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100章 致歉
    南海庆看到叶伏天的动作愣了下,竟然这般无视了他的存在吗?

    只见叶伏天继续往前,仿佛要直接绕过他走向牧云舒。

    他身上一缕缕大道威压弥漫而出,瞬间使得这片空间压抑至极,似冻结了般,在这片区域的人仿佛都难以动弹。

    这是一股无形的大道压迫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困在水中,有一种窒息之感,却难以动弹。

    叶伏天自然也感受到了这股道威,他身上神光流转,依旧抬起脚步朝前踏出了一步,仿佛那片大道威压束缚不了他。

    南海庆还想有所动作,但在他身前忽然间出现了一道身影,这人面含微笑,就站在他身前默默的看着他,但却给南海庆一种诡异之感,这人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对方就在他眼前了。

    而且,从这人眼中射出两道光,刺目的光,使得他的眼睛都要瞎掉般,脑海中出现了短瞬间的混沌状态,虽然一瞬便挣脱出来,但南海庆双眸之中依旧是刺眼的光芒,使得他无法移开目光注视其他地方,只能凝神以待。

    这一刻的南海庆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刹那间便生出危机感,他没有动,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身影。

    “光之道!”

    南海庆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他一瞬间便知道了对方擅长的大道力量,是光之道,直接威胁到了他,他不敢轻举妄动,仿佛只要他一动,眼前之人便可能会对他发起攻击。

    而且,对方境界和他相当,不在他之下,让南海庆有些震撼,一位大道完美和他同级别的存在,而且这人似乎并非是最核心的那一人,叶伏天才是。

    南海庆此刻哪里还有半点轻视之意,他竟然在一刹那被眼前之人威胁到了,顾不上叶伏天。

    出现在他面前的自然是陈一,当年陈一在东华宴上便非常强,这些年来,他可并没有浪费,也同样在进步。

    而且,进步不小。

    陈一的出现直接牵制住了南海庆,于是便出现非常怪异的一幕,叶伏天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走到了牧云舒身前,没有人拦他,陈一在,南海庆不敢妄动。

    叶伏天走到了牧云舒身前,只见牧云舒的脸色变化,扫了一眼南海庆他们,心中怒骂一群废物,这些号称上三重天顶尖势力南海世家而来的人就只是这等实力么?

    一行外来者都对付不了。

    他看向叶伏天的眼神依旧透着桀骜之意,没有半点退缩,盯着叶伏天道:“即便在神祭之日不禁外来之人争斗,然而,在这里面你若敢动四方村之人,怕是走不出村子。”

    无论是否是神祭之日,外界之人只要是进了这股村子,便受到了强烈的束缚,绝对不允许践踏村里人的尊严,不准对村子里的人动手。

    因此,牧云舒并不怕叶伏天,似乎吃定了对方拿他没有办法。

    叶伏天走到牧云舒面前,低头俯瞰着他,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几分蔑视之意:“如若不是在村子,你在外面也这么嚣张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牧云舒皱着眉头,抬头冰冷的看向叶伏天,道:“到了外界,我自会名动天下,谁敢动我?”

    人说少年轻狂,更何况是牧云舒这样的超凡少年,心性极高,有些事情他还并不完全明白,却会有一种未来舍我其谁的狂妄自信。

    “轰!”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在牧云舒的身上,一时间牧云舒脸色极其难堪,那双冰冷的眼睛如同利剑般刺向叶伏天,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扣住他的身体。

    “嗡……”

    只见他身后出现绚丽至极的金鹏羽翼,想要展翅,欲挣脱那股威压。

    但却见他双翼都无法自如拍打,无形的大道威压似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他的身体无法动弹,遭到禁锢。

    “在四方村对我出手,你要找死吗?”牧云舒盯着叶伏天冰冷道。

    “我可以在这里面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陪着你,我时间多,七日也不算什么。”叶伏天没有理会对方的威胁话语,而是开口道:“不如,我便一直陪着你这样,教育你如何做人,如何?”

    “你敢!”牧云舒盯着叶伏天冰冷道,叶伏天的意思是要将他完全限制,让他失去自由,被禁锢。

    如此一来,神祭之日便彻底和他无缘。

    这般重要的机缘,让他陪着叶伏天?

    “若是不想,便对着铁头低头躬身三拜,致歉。”叶伏天冷淡开口道。

    “我向他道歉?”牧云舒听到叶伏天的话眼睛扫过他,道:“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你便不用去寻找机缘了,我帮你,陪着你一起。”叶伏天回了一声,转身看向战场方向,牧云舒脸色变幻,他自然意识到叶伏天是认真的。

    而在这片战场中,那三个废物竟然无暇顾他,那位南海庆号称是风云人物,竟被一位同样年轻的人牵制住,至今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两场争锋,他们一方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他们自然也都看到了叶伏天这边的情况,不过倒也不担心牧云舒的安危,叶伏天再如何放肆大胆,也不敢在四方村对牧云舒如何,否则他不可能活着离开村子。

    “抱歉。”牧云舒阴沉着吐出一道声音,他之前看到铁头来这里想要破坏,但如今,既然破坏不了,他不想和叶伏天纠缠,只想去寻找他的机缘。

    “没感觉到诚意,要对着铁头,躬身下拜三次。”叶伏天转身看向铁头所在的方向道,牧云舒双拳紧握,死死的盯着叶伏天,但他转瞬间神色如常,对着铁头躬身道:“对不起。”

    连续三次,牧云舒竟真三次下拜道歉。

    随后看向叶伏天笑着道:“可以了吗?”

    叶伏天看向牧云舒,只感觉身上有着淡淡寒意,此子给他的感觉越发可怕,会是个极度自我之人。

    “滚。”

    叶伏天身上气息收敛,顿时牧云舒恢复自由,他的目光深深的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转身离开,道:“走。”

    从那双眼神中,叶伏天感受到了一缕杀气,以他对这位少年的了解,丝毫没有感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