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009章 隐藏的真相
    望神阙,稷皇修行之地,一行身影降落,赫然正是稷皇等人归来。

    以稷皇的通天修为,哪怕是横跨许多大陆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一行人落下,稷皇眼神中露出思考之意,似乎还在想什么。

    “老师。”李长生轻声道:“有什么事情需要弟子去做吗?”

    稷皇摇了摇头,目光望向远方,当年东莱上仙陨落之战,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连叶伏天得到的记忆都不曾有,是被他刻意隐去抹掉了吗?

    那么,是东莱上仙有意隐藏,不想让他们知道?

    “你们都下去吧,你二人留下。”稷皇开口说道,示意东莱仙子和叶伏天留下,其余诸人微微行礼,随后各自都退下,宗蝉有些诧异,他也看出了稷皇有心事,然而这件事情他都不能知道吗?

    “稷叔。”东莱仙子看向稷皇喊道:“有什么紧要之事?”

    “没什么。”稷皇没有将心中想法说出,而是对着叶伏天道:“之前那一战,我见你对凌鹤有杀意,发生了什么?”

    那一战两人都非常凶狠,旁观之人都能够看出来,他们都动了真格,下手非常狠,而且叶伏天算计了凌鹤,洋装剑被凌霄塔镇压,引凌鹤近身攻伐,想要一击必杀。

    崖壁的恩怨他听说了一些,若说凌鹤对叶伏天怀恨在心,那么叶伏天应该不至于,那种情况下对凌霄宫的少主下狠手,对于叶伏天这样一位天赋绝顶的人而言,不值得冒险。

    除非,有他所不知道的过节。

    叶伏天听到稷皇的问话眼神中闪过一抹寒芒,开口道:“之前我们于仙海大陆行走,遇到了两位后辈同行,正是在雷罚天尊所留的崖壁结识,他们想要入龟仙岛看稷皇渡劫,我便答应了,带他们进了龟仙岛,然而雷罚天尊传音告知我一件事,入龟仙岛之后分开不久,他们便被凌鹤派人所杀。”

    稷皇听到叶伏天的话露出一抹异色,道:“凌霄宫的少主连两位后辈都容不下么。”

    做出这等事情,有些掉身份。

    “不是容不下,是他本身就漠视两人的性命,根本没有在乎。”叶伏天道:“如此心性之人,该杀。”

    稷皇点头:“你这么说的话,他将来迟早还会想杀你。”

    “我明白。”叶伏天点头,所以,他也想除掉对方,但在东华域,很难,对方的身世摆在那。

    稷皇认真的看了叶伏天一眼,能够为两位无关紧要之人而心生怒火,想要杀凌霄宫的少宫主,这家伙行事也是与众不同,性情中人。

    “你修行神象之力,也擅长镇压大道吧。”稷皇开口道。

    “恩。”叶伏天点头。

    “你在望神阙中感悟修行过,感觉如何?”稷皇又问。

    “仿佛望神阙本身便是大道所化,在里面,天地间的一缕气息,都似大道本身,在那片领域,便是绝对的镇压之力。”叶伏天道。

    稷皇点头,道:“看来你感悟颇深,通过对望神阙的领悟修行,我创造出一种绝学能力,名为镇世之门,不过是因契合我自身,结合我所修行的能力悟出,你擅长的能力比较多,因而可以走更广的路,我传授你镇世之门,你可以融入自己的感悟去修行。”

    东莱仙子站在一旁露出震撼之意,她带叶伏天来,是因为父亲的关系,想要给叶伏天找到一个背景,担心将来会有什么事情,以防不测。

    她没有想过,让稷皇传授叶伏天自己的绝学手段。

    镇世之门,是稷皇自身领悟出的大道绝学,稷皇以此术名动神州,曾有过极为辉煌的大战,哪怕是在望神阙中,修行此术的人也寥寥无几,真正学成的人,大概只有宗蝉,一位和稷皇所修行能力非常接近的绝代风流人物,宗蝉应该是稷皇选中继承自己衣钵的。

    然而如今,稷皇竟要传授叶伏天镇世之门,只是前往仙海大陆走了一趟,稷皇便如此看重叶伏天么?

    不过这一行,叶伏天的确展露出了超强的天赋,崖壁悟道,雷罚天尊也认可了他,才会对他传音告知,要知道当时除了凌鹤,还有一位极为有名的人物在场,飘雪神殿秦倾,女剑神三大亲传弟子之一,但唯独叶伏天悟出了崖壁真意。

    而且,又跨境击败了同样是大道完美的凌鹤,这等实力,大燕古皇族都已经极为重视了。

    “前辈,这似乎并不妥吧。”叶伏天开口道,毕竟他并非是稷皇弟子,修行他人绝学,是亲传弟子才有资格的。

    “没什么不妥,修行之人本就不喜规矩束缚,既是传道,自然传给想传之人,镇世之门宗蝉已经领悟,在你手中必然也能大放异彩,而且我能够看出,你修行的一些能力,不会比镇世之门差,和凌鹤一战,应该还不是你最强状态吧。”稷皇笑看着叶伏天问道,以他的眼力,从那一战中看出了不少东西。

    相信不仅是他,那些顶尖人物都能看出不少事情来。

    凌鹤不仅仅只是败给了叶伏天,实际上两人的战斗力,可能不在同一个水准,差距不小。

    “恩。”叶伏天点头,倒也大方承认,旁边的东莱仙子看了他一眼,她选中叶伏天是因为神树和她父亲的传承,这位原界的第一妖孽人物,的确也出乎她预料的强。

    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我传你镇世之门,安心接受,你可以根据自身修行将之融入自身能力中。”稷皇开口说了声,顿时一股无形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而出,笼罩着叶伏天,一缕缕神辉直接钻入叶伏天的脑海之中,化作一幅幅画面,烙印在那。

    片刻后,叶伏天闭上的眼睛睁开,对着稷皇微微躬身道:“多谢老师。”

    稷皇传他绝学,自然也能够当得上一声老师称呼。

    这‘老师’,并非就是拜师之意。

    稷皇听到老师的称呼微笑着点头:“在外不要如此称呼,当年我的确承诺过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并非是真正意义的师徒。”

    “我明白。”叶伏天点头。

    “去吧。”稷皇开口说了声,叶伏天顿时转身,朝着那矗立于天地间的神阙走去,镇世之门,自然要在神阙之中感悟修行才最为合适。

    叶伏天走后,稷皇看向东莱仙子,之前他没有说什么,但东莱仙子看得出来,稷皇可能隐瞒了一些事情。

    “稷叔,若有什么想法,便不要瞒着我。”东莱仙子道。

    “关于你父亲的死,我很早就有过怀疑,不仅仅只有大燕古皇族参与了。”稷皇对东莱仙子开口道:“当年东仙岛和大燕古皇族的恩怨世人皆知,但最后一战却没有人亲眼见证,我怀疑背后还有其它势力。”

    东莱仙子神色凝重,她看向稷皇道:“稷叔认为还有谁?”

    “这次龟仙岛之行,凌霄宫所为有些反常,他们和我们没什么恩怨,根本没必要落井下石,崖壁的那件事,也只是牵扯凌鹤,和两大势力无关,不至于放大,除非,是有其他事情。”稷皇开口道。

    “凌霄宫参与了?”东莱仙子感觉心头有些沉重,她倒是没有奢望过复仇,只是,知道可能存在其他势力参与过父亲陨落之战,她心中难受,有些自责自己无能。

    “只能说有这种可能,但这件事,终究是要浮出水面的。”稷皇低声道。

    “稷叔……”东莱仙子微微低头。

    “怎么了?”稷皇问道。

    “若背后还有其它势力,继续查的话……”东莱仙子开口道,稷皇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继续查,如若查出来了呢?

    对于稷皇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大燕古皇族已经足够强横,底蕴深厚,望神阙的整体实力还是要差一筹,如果再加上一个巨头级势力,查出来了对稷皇绝不是什么好事,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到此为止。

    “我要知道真相。”稷皇抬头,脑海中响起了曾经和东莱上仙坐而论道的场景,老朋友就这么死了,他不仅无法报仇,如今连仇人还有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是他一直以来的心事。

    修行到他如今的境界,在修为已经很难再进寸步了,如若心境有问题,那么更别想往前而行,因此,他一定要知道,给自己一个交代。

    东莱仙子心中叹息,她实则对于复仇已经是没有奢望的。

    “他的出现可能会是一个契机,有机会去东华天走一遭。”稷皇看向远处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