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四十二章 生之路
    “轰隆!”

    天摇地动,诸多大人物共同出手,开东荒多年未有之盛事!

    一道绚丽的神芒冲起,神威浩荡,所有人都战栗了,几乎要拜倒在地。

    一个紫衣中年人威严的立在半空中,头顶一个巨大的古镜沉浮,吞吐精气,一瞬间就几乎抽空了黄石城的精气。

    它轻轻射出一道炽烈的仙光,撕裂虚空,打在巨坑之中。

    “轰!”

    无比恐怖的波动涌出,大片的的大地无声的消失了,直接化为虚无。

    天际上的诸多修士更是跟下锅的饺子般大片的坠入,无法飞行了。

    “虚空境!”有人大叫道。

    地面上的很多修士也瘫软在地,难以支持。

    这就是姬家的极道帝兵,仅仅催动出一丝力量就如此可怕,人们很难想象要是全力催动起来它有会有怎样的神威。

    绝对可以轻易打穿大地,蒸干汪洋!

    灵祎亦是大吃一惊,这种恐怖的神威让他都几乎站立不稳。

    “这就是极道之威吗?”灵祎深深被震撼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见到到无上帝兵的一丝风采。

    几乎在同一时间,又一股滔天的神威冲起,黑云蔽月,恐怖的威压弥漫整个黄石城,一道乌黑的神光飞向秘境裂口。

    摇光圣地的帝兵。龙纹黑金鼎亦出现了!

    “唳!”

    赤焰燎原,占据半边天际,无边神焰凝聚为一只神凰,飞向了秘境裂口。

    以凰血赤金铸成的神炉!

    姜家的恒宇炉!

    “究竟来了多少帝兵啊!”灵祎忍不住嘀咕,这可真是大场面,同时心里也一阵没底,下意识捻紧了指尖的一根发丝。

    “王腾,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徐恒、五行老人等大能也一齐行动,各展手段。

    有金色的古塔,碧绿色的桃木剑,青色的翠玉葫芦,各个恐怖滔天。

    “轰!”

    经受了如此恐怖的轰击过后,秘境入口彻底逆乱了,各种光芒耀出,空间碎片如一粒粒碎裂的镜片般飞舞,有混沌气掺杂其中,宛如在开天辟地。

    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无尽的光雨散落,宛如飞仙之光,它们缓缓凝聚在一起,竟形成一道巨大而璀璨的光道,雾霭弥漫,通向一片未知之地。

    “打开了!”有人惊呼!

    “出现了,生之路,有帝兵果然事半功倍,这么快就打开了秘境!”诸多修士面色无比喜悦,这可是大造化啊。

    雾霭流动,里面似乎是一片宏达的世界,若隐若无间,露出一隅,麒麟吟啸,仙凰横空,还有成片的古殿,仿佛仙域裂开一角。

    “灵兄!”妖月空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神火热。

    “不用急!”灵祎眸子深处的神秘符号周围浮现成片的源天纹路,他的天眼真的神秘而强大,天生可推演万法。

    诸多修士开始争先闯入,速度飞快,都是强者。

    而诸多圣主级人物也并没有没有急着进入,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发生了惊变,雾霭中惨叫声此起彼伏。

    “啊!”很多人绝望的惨叫。

    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每一个都胆寒不已,本来已经冲到雾霭前的众人硬生生刹住了脚步。

    隐隐间,光华璀璨的光道似乎黯淡了,有淡淡的血光浮现,惨叫声过后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浑身发冷。

    “都……都死了!”有人颤声道,指着前方,牙齿都在打颤。

    刺鼻的血腥味从雾霭中飘出,弥漫这片地域,静静地诉说着这一大批修士的结局。

    “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呆住了,刚进入通道就有一群人同时遇害,这个秘境远比人们想象的邪门。

    雾霭浓重,血雾飘散,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埋葬在了这个通道中。

    神圣而璀璨的光道就仿佛一个张开的巨大的口袋,吞噬着人们的生命,这让人无比悚然,雾霾很诡异,伴着血雾,难以望穿。

    很多人胆颤,这才是入口而已,天知道在秘境深处还有什么,这座遗址沉眠地下十几万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我放弃了!”不少人果断作出了决定,神藏诚可贵,但是生命价更高,那就可悲了。有些人很干脆,直接离开了这里,没有一个人嘲笑,懂得取舍这也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大智慧。

    “荒古的大教果然不会这么好进的!”有人叹道,后方很多大能和奇人异士一起推演,全都皱起了眉头。

    虽然发生了诡异,但是人们不可能就此止步,一些人神色冷漠,各自祭出了法器,兵锋冷冽,就要直接杀进去。

    姬家之主再次祭出了虚空境,就要轰击。

    “不要,秘境已开,承载不了太过强大的力量!”有人拦住。

    “成仙路上无懦夫,我辈修者,当一往无前!”一个中年人吼道,有持神剑,杀了进去,又一批人跟随他直接冲了进去。

    “啊~”

    不出意料。又是一片惨叫声。

    “全完了!”很多人吓得脸色苍白,这次的领头人可是一位大能啊!

    “我感受到了那种元神寂灭的波动。”五行老人也是一叹。

    “太过诡异!”很多大人物都摇头,他们亦看不透,甚至有大势力当场撤走,不想浪费生命。

    几位须发皆白的奇人在此推演,也是紧锁眉头,从生之路打开的一瞬间,就看不出任何东西了。

    月色如水,这片地域起风了,每一个人都觉得身上很冷,他们等待了那么久,最终竟是这样的结局吗?

    灵祎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会,突然道:“走,跟紧我!”

    他脸色凝重,却当先迈步。

    “灵兄!”妖月空一惊。

    “跟紧我!”灵祎重复了一句,眸光璀璨,大步向前。

    “什么,又有人要进去!”

    看到灵祎的动作,很多人都吃了一惊,这不是明摆着送死吗?

    “太年轻啊,少年人总是热血的。”大衍圣地中传出冰冷的声音。

    “小辈,你在逞英雄吗?”五行老人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只能枉死。”

    灵祎面色平静,并没有理会他们,仿佛把他们当成了空气。

    “哼!”被灵祎无视,五行老人也是一怔,脸色不是很好看。

    “是天妖宫的人,嘿,真是愣头青。”很多人冷笑,显然,他们所在的势力与天妖宫不睦。

    “少主,我们跟上!”

    一直沉默的灰衣老人突然开口,盯着灵祎的背影目露奇光。

    “啊,可是……”妖月空犹豫了一下,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但最终他还是狠狠一咬牙,说道:“跟上!”

    顿时,一众天妖宫弟子纷纷冲了过去。

    “天妖宫完了。”五行老人漠然地扫了一眼,说道。

    很多人摇头叹息,默认了这一结果,前车之鉴,大能都陨落了。

    “生之路,是没错的!”

    灵祎眸中源天纹络不断的变幻着,直接一头扎进了雾霭,妖月空率领众人亦是如此。

    “什么?他们……”许多人直接惊呼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五行老人脸上的冷笑只露出了一半,就凝固在了脸上,颇为滑稽。

    “怎么可能!”

    五行老人脸上发青,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