‘景’。”灵祎凝重地道,他的天眼堪破了一切,十几万年前的大教怎么可能保存的这么完好。

    他的眸子中神秘符号隆隆转动,两道炽盛的神光射出,周围的景物仿佛镜片般破碎开来,一股无比荒凉死寂的气息铺面而来。

    “天眼!”灰衣老者一惊,在这等年岁就拥有天眼太过惊人。

    一阵黑暗过后,真实景象映入眼中。

    入眼望去,这是一片荒凉的血色大地,如同是被鲜血浸染过一般。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大废墟,都处都是断壁残垣,打造宫殿所用的神石也在岁月中失去了神性,没有光泽。

    很多残碎的瓦片和干涸冷硬的泥土混在一起,充满着死寂的气息,几座山头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全部由赤红的岩石组成。

    天空中斜挂着一轮血色的残阳,忽明忽暗,没有任何温度。

    一座通往大殿的通天古桥折断成数截,被杂草丛淹没,在他们脚下,一个巨大的牌匾失落在这里,腐蚀地不成样子。

    上书的几个古字模模糊糊还可以看清:元灵圣教!

    “这才是真实的景象!”灵祎说道。

    众人默然,曾经叱咤东荒,执掌亿万里江山的无上大教,繁盛到了极致,到头来却是这般凄凉光景,令人唏嘘不已。

    “轰!”

    前方一座坍塌的大殿裂开,坠落下了破烂的尸体,浑身长满了黑毛,探出一只腐烂漆黑的大手,拍击了过来。

    “桀桀!”

    阴惨惨的笑声传来,这是一具通灵古尸,在血色夕阳下无比渗人,眼睛中没有眼白部分,十分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