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403】,不是自杀,是杀人焚尸(活动通知VX)(三)
    案发现场,到底是哪里古怪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特案组众人足足有三天的时间。

    而在这三天里,其他人也发现了,特案组的人一个个就像是全都得了神经病一般,每个人都抱着手机各种的看啊看啊的。

    本来还有人以为他们看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便也都是好奇满满地凑了过来,跟着一起撸一眼。

    不过这撸一眼的结果可是太让人意外了,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办公室嘛。

    而且这办公室里的布置也是相当的大众化呢,所以特案组的大家这是到底在看神马?

    而且他们不但看着,还会随时拉住经过他们身边的人,强烈要求对方和他们一起看。

    如果有人真的很配合的跟着他们一起看,那么他们就会立刻拉住对方,然后一脸期待而又诚恳地问对方,这些照片上,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结果就是被他们问到的人一个个全都是一脸懵逼。

    不对?

    这照片里怎么看,也都是妥妥的万分正常那一挂的好不。

    所以特案组的这些家伙,一个个莫不是疯魔了不成?

    好吧,这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直到第四天,苏青不甘心,再次带着特案组上上下下再次去了案发现场去勘察。

    这一次,苏青倒是先去了距离美丽佳制衣厂最近的那个加油站。

    果然从加油站的监控视频里,找到了六天前石玉诚拎着一个汽油桶过来买汽油的照片。

    而且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因为石玉诚经过光顾,所以对他倒是也都不陌生,当下便有人说了,那天石玉诚拎过来的汽油桶是绿色的二十五升的油桶。

    苏青记得,他们从案发现场发现的那个绿色汽油桶正是绿色的二十五升的油桶。

    所以,石玉诚用来自焚的汽油也是他自己提前买好的。

    不过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倒是说,那天他们并没有发现石玉诚的身上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问完了这一切,苏青这才带着特案组的一行人赶回到了案发现场。

    几天的功夫下来,案发现场已经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苏青直接就站在门口看着之前焦尸所在的位置,微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孙晨,几个人在苏青的身后,窃窃私语着。

    但是却谁也不敢打扰到现在的苏青。

    突然间苏青直接打了一记响指。

    “大圣!”

    “在!”孙晨立刻很响亮地应了一声。

    所以这个外号早就已经深入你心了是吧。

    苏青随手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抛给了孙晨。

    孙晨手忙脚乱地接住,一时之间有点懵逼,完全搞不清楚自家头儿这又是要搞什么。

    “用这个当汽油桶,你来表演一下,如果一个人想要自焚应该怎么做?”

    孙晨看看苏青,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

    不过既然是头儿让他做的,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做就是了。

    于是孙晨立刻一只手拎着矿泉水瓶,然后打开门,一步一步地向着窗下走去。

    走到了窗口处,然后做淋汽油状,然后将矿水泉瓶丢到一边。

    “呯”的一声,矿泉水瓶掉在地面上,还弹了两下。

    苏青的目光在矿泉水瓶上一落,一双俏丽的眸子不禁眯了起来。

    不过她很快便收起了目光,继续看着孙晨,等着看他下面的表演。

    孙晨从兜里摸出自己的打火机,然后打着,假意地往身上一点,然后就是一顿手舞足蹈的扭动。

    这一刻,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地叫了暂停。

    “停!”

    孙晨正在张牙舞爪的爪子顿在了空气中,然后一脸懵地看向自家头儿,还有萧大法医。

    唔,所以他这到底是哪里演得不好是吗,为毛头儿了萧大法医两个人会同时叫停呢。

    苏青有些欢喜地看向萧季冰。

    一双眼睛亮得惊人。

    “萧法医你也看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了吧。”

    萧季冰看着女子那双乌亮的眸,眼底里也是有着笑意流转:“不错!”

    其他人却还是一头雾水。

    一个个都向着苏青看过来。

    虽然都没有开口,可是那一个个的目光里却全都写着几个大字,那就是,头儿,求解。

    苏青自然也不会卖什么官司。

    她抬手一指地上的矿泉水瓶。

    “大家看到了,大圣自焚的时候,汽油桶的位置了吧,那么大家可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过来的时候,汽油桶在哪里?”

    雷动的眼睛一亮,立刻道:“在门外!”

    苏青点了点头,直接打了一记响指。

    “不错,这其实就是一个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这只是其一。”

    除了萧季冰外的大家:“……”

    所以,头儿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其二了。

    果然就看到苏青一指孙晨。

    “你们现在看看大圣,他刚才表演的是一个活人身上着了火后的正常反应。”

    “就算是一心求死的人,在烈火焚身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挣扎的,但是我们再看看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厂长办公室。”

    “这里的一切摆放得无比整齐,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如果石玉诚真的是自焚而死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挣扎的,而那个时候,火焰所烧的就不应该只是他这个人了,还应该有这里的其他东西。”

    “所以我一直说案发现场太不正常了,其实就是因为这里太过整齐了,不应该是这么整齐的。”

    “而想要案发现场能保持这样的整齐,那么就只有一点了!”

    说着,苏青妙目一转,便看向了萧季冰。

    萧季冰微笑着从嘴里吐出来两个字:“死人!”

    苏青打了一记响指。

    “不错,没有问题,只有死人才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凶手应该也是有查过,死人即使被烧,呼吸道里也不会有黑灰存在的,所以他便直接在尸体的口鼻里灌了汽油,如此再烧,那就是里面一起着了,单从验尸上自然是无法确认这个人是活着被烧的,还是死后被烧的。”

    “但是,只怕凶手自己也没有想到,活人被火烧是会动的,但是死人被火烧,则是不会动的。”

    说到这里,苏青正式为这起案子做了定性。

    “所以,这不是一起自焚案件,这是一起杀人焚尸案。”

    于是问题又来了。

    按着他们这几日查到的有关石玉诚的信息,这个男人真的没有什么仇人,所以到底是谁会杀了他呢,杀人动机呢?

    不过,既然现在已经可以百分百地断定了,石玉诚是被人杀死焚尸的。

    就在这个时候,雷动却开口了。

    “头儿,可是为什么凶手来杀石玉诚,而却是石玉诚自己去买的汽油呢?”

    没错,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而且之前苏青在加油站,那里的工作人员也说过的,石玉诚平素里在他们那加油都是开着车过去的,倒是第一次直接拎了一个汽油桶过去的。

    所以,这真的只是巧合。

    在石太诚正在筹备自己自焚的时候,突然间被人宰了,然后又焚尸了。

    那这样的运气,是不是可以去买彩票了。

    说不定直接就会中一注大的呢。

    苏青走过去,拣起地上的那个空了的矿泉水瓶,在手里不断地摆弄着。

    眼底里有着一抹兴味流过。

    有意思了,这个案子倒是越发的有意思了。

    这案子,刚刚解开了一个谜团,便又来了第二个谜团。

    简直就是猜猜看的小游戏了。

    只是,这美丽佳制衣厂,厂里厂外的居然连一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

    不过既然已经先解开了一个谜团,而第二个谜团,很明显也不可能是在这案发现场就能找得到答案的。

    一行人便开着车离开了美丽佳制衣厂。

    苏青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却是摸出了石玉诚的手机,随手抛给了萧季冰。

    “萧大美人你看看,这手机的通话记录,我看过好几遍,反正目前来说,我是没有什么发现,你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萧季冰伸手拿起直接抛到他怀里的手机,看了苏青一眼,便立刻任命地点开了石玉诚的手机,翻看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苏青的黑色悍马车已经一马当先地驶出了美丽佳制衣厂所在的巷口。

    苏青的眸光一直看着前方。

    巷口正对面赫赫然是一处农业银行的自动提款机所在。

    而在这外面,布置着两个监控摄像头。

    苏青的黑色悍马直接驶过了马路,竟然直接在这处农业银行的自动提款机这里停了下来。

    萧季冰有些不解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苏青笑了笑,抬手指了指那两个监控摄像头儿。

    “你看,这两个摄像头的方向,很有可能能拍到对面路口的情况。”

    只是这么一说,萧季冰立刻就明白。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也很有可能拍到了凶手。”

    苏青没有否定。

    “那条巷子,可是去往美丽佳制衣厂的唯一一条路呢,所以就算是凶手想要去,应该也是要从这里通过的,而只要他走了,那么便有下有八九的可能性被拍下来。”

    而这个时候,特案组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将车驶了过来,然后停车,大家下车,全都看向苏青。

    他们头儿,这是又有发现了不成?

    苏青一指两个监控,直接交待金铃。

    “铃当,联系农业银行,我要看五天前晚上这两个监控拍下来的画面。”

    “好!”金铃立刻应了一声,然后便忙摸出了手机,联系了起来。

    农行那边的相关负责人,回复的非常快,对方直接就在电话里表态,他们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

    于是苏青他们立刻上车,直接向着农业银行龙城市分行驶去。

    分行安保处的负责人姓张,客套的话没有,直接就带着苏青他们去将五天前那两个监控摄像头所拍的画面全部调了出来。

    苏青直接要了十二个小时的视频拷贝。

    于是再回到局里,特案组的众人,这一次倒是不用再看照片了,而是直接改看视频了。

    视频不是很清晰,但是屏幕前可是同时有着好多双眼睛一直在巴巴地盯着呢。

    只是,这东西真的是很累眼睛,看着看着,没一会儿,就觉得眼睛都花了。

    最后虽然他们还在盯着视频看,可是却也有些不知道自己看得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了。

    而这个时候,萧季冰的手指却突然间伸了过来,向着路口那里一点。

    “这里是两个人!”

    众人:“……”

    要知道现在视频里的时间明显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虽然有灯路,可是这里的路灯是那种昏黄色的。

    真的很影响视觉。

    孙晨听到了萧季冰的话,立刻也探着脑袋看了过去。

    看啊看啊的,他居然愣是没有看出来,那是两个人。

    苏青直接一巴掌将孙晨那颗碍事儿的脑袋拍走了,然后将画面定格,放大。

    随着画面的放大,虽然图像有些虚化,可是却能看得出来,那赫赫然正是两个人。

    不过因为虚化有些严重,所以根本无法看清楚这两个人的脸。

    ------题外话------

    还有游游订了一批2020年的日历,全订阅的亲可以加(天悦小微)全拼,发全订阅蕉图还有地址给游游

    感谢大家对游游的支持,礼轻情重,谢谢大家!

    日历报名截止十一月的最后一天。还有,游游继续求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