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灵战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无题
    张东阳和褚文新挟持着寒立业离开后不到五分钟,十字路口已经爆发了激烈战斗。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并非个人喜好或者漫无目的,而是因为这里地形开阔,没有遮挡……仓促而来的寒立业不可能派出更多人员警戒,自然也不知道临街几幢大楼里都埋伏着涅槃战队的人。

    这是一个早有预谋的伏击圈。

    当两辆越野车跟随被挟持车辆离开后,留在十字路口的华鑫集团成员不可避免地产生躁动。想要夺回寒立业的几名小队长催促武装人员尽快上车,几辆已经准备好的卡车正在发动引擎……整个场面混乱,很多人都觉得茫然。他们毕竟不是专业士兵,从未有过处理类似状况的经验。

    轰!轰!轰!

    蓦然之间,已经启动的三辆卡车被火箭弹击中,变成剧烈燃烧的火球。

    与此同时,附近大楼窗口突然伸出数十枝狙击步qiāng,散布在卡车wài wéi的人被当场打死。突如其来的变乱,加剧了人们内心的恐惧。他们惨叫着,咒骂着,在各自队长的指挥下各自寻找掩体,用手里的qiāng和那些不知名的敌人对射。

    不断有shǒu liú dàn、rán shāo píng从大楼顶部扔过来,在人群wài wéi炸开,升腾起一团团炽热火焰。以强化人的臂力和视觉,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五、六分钟以后,十字路口已经被火焰包围。凌空掷下的rán shāo píng形成一片片起火点,相互构成一条曲折的线。所有敢于越过这道怪圈的人,都会被大楼里的狙击手一qiāng毙命。

    “冲出去!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冲出去——”

    一名小队长发现了对方的目的……隔着熊熊燃烧的烈火,他惊恐不已地看见,越来越多的变异生物被这巨响声惊动,开始迅速聚集。

    张国栋从未想过要强攻。

    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变异生物。十字路口没有障碍,恐慌和混乱的华鑫团队不可能坚持太久。用火焰和qiāng弹将他们封锁,牢牢困住。

    至于最难解决的部分,就全部交给变异生物。

    间或有卡车从火焰圈里冲出,却遭到至少两发以上的火箭弹拦截。

    各个队长们组织人手成群结队向外冲,被布置在楼顶的重机qiāng当场扫翻,没人能够越过那片可怕的死亡弹幕。

    火光、qiāng声、面临死亡的恐惧尖叫……这些东西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变异生物们。当密密麻麻如同海潮般蜂拥而来的变异生物接近路口,彻底封死火圈内活人生路的时候。附近大楼里的潜伏者纷纷从反方向跳出窗口,借助早已设置好的溜索,离开这片被变异生物围困的死地。

    尽管隔着很远,被俘的寒立业仍然可以看到从街道尽头腾起的黑色浓烟,感受到bào zhà传来的震撼,听见模糊不清的濒死惨叫……以及绝望无助的哭喊。

    “你不该来这儿。”

    张国栋的眼睛就像幽深的潭水,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没错,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但你没有权力把普通人变成奴隶。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不应该再把残存的自由被你这种人控制。你本来可以不用死,可你还是来了。”

    张国栋没有把话说完,但寒立业已经听懂了其中含意。

    “你以为,你是谁?”

    脱臼的双肩使寒立业无法挣扎,他喃喃着,眼睛里满是茫然。

    片刻,从远处街道尽头爆发出一团巨大的火光,把他从迷乱的思维中惊醒。寒立业脸色迅速变红,眼里的恐惧被凶悍和狂妄所支配。他恶狠狠的重复着刚才的问话:“你,你以为你是谁?”

    张国栋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你的弟弟没死。所以,你暂时可经不用死。但是,你得用口供来换。”

    他们没打算用物资来交换寒立业兄弟二人……别说现在交通不畅,沿途有很多无法预料的危险。就算是交通顺畅,他们也不考虑这些。

    寒立业兄弟的身份固然重要,也许可以用他从寒虎臣手里换到一些东西。可是谁也不敢保证,这场交易的收益是否大于往返途中遭遇的损失?就算寒虎臣答应交换条件,也肯定会派出大批武装人员尾随攻击,疯狂报复。张国栋不想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命人用张嘉玥留下的符文牌封印了寒立业的魂海。

    ……

    按照张嘉玥前世的经验,天空中的尘霾要过两、三年才会彻底消散,不知道是不是她重生引起的蝴蝶效应,此时天空中的尘霾已经有几分稀薄,甚至在月圆的时候,还能够隐隐看到月亮的轮廓。

    高墙和电网,把基因研究院隔绝为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

    表面上,除了简陋的建筑和布满杂草的院子外,墙外也有几棵零零散散的树。但在暗处,却有许多陷阱和暗哨。

    而真正的主体建筑是地下六层,其中最重要的是基因强化药剂研究小组实验室。

    这是一个占地面积超过数百平米的大房间。

    沿着墙,坚固的钢栅分隔出六个十平米左右的狭小空间。每一个小房间里,都关着三、五头变异生物。其中一些变异生物已经开始晋阶,它们的兽化现象十分明显,有一些的头顶甚至长出了犄角。它们或坐或站,不时抓住栏杆用脑袋狠狠碰撞。有时候还会张开大嘴,用牙齿朝那些金属障碍物上乱啃……这些漫无目的的动作,都被悬挂在房顶的自动监控探头记录下来,在机房电脑里永久备案。

    每一根钢栅直径均为十五厘米。它们经过特别设计,牢固程度惊人。就算是高阶强化生物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破坏,更不要说是普通的变异生物。像这样的钢栅,总共设置了四道。在钢栅外面,是一道可以由内向外观测的镜墙。这东西的牢固程度丝毫不弱于前面几道障碍。有时候,研究人员往往会开启透明效果,让变异生物看见自己。这种距离很近,却根本没有接触机会的诱惑,只会使饥哦的变异生物更加暴躁疯狂。但对于某些研究项目而言,适当的刺激却很有必要,可以在电脑资料里增加某些关键数据。

    朱之羽穿着深绿色的连身衣站在手术台前,用解剖刀划开一具变异人的心脏。隔着护目镜,可以看到朱之羽有一双经常细眯着的眼睛。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四十多年来一直没办法改掉。

    人到中年,或许是用脑过度的原因,朱之羽已经有些谢顶,头发所剩无多……就是所谓的‘地中海’发型,所以大多时候,它都会戴一顶假发,一方面可以遮掩尴尬,另一方面也让自己更年轻一些。

    除了朱之羽,房间里还有另外两名助手。锋利的手术刀切开了变异人胸口肌肉组织,人体构造在朱之羽脑海中清晰无比的浮现。他牢记着每一根骨头的位置和走向,熟悉肌肉和韧带之间的缝隙。手术刀沿着这些无形的线条流畅游走,没有丝毫阻拦,很快切开肥厚多肉的部分,露出跳动的心脏。

    一名助手看到了朱之羽脸上的苍白,他飞快走过来,摘下朱之羽的医用口罩,换上早已准备好的氧气面罩。大量氧分子使其浑浊的头脑为之一醒,朱之羽长长呼了口气,面色渐渐恢复红润。很快,他在变异人的心脏旁边,找到了那颗基因晶核。

    朱之羽盯着基因晶核看了近两分钟。他把手术刀摆进旁边的白瓷盘,摘下氧气面罩,转身离开房间。剩下的工作,将由助手完成。走出实验室,朱之羽把满是血污的橡胶手套扔进垃圾袋,在盥洗池里仔细清洗双手。然后推开休息室的房门,冲了一杯咖啡,很是疲惫的在椅子上坐下。这已经是他解剖的第三十七头正在进化中的变异生物。

    发现这些基因晶核并不难,难点在于如何区分,如何确定它们的成分构成。不同进化阶段的基因晶核,蕴含能量、病毒强弱等等,都不相同。自从发现了基因晶核的存在,整个基因研究院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原本基因研究院只是单纯地研究基因病毒和生物进化,在发现基因晶核之后,研究方向很快改为基因晶核与进化的关联。虽然研究人员做了大量研究,可以让基因晶核大幅提升人体进化程度,但副作用也是相当可怕的。

    副作用……

    想到副作用,朱之羽不禁一阵烦躁。

    朱之羽是a2级研究员。

    当初他是力主将初步研究出来的基因强化药剂推广下去,取得第一手研究资料的人员之一。在他看来,那种基因强化药液虽然不完善,但毕竟能够大力提升人类的进化程度,为人类幸存赢得时间。但在孙瑞奇等人的坚决抵制下,这个提议被搁置了。

    各国都在努力研发强化药剂。然而,从已经定型,也是使用数量最多的强化药剂来看,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基因病毒对进化者的副作用,一旦超过一个临界值,这个进化者不但废了,而且还可能变异成最为恐怖的变异生物。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各国研究者注意。很多人都在寻找中和基因病毒的方法——法国人打算通过精炼的方式,从基因晶核中提炼出基因病毒,并予以隔离。日本人想要通过小剂量的基因强化药剂使用,让人体逐渐适应基因病毒。美国人显得更疯狂一些,他们大剂量给士兵注射强化药剂,让他们变身野兽并加以控制。

    这种可怕的实验前后进行了九例。其中,有五个人因为细胞被基因病毒完全吞噬,产生排斥反应导致实验者死亡。两个人中枢神经系统出现障碍导致精神失常。最后两个人熬过了适应期,被当做成功范例派上战场。他们击杀了数十头变异生物后,突然调转qiāng口开始向自己人射击……谁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许是细胞增殖引发思维崩溃,或者完全变异兽化而失控。

    朱之羽在基因晶核研究方面有独到见解。他已经暗中研制出新的基因强化药剂。

    朱之羽想要取代孙瑞奇。他一直认为……权力和身份,是研究成果的最直接象征。虽然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该死的变异生物,但最基本的价值观仍然存在。

    朱之羽确信:只要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军方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其它国家也会因为巨大的药剂需求给及自己支持。没有效果更强的同类药剂出现以前,自己研制的药剂相当于黄金,把孙瑞奇那个老混蛋赶下台简直轻而易举。

    他无数次将自己想象成为人类的救世主,在无数欢呼和鲜花的簇拥下,登上人生的巅峰。但一切都被一个连研究生都不是的女警察打乱了。

    身为高级研究员,朱之羽当然有权力查阅张嘉玥送来的药剂配方。其中很多观点使他耳目一新,产生嫉妒和羡慕心理的同时,也记住了那个姓张的,该死的女人。

    朱之羽很清楚——就算没有张嘉玥,其他人一样也会逐渐完善基因强化药剂,时代总是在进步的,时间而已。

    可是为什么……‘发明者’这顶闪耀着炫目光彩的桂冠,偏偏没有戴在我的头上?这不公平!想到这里,朱之羽一口喝干杯子里的咖啡,目光渐渐变得森冷而阴沉。

    同在一幢建筑里的人,总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思。

    孙瑞奇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看着壁炉里燃烧正旺的火苗。高高跃动的火焰发出“毕毕剥剥”的响声,散发出令人感觉舒服的暖意。助理站在院长身后,用毫无变化的冰冷语调读着一份文件。

    这是关于一阶基因强化药剂的试验报告。

    在基因强化药剂中,初、中、高级强化药剂,是指那些尚未开启基因锁的变异生物基因晶核配制的基因强化药剂。

    而从一阶基因强化药剂开始,才是真正的进化开端。目前基因研究院研制的一阶基因强化药剂,比起那个张嘉玥提供的药剂,居然在毒理指标上略逊一筹,这让毒文件的助理也极为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