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仙无羁 > 第七十八章 携疑出发
    似是被老婆婆感染了一般,涅槃先是孩子一般气鼓鼓地扁了扁嘴,跟着竟也哈哈笑了几声,脑海中那张脸又清晰之余,倒是越发顺眼了起来。

    其实,之前花糕才入口的时候,涅槃并未发现异样,直到嚼了几下,花香清甜的味道被那酸如口中爆了柠果一般的味道取代后,他才惊觉竟一个不小心吃了那传说中的问心饼。

    只是,他对老婆婆分这种东西给众人吃的个中因由有几分了解,便也没抗议什么,顺着事情的发展一直随机应变着。

    林安烈因何而苦,他不知道,姬忘忆因何而甜,他亦不晓得,自然,这些于他来说,根本也不重要,他只需明白自己是怎的食出酸来便够了。

    那酸皆来自心底里搁着的那个人,那个总是笑脸盈盈却又总是拒人于千里之遥的人,那个本事不小却不爱显山不愿露水的人,那个跟自己关系错综复杂,总是若即若离的人,那个无论做了什么,自己都愿信任且会一直追随的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那个远远离了玄庭,躲在凡尘避清静,开了一间平素里连客人都没有的破酒馆,以一副仙风道骨老道模样示人的云清钰!

    “难不成那问心饼还有副作用么?”早已回到房中平躺在床上的涅槃抬起一只小手抚上了心口处,自言自语道,“分明服了那解咒水,怎的心里还是这般的酸?”

    将才盖及腰身的棉被用力地往上一扯整个盖住了头,他强迫自己合上了眼睛,努力地使那张印在脑海中的脸越变越模糊,沉浸在那种既缠人又磨人的感觉里渐渐陷入了酸甜交错的梦里。

    第二天一大早,涅槃和老婆婆还有那个引路的小童才将丰盛的早餐准备好并摆在了桌上,昼潜、林安烈和姬忘忆便跨进了屋来,虽说洗过花瓣澡后个顶个儿散发着清新的香气,被小童趁夜洗净、烫干及熨平整的衣服也很服帖,却是每一个脸上白里透红中都透着一丝疲惫,那眼眶下方的乌青更是把他们三个装点得如同三只(米青)瘦的熊猫一般。

    一见他们三个,引路小童好险没将手中端着的乳酪羹扔到地上,那副想笑又要憋着的模样,倒委实可爱到令人想掐一掐他那白皙的脸颊。

    “呦——”咬了一口清甜爽口的白糖糕,涅槃坏笑着说道,“今儿这妆化得委实漂亮啊,想来你们仨昨儿睡得不错啊!”

    起身往空碗里添着乳酪羹,老婆婆戳了一下他的脑门,道:“你呀,莫要得理不让人,赶快吃完赶紧走吧!”

    说罢,她还招呼着昼潜、林安烈和姬忘忆一起坐了下来。

    昼潜睡得并不太好,但,好在自打莫亦凡被带回玄庭之后,他就始终是这种状态,多睡一时少睡半刻亦算不得什么,只是让黑眼圈更重些或是稍浅些罢了。

    林安烈不知自己眼时下是有多憔悴,毕竟,自小到大他都生活得战战兢兢,那黑眼圈亦是常常挂在脸上的,只是昨夜不仅仅是未睡踏实,还加上了心事,只感觉现在整个人都乏累得很,一双眼睛干巴滚烫,感觉就像要裂开了一般很是难受,想着若是能拿块冰来敷着,必定会舒适许多。

    “喏——”引路小童适时地出现在他身边,并随手指上了一个好看的荷包,道,“你这副样子当真丑极,若是那阿瓷看到定会以为我苛待于你,那厮疯起来可不得了,你拿这个好生敷敷眼睛。”

    接过荷包,林安烈将信将疑地合上眼睛敷了上去,登时一股清凉又湿润的感觉便透过眼皮浸了进来,并迅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包裹住整个眼珠,那种干涩难耐的感觉随之一扫而空。

    又敷了片刻,他将荷包拿了下来,感觉眼前都清亮了许多,连忙向引路小童笑道:“真是多谢童子,我好多了!”

    “你不必谢我的!”引路小童脸上微微一红,昂着头傲娇地说道,“我是怕了那阿瓷罢了!”

    “哦——”林安烈耸了耸肩膀,道,“这荷包里并没冰块,怎的如此清凉宜人?”

    递了一碗乳酪羹到他面前,引路小童自豪地说道:“那冰块治标治不得本,你这眼睛许是常年积累的干症,我这荷包里有香草、薄荷、冰片、小柑、金银花,最最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一味冰山雪莲,那可真真儿是极品,莫说我予你加了这么一整片花瓣,旁人便是一个小屑我可是都不愿予的!”

    “冰山雪莲?”昼潜往口中送乳酪羹的手悬停在半空,好奇地问道,“香草、薄荷、冰片、小柑还有金银花我倒是晓得,至于这个倒是头回听说,童子可否不吝赐教?”

    将糖包儿整个塞进了嘴里,引路小童被烫得眼泪直往外冒,却还是含糊不清地解释道:“天山有莲名为雪,虽说其(小生)珍贵却亦是凡花,只是解毒效果奇好无比,亦是只可解凡毒,而我这冰山雪莲,与它形象极似,亦生于天山,只是,它长于那山中千年寒冰之内,唯开花时才可采,采摘过程更是犹为困难,这林公子啊,算得上是好命儿的,我前些日子方才摘回一朵制了这荷包。”

    “竟如此珍贵——”林安烈瞬间便感觉手中荷包重若千斤,赶捧好双手递回他面前,道,“那还请童子收好。”

    “呦嗬,头回见着我送的礼,还真敢有往回送的,这是瞧不上咱么?”

    一见他这副模样,引路小童登时竖了眉头,大大的眼睛一翻,竟是生出几分不怒自威的味道来。

    “不不——”林安烈见状连连摆手,尴尬地说道,“还请童子不要误会,我真真儿是觉得这物件珍贵,有些受之有愧。”

    将荷包一把夺下,引路小童强行把它塞进了他的怀里,道:“送你的,便是你的,若是你不稀得罕,出门扔了便是!”

    说罢,他就不再搭理林安烈,自顾自地回到桌边,哧溜哧溜地喝起了自个儿的乳酪羹。

    接下来的早餐时间陷入了一片宁静,似是每个人心里揣着一副小九九儿,却又谁也不愿先开那个口去说,导致气氛一度度尴尬下来,微妙得似是随时都会崩盘一般。

    好不容易捱到了一顿饭吃完,涅槃就招呼着大家出发,昼潜、林安烈和姬忘忆仍旧默契地选择了闭口不言,而老婆婆和引路小童一直随着将他们送出大门口,亦只是同涅槃耳语了几句,就转身回去了。

    早已于昨夜便领教了涅槃吊人的本事,这会儿的三个人更是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免得一记内伤上再憋一记,万一气血逆转,这救人的门儿还没进去,再死外面是有多不值得。

    一路跟在他身后,七扭八拐外加一个九曲十回,一行人是从闹市走到了人丁稀少,又从人丁稀少行至了鲜有人烟,最终钻进了一条深深的暗巷,于巷底死角里的一堵青砖墙前停了下来。

    跟在他身后的三个人也收住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再说错了什么惹了这位小老人家的心思,又生出什么妖蛾子来戏耍大家可不好,毕竟,眼时下任谁亦是没那个心情的。

    双手在面前的青砖墙上上下左右来回摸索着每一块似是都被磨得光滑无比的砖,涅槃不疾不徐地侧过头来,揶揄道:“今儿可是太阳打从西边儿出来了么?”

    “......”

    还是保持着沉默不语,昼潜看了看常常替自己解围的林安烈,而林安烈却在看着向来嘴快话多的姬忘忆,然,姬忘忆倒是将目光丢回给总会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挡在自己身前的昼潜。

    晓得他们三个是吃了几回苦算是学到了乖,涅槃继续着手上的敲敲摸摸动作,道:“越发消停儿了,怎的,难不成昨儿个那块问心饼,不仅问了你们的心,还毒哑了你们的声么?”

    无奈地摊了摊双手,姬忘忆见昼潜和林安烈今儿个当真是一个要装聋子,一个要扮哑巴,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扁着小嘴儿上前两步。

    深吸了一口气,她毕恭毕敬地率先开口道:“涅槃前辈,您似是已在那儿摸索太久了,究竟是要做什么?”

    人,真真儿是一种极其有趣的存在——

    就像是一群散在大草原上,只顾闷着一颗颗绒绒卷曲着柔软白毛的脑袋啃着汁饱味美的嫩草的大绵羊,于平静无风中安逸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仿佛是一团团洁白无瑕的云,自湛蓝的天空落到了地上,点缀着那一望无际的翠绿。

    然,此时有那么一只绵羊不知是否在打嗝时冒出了突发奇想,站直了身体挺起了胸膛,自喉中低低地发出一声悠扬且绵软的“咩”。

    这小小一声就似是一颗投入海中的石子,一时间激起了千层浪一般涟漪在了整个羊群里,紧跟着就是“咩咩”声此起彼伏,最终必定会响彻整个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