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092章 嚣张少年
    瞎子是铁头的父亲,村里人大多都叫他铁瞎子,他自己也早已经习惯了,并不在意,反而是真实名字早已经不为人知。

    “铁头,有客人来吗?”铁瞎子面向叶伏天他们这边开口道。

    “爹,是小零,还有她家的客人,小零路过这边,俺就喊着她来家里看看。”铁头对着铁瞎子开口道。

    “铁叔叔。”零脆生生的喊道,她和铁瞎子比较熟,她爷爷老马偶尔会来这边坐坐,听爷爷说,当年她爹娘和铁瞎子是很好的朋友,她对自己爹娘没什么印象,但铁瞎子对她非常好,因此关系很好,她也和铁头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就一起玩到大。

    “是小零啊。”铁瞎子声音温柔了许多,道:“好些天没有见到你了,你爷爷身子骨可还好?”

    “恩,爷爷很好。”零点头。

    “那就好,老马有些天没有来了。”铁瞎子说了声道:“过来坐吧,几位客人不嫌弃简陋的话,也随便坐。”

    “怎么会,我等前来本就打搅先生了。”叶伏天开口说道。

    “既然是老马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不过瞎子没办法招待,你们自己随意。”铁瞎子开口说了声,对着铁头道:“铁头,你给客人倒杯茶喝。”

    “不用,我见先生打的铁器都很不错,能否随意看看?”叶伏天开口说道。

    “好。”铁瞎子点头应了声。

    “多谢。”叶伏天走近铁匠铺中,看向那些铁器,他拿起一把刀,这把刀虽然是普通铁器,但竟熠熠生辉,带着丝丝寒意,打磨得非常完美。

    叶伏天拔下一根银发放在刀锋上,只见头发飘落,竟直接断为两截,让他忍不住赞了一声:“好刀。”

    “瞎把式。”铁瞎子不在意的道,叶伏天看向这把刀一起的铁器,都是一样的刀,真正让叶伏天吃惊的是,这些刀竟然做到了完全一致,丝毫不差。

    “巧夺天工。”叶伏天赞道:“铁先生是怎么做到将这些刀都锤炼得如此完美且一致的。”

    “你要是在铁匠铺待几十年也能做到。”铁瞎子回了一声,大概便是熟能生巧的意思了。

    叶伏天笑了笑没有回应,又看向其他兵器,而陈一则是站在铁瞎子身前不远处,一直打量着他,似乎也非常好奇。

    “铁叔叔是村子里最好的铁匠,村里人用的都是铁叔叔捶打出来的。”旁边的零开口说了声,随后看向铁头道:“铁头,将来你修炼厉害了,也就可以帮铁叔叔了。”

    “俺会的。”铁头憨笑着点头,道:“其实,修炼还有用处的。”

    “还能做什么呢?”零好奇的问道,她在四方村虽然听说过一些事情,但因为年纪小,许多事还是不懂的,虽然很想去私塾读书修行,但她其实并不真正懂什么是修行。

    但爹娘因为修行死了,所以她对修行两个字有特别的感触。

    “听先生说,修行厉害能够飞天遁地,移山填海。”铁头有些向往的道。

    “那你不是要飞出村子了?”小零道。

    “没关系,那我带你一起飞出去。”两个少年说着他们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话题。

    铁瞎子又开始打铁,叶伏天他们也闲来无聊,便道:“零,我们也来了一会儿,便不要打搅铁先生了。”

    “好。”零点头起身道:“铁叔叔,我们先回去了。”

    “恩。”铁瞎子点头:“铁头送送小零。”

    “好嘞。”铁头点头,起身往前带路,虽还是个少年,但却似乎已有了几分担当。

    “告辞。”叶伏天看出这铁瞎子似乎并不那么欢迎他们,便跟着铁头和小零离开这边,在他身旁,陈一对着叶伏天传音道:“这人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叶伏天回应一声。

    “熟能生巧我信,但你相信一个目不能视的人能够做到那般程度?”陈一开口道:“而且,那些铁器虽是凡物,但却是凡物中的极品,将铁器炼到极致,若是他会修行,绝对是厉害炼器师。”

    “不过,的确一点修行的气息都感知不到。”叶伏天其实和陈一有同样的感觉。

    “正因为感知不到,才不简单,修为可能在你我之上,而且高不少。”陈一笑着回道,两人传音交流,没有说与其他人听到。

    叶伏天露出一抹沉思的表情,若是铁铺的一位打铁匠都这么强,这四方村的水可能比他想象中的更深。

    之前从私塾中走出的一行少年,那名叫牧云的少年地位非凡,显然铁头地位不是那么高,但若是铁头的父亲铁瞎子如他们所猜测的一样,那么牧云以及其他少年的父辈人物,会简单吗?

    听那少年的话中之意,他的兄长应该在外界修行,也绝非寻常人物,否则那少年不会那般目中无人,言语极其倨傲。

    一行人继续往回走,走在路上,忽然间有几位少年出现在前方,拦住他们的去路,为首的少年赫然正是之前叶伏天他见过的牧云。

    “牧云舒,你什么意思?”铁头站在前面盯着那少年道,牧云舒正是对方的名字,牧云是姓氏。

    在四方村,牧云这姓氏非常有名,是村离最有影响力的姓氏之一。

    “先生说你最近进步很大,我在想,打铁瞎子何时也能得道先生嘉奖了,今日,替先生来检验下,你配不配。”牧云舒眼神有些轻佻,似有几分不屑。

    打铁瞎子的儿子,竟然得到了先生嘉奖。

    这本身便让他很不舒服。

    叶伏天有些诧异的看向前面三位少年,没想到这些少年人竟然会在此发生冲突。

    他不喜欢这牧云舒,他发现在村子里似乎有两种不同的风气,一种是与世隔绝没有争斗的世外之风,另一种便是牧云舒这一类。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就连少年都不能免俗,这倒是和他年少时有几分相似。

    “好。”铁头往前走了几步,将零护在后面,身上竟有流光流转,一股霸道之气自身上涌动而出,那流动的光芒竟然让叶伏天感受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道威。

    这让叶伏天非常吃惊,铁头年纪不过十余岁,这种年龄不可能悟道,当年他唯一见过一位道体神胎之人除外,不过那本身就是例外。

    铁头绝不可能领悟了大道之意,那么只能说天生藏道的他们生来就蕴藏着这种力量,或许,是因为某些特殊的缘故,被催动了。

    是在那间私塾吗?

    之前他站在私塾外,看到里面声音化金色字符,犹如大道神音。

    牧云舒眼神扫向铁头,目光不善。

    “铁头,他们人多,不要和他们打。”零急忙道。

    “多嘴,孤儿就是孤儿。”牧云舒讽刺一声,叶伏天皱了皱,这少年已经是第二次说出这般刺耳的话语了,年纪轻轻,品行不端。

    “闭嘴。”铁头怒叱一声,非常生气。

    “这群小屁孩。”北宫傲往前走了一步,却见牧云舒冷眼扫来,看向北宫傲道:“四方村的事,你们还没插手的资格,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北宫傲看着那少年,他也有些郁闷,一个小家伙,这么嚣张吗。

    不过就在这时候,周围区域陆续有人出现,有气质非凡身穿华服的青年人物安静的站在远处看着。

    似乎,来了不少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

    “他说的没错,别多事。”一位青年懒散的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