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1676章 距离
    叶伏天迈步走出,顿时诸多目光尽皆落在他的身上。

    萧沐渔有些诧异,虽说叶伏天是她师尊,但是境界实则和她一样,证道时间不长,他完全可以直接拒绝。

    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萧沐渔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自信。

    萧千山坐在首位,他同样有些惊讶于叶伏天的行动,不过他却也没有阻止。

    这位名震九界的风云人物,神之遗迹中最耀眼的那一行人中,唯一一位不是顶尖势力培养出来的嫡系传人,帮助他孙女铸就完美神轮,收萧沐渔为弟子的绝代人物。

    他萧千山也想看看,叶伏天是怎样的风华。

    叶伏天一步步往前而行,站在阶梯旁的老者见他走来让开了位置,道:“叶皇请。”

    说罢,他和几人退至一旁,将位置留给了叶伏天,以及还踏在阶梯上的萧澜。

    神轮四阶的中位人皇,在萧沐渔铸就完美神轮之前,有资格争继承人位置的萧澜。

    叶伏天脚步停下,目光看向前方的身影。

    萧澜身为神轮四阶的人皇,身上人皇威严极盛,他的眼神很平静的看向前方的身影,负手而立,开口道:“萧氏,萧澜。”

    “萧沐渔师尊,叶伏天。”

    叶伏天脚步停下,回应一声。

    “叶皇想要如何指教?”萧澜问道。

    叶伏天没有说话,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云淡风轻,此时阶梯上似有一缕微风刮过,使得叶伏天身上的白发微微起舞,白袍也吹动着。

    叶伏天的脚步抬起,朝前走了一步。

    “咚!”

    这一步落下,似一道沉闷的声响,使得神女宫为之颤动了下,地面发出嗡鸣之音,大地似在颤抖,仿佛随时可能坍塌,一股神圣至极的道威席卷而出,无尽的金色霞光从天而降。

    霞光之下的叶伏天,沐浴在金色神辉之下,犹如天神。

    这一步,也直接踩在了萧澜的身上,甚至踏在了他的神魂之上,蕴藏无穷压力。

    显然,这是最为直接的指教方式,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

    “砰。”

    萧澜同样抬起脚步,朝前迈了一步,走上了阶梯,顷刻间,苍穹似变了色彩,神女宫上空之地本晴空万里,然而这一瞬间,化作黑白双色,有强横至极的生死之道同时孕育而生,生死气流环绕萧澜的身体运转,化作图案,似化作了阴阳二气。

    生、死。

    叶伏天感知到萧澜的道意,萧氏弟子,应该都修行这两种道意,这也是当初萧沐渔想要争夺莲花的原因。

    萧澜的眼睛也变了,他的那双瞳孔化作黑白双色,深不见底,流转之时似有生死阴阳图案,当叶伏天看向他之时,那双眼睛似要将叶伏天直接吞噬进去。

    这一眼,使得天地间无穷生死之道卷向叶伏天,仿佛一座真正的阴阳生死大阵降临,直接冲入叶伏天的脑海之中。

    “瞳术。”

    叶伏天面无表情,他的眼瞳同样变了,深邃无边,宛若无尽的深渊般,一瞬间,可怕的黑洞风暴吞噬一切,一座座空间图案竟直接朝着生死图案笼罩而去。

    “完美级神轮。”萧澜依旧负手而立,他虽在竞争中败给了萧沐渔,但却并非是正面战斗,此时,才是他真正意义上正面抗衡完美神轮,对完美神轮的感知也更清晰。

    “虽神轮完美,然而境界差距,如何弥补。”萧澜喃喃低语,苍穹之上出现恐怖阴阳生死图,孕育出骇然的死亡劫光,直接劈向叶伏天的身体,与此同时,他眼瞳中似乎也出现同样的一幕,杀向叶伏天的神魂。

    “嗤嗤……”剑意和劫光碰撞在一起,不远处便是宴席位置,然而两人的战场,却被一股毁灭的风暴所笼罩,但却没有影响到宴席分毫,泾渭分明,宛若奇景。

    “砰。”

    叶伏天再次往前走了一步,天地间出现无数金色神辉,宛若一尊尊神象般,环绕于这片天地间,抵御住那股垂落而下的劫光,纵有诸多神象崩灭破碎,叶伏天却以及神色坦然的站在那,似天地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你的道意虽更强,但境界还是太低,不过此战对你而言,并不公平。”萧澜隔空开口,倒也没有因占据一缕上风便言语讽刺,他本身也很清楚,这种境界差距的战斗,实则对于叶伏天而言非常不公。

    叶伏天听到萧澜的话洒然一笑,他脚步迈步往前走出,沐浴璀璨神圣光辉的他含笑开口:“大道无缺谓之完美,大道三千界,谁与我论道,敢言公平。”

    话音落下,他身上迸发出无与伦比的霞光,脚步往前,他化作了一道真正的光,贯穿虚空,直接出现在了萧澜面前,唯有一拳。

    萧澜身前诸多狂暴道威尽皆粉碎,大道气流被那道拳意直接撕裂开来,他抬起手朝前,沉闷的轰出了一掌,宛若死亡大手印。

    “轰……”

    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拳与掌碰撞在一起,掀起一股骇人的风暴,萧千山亲自起身站在宴席前方,身上一股道意席卷而出,阻挡住那股狂暴袭来的风暴,将之阻挡在外。

    脚步摩擦着地面,萧澜的身体一路往后退,直至到阶梯旁才止步停下,一只脚甚至踩了下去,将阶梯直接踩碎来。

    萧澜抬起头看向叶伏天,他身上金光漫天,那绚丽的霞光,仿佛真的无缺。

    大道三千界,谁与我论道,敢言公平!

    萧澜忽然间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又看了一眼宴席处的萧沐渔,开口道:“沐渔,册封大典,期待你的绝代风华。”

    说罢,他转身,朝着阶梯下方走去,一步步离开。

    “大道三千界,谁言无双。”萧澜抬头看向天穹之上,此人自然不可能是他。

    有人,能够做到吗。

    “多谢叶皇指教。”旁边的老者也看向叶伏天,随后对着宴席那边道:“千山,恭喜你和沐渔。”

    说罢,他含笑转身而去。

    其他人也随行离开,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般。

    叶伏天依旧站在阶梯上看着那些离去的身影,眼眸中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终究还是同一家族之人,而且修行到了人皇之境,不至于输不起。

    纵心有不甘,此行前来,想必也是为了一个了断,听离去前的话,如今,应该也坦然接受。

    叶伏天转身之时,只见宴席上的诸人都看着他。

    “怎么了?”叶伏天笑着道。

    “大道三千界,谁与我论道,敢言公平。”萧千山喃喃低语,大道三千界,多少风流人物,叶伏天豪言,有谁,敢公平与他一战,这是何等气魄。

    “神轮一阶胜神轮四阶,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萧千山感慨道:“这一战,让我那不甘心的族兄都无话可说了。”

    “前辈过誉了,完美神轮,本就有天然优势。”叶伏天笑着回到宴席,萧沐渔眼眸也一直看着叶伏天,这位年轻的师尊,比她想象中的更为出众,虽不怎么正经,但刚才那一刻,盖世风华。

    她也是完美神轮,若是他面对萧澜,根本是没有机会胜的。

    “不要崇拜为师,以后好好修行。”叶伏天见萧沐渔盯着他笑着开口道。

    萧沐渔微微一笑,随后对着叶伏天举起杯子,道:“沐渔敬师尊一杯,谢师尊教导之恩。”

    叶伏天含笑举杯,两人一饮而尽。

    宴会之后,诸人各自返回,叶伏天便在神女宫院落中静坐。

    夏青鸢来到了叶伏天的身边坐下。

    “你故意展露风华,未来是想要借助萧氏的力量吗?”夏青鸢轻声问道。

    叶伏天看了身旁的夏青鸢一眼,笑着点头。

    “天谕界的布局,应该足够解决天谕界的局势了,你有什么放心不下吗?”夏青鸢美眸看着叶伏天问道。

    叶伏天听到夏青鸢的话抬头看向天穹,脑海中,回想起那位风华绝代的大离国师。

    老师,还在神族。

    斗曌、萧沐渔,以及天谕界诸人,皆都修行了参同契。

    没有说什么,叶伏天左手伸出,拍了拍夏青鸢的肩膀,轻声道:“青鸢,早日证道人皇。”

    说着,他起身离开这边。

    夏青鸢回过头看着他的身影,她自然感觉得到,纵是风华绝代,却依旧孤独。

    微微低头,夏青鸢眼神中有着一缕落寞之意,这么多年,她相信他也是喜欢她的,但是,依旧有淡淡的距离感,说不清,道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