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094章 询问
    叶伏天望向两人离去的身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在刚才短暂的一刹那,他感知到了一股气息,让牧云舒那桀骜至极的少年感受到了一丝惧意,他退缩了。

    果然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铁匠铺的铁瞎子不简单。

    而且,牧云舒可能是知道的。

    别看牧云舒年龄小,但以他表现出的心性,智商也绝对不低,以他那种桀骜目中无人的态度,之前他走到铁头面前牧云舒直接让他滚,但却没有敢拦铁瞎子,这本身便是不符合常理的。

    如若只是一个普通瞎子,以牧云舒的个性,他怕是不会轻易罢手。

    而且,铁头最后时刻是想要释放他的命魂吗?

    不过因为铁瞎子的到来,铁头压制住了,没有将力量释放出来,可能也不简单。

    铁瞎子和铁头离去之后,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叶伏天身上,牧云舒目光扫向叶伏天,眼神依旧带着少年桀骜之意,虽然此子天赋奇高,但这样的眼神却令人格外的不舒服。

    “我劝你最好早点离开村子。”牧云舒似乎对叶伏天同样没什么好感,盯着他冷冰冰的说道。

    “为何?”叶伏天看向牧云舒问道。

    “不为何,只是奉劝,听不听随你。”牧云舒说罢转身朝着一处方向而去,在那边,有一行人目光扫向叶伏天,其他人也都看向叶伏天和小零,仿佛他们一行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我们走吧。”叶伏天看向身边的小零,对着她伸出手。

    周围的情形似乎让小零感觉有些害怕,她的神色中透着紧张情绪,见叶伏天伸来的手,她抬头看了看叶伏天,便见到了叶伏天脸上温和的笑容,心中便似也平静了些,伸出手放在叶伏天手心。

    叶伏天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朝前走去,看到这一幕小零也笑了,那张英俊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似有着强烈的感染力,让她不由自主的变得安心了许多,甚至克服紧张的情绪。

    周围虽有不少人,但也没有人阻拦叶伏天他们离去,今日本就是一场少年间的矛盾,和他们本无关系,更何况,外来之人在四方村是不允许动手的,所有来的人,无论什么境界修为,在村子里都要老老实实的。

    看着叶伏天和小零离开,其他人也都陆续散去,热闹结束,很快这边便没了身影。

    叶伏天倒是没有太在意,他和小零走在村子青石路上,很是安静,如今的他自然察觉到了这村子非同寻常,就说那些私塾中读书的少年人,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尤其是牧云舒,更是超凡妖孽少年。

    而且,打铁铺的铁匠也不是简单之人,就连那铁头身上也有秘密。

    私塾中的先生,讲课之声竟如大道神音,金色字符漂浮于空。

    整座村子,都充满了神秘气息,看来需要慢慢探索。

    走在路上,周围不少村里人看着他们议论。

    “老马在想什么,好不容易有个名额,这么随意找个人,有何意义?”

    “恩,其他人谁邀请的不是上清域极有名望的人物,各方顶尖势力的后辈人物,也有人本身就与外界顶级人物合作,互利共赢。”

    “这青年倒也生得气质非凡,英俊潇洒,听说不是上清域之人,但他能够带给老马什么?怎么和其他人去争。”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叶伏天实际上还并不懂四方村的一些规矩,听到他们的议论,他打算回去之后找个机会问问老马是怎么一回事。

    “也不怪老马,当年马家小子其实也非常不错,可惜英年早逝了,如今老马就小零陪在身边,自己身子骨也不怎么好,那些上清域来的顶尖人物,怕是也不愿去他家,他家气运或许不怎么行。”

    这些人窃窃私语,虽然声音不大,但都落在了叶伏天的耳中,有些人是出于关心或者同情,但也有些人纯属是幸灾乐祸,像是等着看笑话,这样的人哪里都不会缺。

    村子里自然也不例外。

    一行人回到小零家中,老马依旧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屋子外面,显得格外的惬意。

    “爷爷。”小零走上前趴在老马的腿上,老马揉了揉小零的脑袋,柔声道:“谁欺负你了。”

    “牧云,他欺负铁头,对叶叔叔也不友好,还赶叶叔叔离开村子。”小零开口说道,在倾述自己的委屈,如今在村子里,老马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牧云家的小子太过桀骜不驯,目中无人,迟早要吃大亏,你别理他就是了。”老马轻声道。

    “我没理他,是他拦着我们。”小零道:“还打伤了铁头。”

    “铁头现在怎么样,没事了吧?”老马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铁叔叔带他回去了。”小零回应道,老马这才点了点头:“铁头是个好孩子,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恩,我也这么觉得,铁头哥说将来要飞出村子。”小零天真的笑着道,她可能还不懂什么叫大出息,对于她这年龄的人,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

    “肯定会的,小零你也累了,早点回房间去睡吧。”老马慈祥道。

    “好。”小零起身,回过头对着叶伏天他们道:“叶叔叔、夏姐姐你们也早点休息。”

    “我们会的。”叶伏天笑着点头,对她的称呼也是无语,叶叔叔便叶叔叔了,为何夏青鸢是姐姐?这岂不是他比夏青鸢高了一辈。

    小零走后,叶伏天看向老马道:“老爷子,我能不能在这陪您说说话,聊两句。”

    “坐吧。”老马点了点头,叶伏天便在老马身旁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显得很是随意。

    躺在椅子上,叶伏天显得有些懒散,看着天空,嘴中却是开口道:“刚小零带着去了一趟铁匠铺,见到了铁头他爹,铁头他爹锤炼兵器的能力竟是极其出众,即便看不见依旧没有任何瑕疵,老爷子,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是问他怎么瞎的吗?”老爷子回应道。

    “恩。”叶伏天点头。

    “很多年了,记得也不怎么清楚,好像是年轻时年轻气盛,和他人发生冲突,被打瞎了一只眼睛。”老马回忆着开口说道。

    “这么说,铁先生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懂修行的了?”叶伏天继续问道,老马在同一个村子里,应该知道一些事情,他在这问问,也不藏着掖着,看看老马能告诉他多少事情。

    “懂,当然是懂的。”老马一点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直接点头道:“不仅仅懂,铁瞎子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个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