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1655章 夏皇翻脸
    神剑贯穿天穹,盖九天再次轰出一道掌印才将之挡住。

    “完美神轮。”盖九天内心颤动着,无视两境差距吗?

    这便是无缺的神轮,他也是仙品,为何还有如此大的差距?

    叶伏天也略有些诧异,事实上他刚破境入人皇,虽铸就完美神轮,但他并不知道两者差距有多大,他的战力有多强,毕竟初入人皇境界的他才是第一战而已。

    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猛一些。

    盖九天并不是凡俗之人,他也是黄金神国的天才人物,神轮仙品,但是硬碰之下,叶伏天感觉不到境界的压制。

    想到此处,叶伏天直接将长枪收了起来,看来自己想多了,战盖九天,根本不需要。

    叶伏天身躯沐浴璀璨神光,大道瀑布洒落而下,沐浴在这璀璨无比的大道神光之中,虚空中的白发人皇宛若天神一般,许多人都有些失神,这真的是初入人皇境界吗?

    许多中位皇都没有如此风采。

    甚至,很多非顶尖势力核心人物不明白为何会如此,两者明明差距巨大,长辈不是说过人皇之境一境之差都是天差地别,实力悬殊极大吗?

    那么眼前这是什么?

    仿佛,在颠覆他们对修行的看法。

    剑啸之音席卷天地,融入琴音之中,大道为弦,每一根大道之弦又仿佛是剑所铸就,传出的声音,赫然是遗神曲,而那股剑意,则是神剑流年之剑意。

    叶伏天手指伸出,似手捏大道之弦,一时间,大道逆流,无数大道剑光贯穿虚空,诛灭这一切存在,无数柄剑呼啸,欲将天都斩断。

    “轰……”盖九天只感觉自己被无数大道琴弦所围住,当无数剑意穿透空间杀来之时,他双手凝印,神音缭绕,天神叹息,他通体绽放黄金神光,似化作黄金古神,威压天穹,那股压迫力让人窒息,剑杀来之时,尽皆被周围的一尊尊黄金古神雕像挡住。

    与此同时,他抬起手,朝着叶伏天拍打而出,这一刻,诸多黄金古神同时轰杀而出,天穹之上出现了一尊盖世黄金古神虚影,这一击,似天神之怒,携九天之怒,威压诸天,神挡杀神。

    琴音之下,无数大道琴弦共鸣,无穷剑意也在共鸣,叶伏天体内神轮之力爆发,这一刻的他,和天地同辉,天地大道尽皆为他所用。

    万丈霞光如瀑布般垂落,此时的叶伏天如谪仙、如九天神子,一头银发随风而舞,他本就容颜无双,此刻更显盖世风流,破境之后又有人皇之气概,这一瞬间他所绽放的光辉,令一些修为不是那么强的女子都一阵失神。

    夏青鸢目光呆呆的看着虚空中的身影,眼神仿佛唯有那绝代无双的身影。

    旁边夏皇也内心震撼,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儿,心中暗暗叹息,自己这宝贝女儿本就心生爱慕,如今怕是中毒已深。

    不过,这小子是真好看啊,有他七八分风采了……

    苍穹之上神光绽放,叶伏天的手指朝天一指,这一刻,似神剑出鞘,破天而出。

    一剑光寒三千里。

    许多人似看不见那是一柄剑,只看到了一道光,以及无穷穿透虚空的剑意。

    那道光和轰杀而下的黄金古神身躯碰撞,爆发出一道万丈霞光,黄金古神身躯被直接穿透,出现一个缺口,随后粉碎炸裂,与此同时,神剑之光直接降临盖九天面前。

    盖九天双手同时轰出,一声大喝,神剑至,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他的大道神轮出现裂痕,使得道意在迅速的衰弱。

    “去找盖十世吧。”叶伏天手指拨动大道琴弦,剑影淹没了虚空,那柄剑直接化作了剑形风暴,便见盖九天的身体一点点粉碎,化作虚无。

    只是刹那间,身体便彻底消失,唯有剑意依旧还残留在天地之间。

    黄金神国第二位皇子,命陨。

    被叶伏天所杀。

    叶伏天没有留手,这次黄金神国的皇主都亲自杀来了,要他性命,如今,已是死敌,不死不休。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没什么区别了。

    以黄金神国的强势,根本不可能会饶恕他,势必要将他诛灭,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能削弱便削弱对方的实力。

    黄金神国底蕴深厚,强者如云,但不可能都来遗迹之城,只有少数人皇到了。

    “斩了。”

    诸人内心颤动着,初入人皇境界的叶伏天,强势斩下位皇神轮三阶的盖九天,没有一丝悬念,神轮爆发,一剑斩杀对方。

    这就是神轮差距吗?

    许多顶尖势力的妖孽人物心中极为感慨,这次神之遗迹,只有不到十人铸就了完美神轮。

    这十人,有天神书院第一弟子简青竹、有神族的神昊、有南皇之女南洛神。

    如今,诸人记住了一个人,叶伏天。

    此一战,叶伏天证道人皇境界的第一战,足以名动九界。

    “老了。”夏皇低声说道,然而却面露微笑,身为夏皇界之主,此刻忽然间有种苍老感,他是看着叶伏天成长的,从弱小时一步步走到今天。

    这一战他斩了盖九天,意味着他这夏皇,也已经不是叶伏天对手了。

    如何能不感慨。

    “别感慨了,这种人,三千大道界也没几个。”孔雀妖皇说道,夏皇点头,这点他自然明白,不过想到叶伏天隐藏的身世,他便也释然了。

    习惯了叶伏天在夏皇界闹事,似乎都忘记了他可能的来历。

    “青鸢啊,你们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夏皇对着身旁的夏青鸢问道。

    夏青鸢看着她的父亲:“???”

    发展到哪一步了?

    “别怪父皇事多,时间不等人啊。”夏皇心中郁闷,早知道当年这小子在夏皇界,就该强行把事情给办了,现在,不好控制啊,毕竟打也打不过了……

    “没你想的那回事。”夏青鸢脸都红了。

    “没有?那你这机缘是哪来的?”夏皇看着夏青鸢道:“别以为父皇看不出来。”

    他不信神之遗迹中,夏青鸢还能自己抢夺机缘。

    毫无疑问,是叶伏天帮她抢的。

    这小子,还是很善解人意的,知道疼人。

    “父皇你想多了。”夏青鸢见夏皇如此直白,脑袋都低了下去。

    “你这丫头,就是性子太冷了些,有时候,要主动啊。”夏皇苦口婆心的劝道,不怪他心急,如今叶伏天什么身份,太玄道尊、天河老祖都是背景,九大至尊界又是美女如云,看不远处梵净天的女子,便一个个像仙子般美丽,都是威胁啊。

    再看那南天神国的南洛神、幽月神宫的嫦曦,都如九天神女一般,风华盖世,绝代佳人,这都是潜在的敌人啊。

    “孔萱你过来,父皇有几句话要嘱咐于你。”旁边,孔雀妖皇对着不远处的孔萱开口道。

    夏皇一愣,目光看向孔雀妖皇,脸有些黑。

    “孔雀,你别有什么想法。”夏皇一脸警惕。

    “公平竞争。”孔雀妖皇无视道。

    “…………”夏皇骂道:“老孔雀,人妖殊途,要点脸。”

    “你懂什么,这才更有感觉。”孔雀妖皇回应道。

    “我要翻脸了……”

    “我怕你?”

    两位人皇在此之前还一起饮酒作乐,此刻,说翻脸就翻脸。

    愣是让旁边的夏青鸢和孔萱一脸无语,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目光纷纷移开,有杀气……

    不仅是夏皇和孔雀妖皇,就连天谕界的那些顶尖妖皇也各有想法。

    完美神轮,天谕第一人,如今的叶伏天,足以横扫所有同代了,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

    此时,那些大人物忽然间想起了先知的预言,天谕将变,他们之前以为是顾天行和顾东流,如今看来,似乎猜错了。

    等等……

    先知预言。

    先知、叶伏天。

    “先知坐化前有没有见过叶伏天?”有妖界顶尖巨擘人物对着后辈问道。

    “好像见过,之前似乎听到过一些声音。”有人道。

    “见过,先知坐化前最后见的人,就是叶伏天。”有妖皇开口说道,不过在当时,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件事,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但如今看来……这真的是巧合?

    天谕界后代第一人,铸完美神轮,绝代风华,甚至已经是三千大道界最顶尖的妖孽人物,如若先知见过他的话,不可能看不出他的不凡。

    如若先知当年就看出来了,那么……

    他们想到一种可能,眼瞳不由得微微眯起。

    先知的坐化,是因为叶伏天?

    然而,纵然叶伏天的天赋绝顶,先知为何要选择坐化?

    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件事,都保守秘密,不要流传出去,不要再提起。”那妖界巨擘嘱咐道。

    此事,可能牵扯一些秘密。

    先知选择坐化,是为了守住这秘密吗?

    想到这,他们看叶伏天的眼神又不同了,如若他们的猜测是对的,叶伏天将会是未来改变天谕界格局之人,甚至,将直接主导天谕界的未来。

    妖界许多势力和叶伏天相处还不错,未来的天谕之变,他们应该不至于受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