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种植大师 > 第167章 云鹤子,别来无恙啊
    那些被周郡丞抓住的人,也全都得以获得自由。

    他们一起帮着张小凡砸墓。

    一边砸,张小凡一边感叹,周家可真是够奢侈啊。为了瞒天过海,侵吞银蛇乡的百亩灵田,居然出资帮助王家修建了一座这么豪华的陵墓。

    当那块高达一丈三的白玉墓碑砸烂以后,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

    只见前方的山雾如同潮水退去,慢慢显现出大片被法阵隐藏的景观。

    “天啊,那是什么?”

    “这里本来不应该是一片荒地吗?怎么种植了如此多的药草?”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一些年纪较轻的当地村民。他们根本想不到,这里居然隐藏着一片这么宽广的土地。至少超过一百多亩的面积。

    也许村中的老人,才知道银蛇乡的这片土地以前是什么模样。

    “法阵内应该藏有主阵之人,必是罪魁祸首,不能让他逃了。”星斗山人突然提声大喝。

    “在本侍郎面前,纵然他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逃不出去。”工部丁侍郎的脸上露出傲然之色。只见他微一示意,身后的一尊御前带刀侍卫,跃上金雕,冲天而起。

    御前带刀侍卫那可是保护皇帝安全的人,实力自然非常可怕。

    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以张小凡现在的修为,只能是蚂蚁仰望大象。根本感受不出来。只知道对方深不可测。

    “进去一人,到阵内搜索,务必将阵内所有人尽皆擒下!”丁侍郎再次发出命令。

    立刻又有一尊御前带刀侍卫跃出。

    一纵就是五六十米远,实现太吓人了。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瞬间就进了前方的法阵内。

    隐隐可以看到一枚椭圆形光芒护罩,把人保护在里面。

    如此手段,看得张小凡无比向往。

    武者之路,荆棘丛生,唯有不断前往,攀登一个又一个的阶梯,成为强者,探索武道巅峰。这才是武者的真正宿命。

    无数的武者,都在这条道路上前行,攀登。

    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晋级无望,比如贪图安逸的生活,选择停下来不再前行。

    张小凡不会,他没拥有超能力前,尚且能够自强不息。现在拥有了逆天的超能力,那就更要披荆斩棘,砥砺前行。

    法阵内确实有人,很快就抓到了十几人。

    毕竟这么宽广的一片土地,种植了无数株药草。一两个人根本打理不过来。

    就算十几人,也是不算多。

    那些人都是普通源农,一个个惊恐万分的束手就擒。

    一个都没能跑掉,全部被抓住,反绑住双手,押到了丁侍郎前面。毕竟,这里地位最高的人就是丁侍郎。

    “饶命,饶命啊……”这些个源农一个个衣着光鲜,身价明显都不低。

    他们吓得瑟瑟发抖,不断求饶。

    周家雇佣他们,为了堵住这些人的嘴,给的工钱必定不低。

    几十年下来,这些人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富得流油。

    “主阵之人哪里去了?”星斗山人目光扫过这些人,发现只是一群源农,正主并没有抓到。他立刻大声喝问这些源农。

    “不知道啊,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就是给人当长工,负责种植药草!”

    这些源农尽皆摇头,不停的为自己辩解。

    “丁大人,我们之前破阵时,突然遭受法阵攻击。老朽敢断言,里面必定藏有主阵之人。这些源农只是傀儡,那个主阵之人就算不是主犯,地位定然不低。”

    星斗山人禀道。

    丁侍郎不慌不忙道“莫要着急,那主阵之人绝对逃不掉。”他抬头看向天空的金雕。

    只见那名御前带刀侍卫站在金雕背上,俯视着下方,正在搜寻着任何可能逃走之人的踪迹。地面的那位御前带刀侍卫同样在地面扩大搜索范围。

    以此人的强大修为,身周百丈以内的蛛丝马迹,都难以逃脱他的感知。

    很快,搜索结束。

    “禀丁大人,搜索完毕,并未发现其他人员。”

    天空的金雕也是俯冲而下,稳稳落地。

    两名御前带刀侍卫都没有任何发现。

    “逃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怎会搜不到人?”丁侍郎皱着眉头。

    周郡丞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没能抓到主阵之人,周家就不会被挖出来。

    “会不会还布置有小型的隐藏阵法?”张小凡提醒道。

    当初追捕毒书生,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要不是张小凡多了个心眼,很可能被毒书生逃脱。

    “容老朽查验一下!”星斗山人手托罗盘,直接进入了已经被破掉的法阵区域内。

    把整个法阵区域查找了一遍后,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老朽可以确定,这片区域已经没有任何法阵。”星斗山人非常肯定的说道。

    “奇怪,那人难道真的能够飞天遁地不成?”张小凡皱眉思索。

    这是他第一次在工部侍郎面前表现,如果不能抓住主阵之人,他的表现就会显得逊色几分。

    人到底会藏匿到哪呢?

    张小凡冥思苦想,他决定审问这些被擒住的源农。

    这些人不可能不知情。

    张小凡的目光从十几个源农脸上一一扫过去,想要挑出一个比较容易攻破之人。

    “嗯?”

    当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名源农脸上时,眼睛微微一亮。

    只见这名源农的脸上沾着不少泥土,显得很脏。

    源农嘛,本就是与泥巴打交道,脸上弄点泥,这很正常。

    “你这张脸看上去很熟悉啊。”张小凡蹲下身,与这名年老的源农对视着。

    对方表现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把头抬起来!”

    张小凡喝道。

    对方打了个哆嗦,缓缓抬起头。两人的目光相对,张小凡的眸子中露出讥讽神采。

    “云鹤子,别来无恙啊!没想到鼎鼎大名的云鹤子,龙生虎养鹰打扇,更是在梅山称王,却跑到这里当起了源农。呵呵,难道不嫌掉身价吗?”

    张小凡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特别是杨县令与一众见过云鹤子的官差衙役。

    “这人怎么可能会是云鹤子?”杨县令一脸不相信。他见到的云鹤子,面相清奇,仙风道骨,根本不是这副模样。

    其实,这也正是云鹤子的狡诈之处。

    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唯有前些天,在梅山操控妖树,想要杀掉张小凡的时候。云鹤子本来抱着必杀之心,认为十拿九稳。

    这才以真面目在张小凡面前出现。

    另外还有一点,当时云鹤子通过妖树来装神弄鬼,在树干上显露出来的那张脸,绝不可能作假。必须是他的原形。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他没能杀掉张小凡。

    也就有了今日的报应。

    原本脸上带着阴冷笑容的周郡丞,此刻再也笑不出来了。

    王有财,更是转身就逃。只是他也不看看现场都有些什么人?逃得掉么?

    轻易就被方敬等人拿下,押了回来。

    “怎么,还要装下去吗?”张小凡直接开始搜云鹤子的身,搜出来一块阵盘。“星斗山人,还请您看看,这块阵盘可是操控这座法阵之物?”

    对于法阵一道,张小凡不懂,只能请教专业人士。

    不过能够在一名源农身上搜出阵盘,本身就极不正常。

    这名年老源农肯定有问题。

    星斗山人接过阵盘仔细观察,片刻后一脸肯定道“不错,这块阵盘就是前方这座法阵的操控阵盘。真没想到这人如此狡诈,居然假扮成源农,混在一堆的源农里面。要不是张小兄弟慧眼如炬,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他骗过。”

    星斗山人也是不胜感叹。

    这名主阵者实在太狡猾了。

    “小畜生,上次毒杀了老夫的妖树,这次又把老夫揪了出来。老夫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云鹤子眼见再也隐瞒不了身份。

    当场破口大骂。

    他看向张小凡的眼神,更是无比怨毒,充满杀意。

    不过他肯定没有报仇的机会了。侵吞百亩灵田,足够他掉几十次脑袋了。

    “对前面的药地进行测灵!”张小凡没有再理会云鹤子,而是让户房的第一办事员,拿着测灵尺,对前面的药地进行测试。

    药地内种植的药草,长势喜人,甚至就连源力果这种药草也是种植了不少。

    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普通土地。

    很快,测试结果出来了。

    “禀各位大人,测试结果显示,这块药地乃是甲等灵田,源力充足。”

    吴通大声汇报着检测结果。

    “移花接木,瞒天过海,将原有的灵田弄得全部枯竭,却把这里的大片荒地变成了灵田。真是好手段啊。”张小凡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今日一战,干得漂亮。

    在工部丁侍郎面前,大大的露了一把脸。

    更是把罪证给坐实了。

    突然想起一事,张小凡连忙揭住云鹤子的嘴巴,将他的嘴撬开,检查嘴中是否藏有毒囊。

    还好,没有任何发现。

    云鹤子的身份地位极高,应该不可能成为周家的死士或者是奴仆。多半是合作关系。

    “侵吞百亩灵田,现在就给本侍郎彻查。必须一查到底。”丁侍郎无比震怒,厉声下令。

    “遵令!”

    杨县令拱手躬身。

    “就在这里设公堂,对一干犯人进行审讯。务必把这件大案查个水落石出。”杨县令对手下的官差衙役喝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