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1884章 趣事
    叶伏天身形落在赫连幽身前,笑着问道:“怎么了?”

    “你修为究竟有多强?”赫连幽看着叶伏天实在忍不住问道,她好奇很久了。

    当然,也是因为相互间熟悉了,她才会如此直白的问。

    “神轮三境,只是大道神轮完美,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叶伏天笑问道。

    “我是说战斗力。”赫连幽看着叶伏天:“我一直有个猜测,在去年,这块大陆的顶尖势力之一,邪派势力森罗府,一夜间覆灭,之后森罗府中有剑修修行。”

    说完,她的目光一直看着叶伏天,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还是想要亲自求证下。

    叶伏天看着赫连幽好奇的眼神,赫连皇对自己的态度,应该也与此有关吧。

    不过,赫连幽能说出来,也是一种相互间的信任。

    “我去东渊阁修行了。”叶伏天没有直接回应,笑着朝东渊阁之门走去。

    赫连幽看着叶伏天的背影,虽然叶伏天没有直接回答,但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深吸口气,内心微有些波澜,猜测是一回事,真正得到印证,依旧非常震动。

    毕竟,那才只是神轮三境而已,怎么做到诛杀一位上位皇境界的存在的?

    森罗府府主的实力绝对和她父亲依旧柳寒等人处于同一个层级的,一直想要成为东渊阁执掌势力之一,是几大势力联手不允许森罗府入主,才一直将森罗府排斥在外。

    谁能想到,被叶伏天一人灭了。

    那么,如若杨东青真对叶伏天有想法的话,可能讨不了好。

    不过,此事她也不会去提醒杨东青和杨氏之人,用他父亲的话说,虽然双方曾经结盟联手过,但那是因为目标一致,如今,既然立场观点不同,便各自管好自己便是了。

    之前,杨东青对北宫世家下手本就不地道。

    他们不会去对付杨东青以及杨氏之人,但也没必要去提醒他,父亲说,北宫世家那老狐狸北宫傲,可能也预感到了一些事情,如若杨东青将来犯糊涂,那也是自己蠢。

    不过相比杨东青,北宫傲却是精明,之前关键时刻变换立场支持他们,成为赢家的一方,如今,又将北宫霜送入东渊阁修行,这位北宫世家的家主,为人极为精明。

    叶伏天进入东渊阁之后,不少人见到他都欠身行礼。

    “阁主。”

    “流年剑皇。”

    许多人微微欠身,他们都是通过考核入东渊阁修行之人,对叶伏天颇为敬重,还有人笑称白发剑皇。

    叶伏天都会点头致意,算是回应。

    “阁主真是俊美无双,如此超凡脱俗之人,是我见过最出众的人,没有之一。”有人低声议论道。

    “恩,论天赋,也是无双。”

    “若能够和阁主结为道侣便好了。”一位年轻的女子浅笑着说道,许多人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这花痴……

    “北宫世家的第一美人如今便在东渊阁修行,还有赫连皇族的长公主,轮得到你?”有人玩笑着说道,倒显得很是热闹,百无禁忌。

    “嗯哼!”一道冷哼之声传来,诸人见一位老者在那翻阅古籍,是一位人皇修行者,顿时诸人便都安静了下来,知道打搅了他人修行,不过这老者人皇境界,何必在东渊阁下层。

    叶伏天朝着东渊阁上面阶梯走去,以他的境界,下层的修行之法于他而言没什么意义。

    这些日来许多人都入了东渊阁修行,因此东渊阁内人不少,即便控制了人数,但依然每层都有不少,叶伏天每上一层,都会有人称一声阁主。

    “阁主。”叶伏天来到高层之时,有人喊道,在一处地方,只见一道倩影放下手中的动作,回过头看向叶伏天,喊了一声:“叶阁主。”

    “霜小姐也在。”叶伏天回应道。

    “恩。”北宫霜点头:“初证人皇,对于修行上依旧有许多不解的疑惑,因此一直在东渊阁中观看古籍,东渊阁不愧为大帝所建,包罗万象。”

    “在东渊阁中,的确能够学到许多。”叶伏天点头:“你继续看吧。”

    说着,他继续往上而去。

    不过却见北宫霜也抬起脚步,跟随着他一起。

    “霜小姐还有事吗?”叶伏天问道。

    “我想看看阁主在东渊阁中看什么,好学习一番。”北宫霜轻声道:“若是会打搅阁主,我便不去了。”

    她声音轻柔温和,令人感觉极为舒适。

    叶伏天心想,北宫家倒是会选人。

    “你随意。”叶伏天笑道,随后便自顾往上,虽然叶伏天只是说随意,但北宫霜却没有迟疑,竟直接跟着叶伏天一起往上,跟随在他后面。

    叶伏天感觉有些怪怪的,北宫霜好歹也是一位修行至人皇境界之人……

    不过他也没有理会,开始阅览东渊阁中的修行之法,北宫霜便也安静的跟着,也不会去打搅他,当叶伏天看完,她便随后阅览。

    叶伏天看什么,她便看什么。

    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日,哪怕叶伏天一直不在意,但时间长了,依旧感觉很怪异。

    此时,他放下修行,看向北宫霜道:“霜小姐,我所看的修行之法是因自己修行之道,并不一定适合你。”

    “恩。”北宫霜点头:“我知道。”

    “…………”叶伏天看着她,虽说有些意见,但那张面孔却又让他无法动怒。

    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只是,修行本就不该局限于自身之道,大道相通,这几日跟随叶阁主修行观看这些古籍,也学到了许多,对我修行有益,既然如此,又有何关系?”北宫霜看着叶伏天道。

    “但霜小姐挑选适合自己的去看,岂不是更好?”叶伏天问道。

    “我刚破境不久,并不知道哪些适合自己,该看什么,东渊阁又如此之大。”北宫霜看着叶伏天道:“父亲对叶阁主极为赞誉,因此,我也相信叶阁主的眼光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便也跟随着一起修行,若是叶阁主介意,那我隔远一些,等到叶阁主看好,我再上前。”

    说着,她竟真朝着旁边移动,也没有不满,依旧显得淡然。

    “…………”叶伏天无言以对,无法反驳。

    他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离开这边,没有再去理会北宫霜,随她了。

    北宫霜果然和叶伏天相隔一定的距离,但依旧和之前一样,看他看过的古籍功法。

    又修行了一段时日,叶伏天便离开了。

    后面再来东渊阁修行之时,他带上了夏青鸢一起,让夏青鸢跟着他一道。

    然而他断然没有想到,北宫霜依旧‘不离不弃’,还是跟着他,叶伏天很想知道她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北宫霜的行为甚至引起了东渊阁其他人的注意,甚至传了出去,以至于成为东渊城许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天才与美人之间的故事,自然是最为容易流传的,不会受修为境界所限,越是高境界,越引人瞩目。

    尤其是,这关系还比较复杂,似乎是三角恋。

    这倒是为许多人茶余饭后添了几分谈资。

    虽说叶伏天有些意见,但也在无聊的修行之日多了几分点缀,毕竟,修行本就是极为枯燥之事。

    时间飞逝,不经意间便又是一年,叶伏天一直没有离开过东渊阁。

    神州历一万零四十六年到来之时,赫连皇、杨东青以及北宫傲也都再次来到了东渊阁。

    叶伏天在东渊阁上接近了诸人,三人都喊了一声:“叶阁主。”

    “前辈无需客气。”叶伏天笑着道:“开年之日,怎么诸位前辈便有空来东渊阁?”

    “此行我们实则是为了一件事而来,想必不久后阁主便会知道了。”赫连皇笑着说道。

    叶伏天露出一抹异色,三大势力同时到来,为了一件事,看来,此时并不简单,否则不会让他们如此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