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065章 代大帝执法
    矗立于东华殿上空的稷皇如同一尊天神般,神阙矗立于他身旁,犹如苍穹之门,镇压万物,使得好汉无尽的域主府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力量。

    果然,之前稷皇是提前知道了消息,他先行离开是返回望神阙,取神阙而来,这是做好了开战准备。

    这次东华宴,看来是要闹大了,引来一场巨大的风波。

    望神阙外的修行之人也意识到了,他们抬头望向远处望神阙上空之地的身影,好奇究竟发生了何事,稷皇背神阙而来,站在域主府上空之地,镇压这一方天。

    “府主,我之前没有说错吧,稷皇提前便已经知晓他门下之人不守府主定下的规矩,残杀我大燕和凌霄宫弟子,因而刻意回去准备,威压而来,哪里将府主已经东华宴放在眼里。”燕皇冷淡开口说道,语气中透着寒意。

    望神阙乃是一件神物,非常强,传闻也是上古至宝,甚至有传言称,这望神阙乃是天道崩塌前的苍天之门,机缘巧合下被稷皇所得到,威力极其可怕,各方强者都忌惮他几分,这也是当年他们动了东莱上仙却没有动稷皇的原因。

    背着望神阙而来的稷皇,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们了。

    “此次府主召开东华宴,各方势力齐聚于此,望神阙弟子先杀不守规矩残杀同入秘境之中修行之人,如今稷皇背神阙而来欲挑起东华域风暴,厉害。”凌霄宫宫主凌云子也开口说道,仿佛将所有责任都推卸在稷皇和望神阙身上。

    这一次,看来是必须要动稷皇和望神阙了,否则留着终将成为祸患。

    “府主,稷皇可能猜到了什么。”凌云子对着宁府主暗中传音一声,宁府主抬头看向稷皇,之前宁华也简单的告诉了他事情经过,经他判断,无论是望神阙修行之人还是稷皇,应该都是已经不信任他了,才会直接做好开战的准备。

    这么说来,对方的确可能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事情,只是摄于自己的实力地位不敢明言,暂时忍着。

    想到这,他心中便已有了决断,看来,这稷皇和望神阙,要动一动了,他域主府神物封印之书被毁,需要有新的神物替代,镇守于域主府中,这神阙,虽然不适合他的修行,但也算是一件至宝。

    “稷皇,这里是东华宴,背神阙而来,这是要镇压东华域诸势力和我域主府吗?你有些放肆了。”宁府主开口说了声,不过语气中感受不到他的态度,依旧显得很平静,但言语间已经有了明显的立场了。

    之前所谓的让对方解决恩怨,似乎也有些倾向变化,这句话,已是在责备稷皇。

    在稷皇没到之时,燕皇想要对叶伏天出手,宁府主并没有说话,也不曾阻止,如今稷皇到来,虽说动静大了些,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不如此做,以他一人之力不可能抗衡得了燕皇和凌霄宫两大巅峰人物,因此才会直接回去背神阙而来。

    这已经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府主多虑了,大燕和凌霄宫处处针对我望神阙,因而不得不回去准备,此次背神阙而来,只为带望神阙修行之人离开,还望府主见谅。”稷皇开口说道,声震虚空。

    “既然如此,稷皇你将神阙收起,我来处理此事。”宁府主看着稷皇继续开口说道。

    叶伏天等人目光扫了府主一眼,他来处理?

    之前他的处理方式已经出来了,互不干涉,任由对方自行解决,而且当时稷皇不再,使得燕皇直接对叶伏天下手,幸得羲皇阻止。

    如今,稷皇回来,宁府主让稷皇将神阙收起,这便是他的处理方式。

    “此事乃是我们双方间的恩怨,便不劳府主费心了,我们自行解决。”稷皇怎么可能将神阙收起,他看向下空道:“我望神阙、大燕以及凌霄宫的恩怨,不牵扯其他势力。”

    这也是之前宁府主所答应的,让对方自行解决。

    宁府主目光盯着稷皇,身上一缕缕威压弥漫而出,眼神也渐渐冷了下来,开口道:“这里是我东华域域主府,而且,今日还是在东华宴,看来我的话,稷皇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了。”

    稷皇看了宁府主一眼,这些话,根本毫无道理可言,然而这态度他便已经明白,宁府主,是要强行参与进去,选择好了立场。

    看来,他们想撇开暂时忍辱负重,不去招惹域主府也不行了,对方不打算放过他们。

    “我无此意。”稷皇回应道,他的态度已经摆明,但如若宁府主要强势参与其中,他无可奈何,随便一个莫须有的借口便足够了。

    “哼。”

    宁府主冷哼一声,身上威压越来越盛,极为强烈,他那双眼眸也不再平静,而是带着寒意,盯着上空中的稷皇开口道:“叶流年违背我之意志,在秘境之中残杀同入秘境的修行之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但他做了便是做了,违背了我定下的规矩,我称不干涉,也是给稷皇你以及望神阙面子,然而,稷皇却背神阙而来,强势入域主府,看来是和叶流年一样,根本不曾将这场东华宴放在眼里。”

    宁府主说话之时,大道气息弥漫而出,笼罩无尽虚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压迫力。

    东华殿上,那一位位巨头人物都看向宁府主,眼神都露出深意。

    原来如此。

    在一开始,这位权倾东华域的宁府主,实则就已经有了决断,放任对方拿下叶伏天,他不插手其中,做老好人,但如今的局面,稷皇背神阙而来,他这老好人,想做也做不成了,只能彻底表明自己的立场。

    他要拿人。

    叶伏天,是走不掉了。

    稷皇目光扫向宁府主,果然,这是直接暴露自己的目的,不再掩饰了。

    “我不管谁定下的规矩,我只知,望神阙弟子没有做错什么,今日,我势必要带望神阙弟子离开,谁动我望神阙修行之人,杀谁;谁杀我望神阙后辈,我杀他后辈。”稷皇开口说道,他脚步往前迈步而出,手掌放在了神阙之上,顿时轰隆隆的恐怖巨响声传出,苍穹之上似出现无穷无尽的神碑,从天穹垂落而下,笼罩整座域主府区域。

    这里是域主府,哪怕是宁府主,也要忌惮三分,除非他们能够瞬间拿下稷皇,否则,望神阙砸下,天崩地裂,不知要死多少人。

    谁动他后辈,他杀谁的后辈,这其中,是否也包括了宁华?

    “稷皇今日够血性。”雷罚天尊对着羲皇传音道,这次,是和域主府府主翻脸,一人面对三大巨头,好包括一位站在东华域巅峰的府主,怡然不惧。

    “之前便奇怪这凌云子为何总是拍府主马屁,如今方窥得一丝端倪,看来,这府主和凌云子早已搭上了关系,双方背后关系怕是不一般,而且还有大燕古皇族,看样子,当年东莱上仙的死,也有些耐人寻味了。”

    羲皇传音回应道,他们都是站在巅峰的人物,自然都不傻,这些巨头也都隐隐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不过,稷皇的强势依旧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这等气魄,不愧是稷皇,站在巅峰的强者之一。

    凌云子和燕皇听到稷皇的话心中冷笑,他们等的便是这样的结局,只可惜,凌鹤和燕东阳他们的陨落。

    但稷皇和望神阙,必须要陪葬。

    今日之后,他们东华域,便要少一位站在巅峰的人物以及势力了。

    稷皇如此说了,那么宁府主,便也不会客气了。

    宁府主抬头看向稷皇,身上气势滔天,神情冷漠,开口道:“我奉大帝之名执掌东华域,一直希望东华域强盛,能够涌现更多的风云人物,也希望东华域诸势力虽有矛盾和竞争,却依旧能够互相促进,因而举办东华宴,入秘境也定好规矩,然而,稷皇这是存心想要打破如今东华域的和平局面了,既然如此,我代大帝执法,稷皇,你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