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种植大师 > 第108章 续命丹
    “瘪三!”

    周会长握紧拳头,嘎吱作响。赫然也有着气芒在他身体表面流转。

    修炼四要素,财侣法地。

    财字排在第一位。

    拥有财富,这是修炼的基础。就拿张小凡来说,天赋本来极差,但是几株特殊灵草吃下去,他已经有两种源修天赋达到了满值。

    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修武的好苗子,天才中的天才。

    周会长掌控着亿万财富,自然可以动用大把的资源把修为砸上去。

    夏冰管事被张小凡强行拉着上了马车。

    “干嘛?你放开我!”夏冰管事用力挣扎。“我嫁给周会长,也不全是因为你……”

    她非常清楚,如果不答应周会长的要求,张小凡根本不可能再找到第二株生肌草。

    “在车厢内坐好,我们回家!”

    张小凡显露出前所未有的霸道,这次由他当马夫,驾驶着马车疾驰而去。

    他的实力比夏冰强多了,由他来当马夫,一路上非常平稳。

    坐在车厢内的夏冰管事,心里面特别受用。

    她能感受出来,张小凡是真的关心她,在乎她。

    这些年,她一个人在县城打拼,很不容易。见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相互利用。又或者一些男人对她不怀好意。

    表面上待她很好,其实就是看上了她的美貌。

    从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在乎过她。

    刚才,张小凡强行拉着她离开,她感受到了真挚的关心。

    此刻,她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温馨,这种被人保护的滋味,让她非常享受。也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

    ……

    “到家了!”张小凡停下马车,温声说道。

    他的声音,再没有之前的冰冷无情。对夏冰管事,只有歉疚,再也不讨厌她。

    没有人回应他。

    张小凡心头一沉,不好,该不会是这个倔强的便宜‘姐姐’,在半途中偷着下了马车,回头找周会长那匹恶狼去了吧?

    那可真的是送入狼口啊。

    急忙掀开帘子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也许她实在太困了,竟然在车厢内睡着了。

    而且睡得很香甜的样子。

    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她很美,也特别惹人怜惜。

    张小凡如果不是需要急着想办法救李路,一定不会吵醒她,就这样守在她身边,一直到天亮。因为这是他欠她的。

    “姐,醒醒!”

    张小凡没办法,只能狠着心肠摇醒她。

    “唔……这是到哪了?”夏冰抬起头,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已经到家了。我送你进去,然后必须马上离开。大活人不可能被尿憋死。周会长不肯借那株生肌草给我,再想别的办法就是。”张小凡温声道。

    她揉了揉眼睛,钻出马车,感受到夜晚的寒意,顿时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披着的白色狐裘。

    摸出钥匙打开院门,张小凡牵着马车进了院内。

    “好了,今天谢谢夏冰姐。以后,你永远都是我姐。”张小凡动情的说道。

    “嗯!我以后不再叫你张公子,叫你做弟弟。”夏冰一脸幸福甜蜜的点头答应。“对了,有一件事,我能问你吗?”

    夏冰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他。

    夜色中,两人的心灵彼此对撞。

    “问吧!”张小凡是真的拿她当姐了。

    “你来找我的时候,为什么对我的态度那么冰冷?我当时以为你受伤了,生命垂危,所以才会那样冷漠。当时,你似乎非常厌恶我……”

    说到这事时,夏冰依然觉得特别委屈。

    美眸中又有着雾气开始升腾。

    “白天的时候,周会长在半道上拦住了我。他对我在珍宝楼的一举一动,都是非常清楚,包括我想买那根青帝权杖的事情,他都知道。我猜想,是你告诉他的,所以就……”张小凡没有再说下去。

    “所以就觉得我出卖了你,然后讨厌我对吗?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把你的事情告诉过周长远。至于他知道你想要购买青帝权杖一事,这很正常。也许你不知道他的能量有多大。我可以告诉你,平县最有权势的男人不是杨县令,而是周长远。

    别说是珍宝楼安插耳目,就算县衙门,也肯定有着他的耳目。

    你以后要特别小心!

    还有,要是下次再敢误会我,一定拿板子打你屁股。”

    夏冰管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完全就是姐姐教训弟弟的口吻和表情。

    “绝不会再有下次!我先走了,你把门关好,一个女孩子在家,要特别注意安全。”张小凡关心的说道。

    他走出院子,不过并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看着夏冰管事关好门,进了屋内,这才离去。

    他不知道,在他转身的刹那,窗棂打开,夏冰管事一直凝望着他,直至背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依然不肯关闭窗棂。

    有了一个弟弟,让她非常高兴。

    一颗心,也是有了牵挂。

    ……

    张小凡从夏冰管事那里离开后,快速朝着书院所在位置奔去。

    老院长人脉很广,找他问问,也许能够有所收获。

    其实,他在县城认识的人并不多。在关键时刻,能够帮他忙的人,就更少。

    不多时便到了书院外面。

    张小凡正准备用力拍打书院的大门,结果瞥到小门虚掩着,当即闪身走了进去。

    “院长,院长……”张小凡大声呼唤。

    “在……这!”

    老院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把他吓了一大跳。

    “啊……院长,您怎么到墙顶上去了?”张小凡扭头一看,老院长如一块磐石般安忍不动,静静的坐在院墙顶上。

    而且就在大门位置的顶上。

    刚才,张小凡进来的时候,一举一动尽收老院长眼底。

    “高处的空气更新鲜!这么晚急着找老夫,何事?”老院长身形微动,轻飘飘的落在地面上,点尘不惊。

    着实让张小凡大开眼界。

    以前,老院长虽然也在学生面前展露过实力,但是很普通。

    现在看来,老院长很可能深藏不露,是一位超级高手。

    “院长,我想找您打听一下,哪有生肌草?我的一位手下,舍命救我,受伤极重,危在旦夕。”张小凡言简意骸的表明来意。

    “生肌草难寻!你那名手下受伤的情况,详细说与我听。”老院长微微摇头叹息。

    张小凡把李路的伤势说了一遍。

    听完后,老院长的表情依然古井无波。

    “老夫有一颗续命丹,可续命三日。你拿去给那名手下以温水灌服。待他服药之后,再不断以木源力替他疗伤,抢在续命丹的药效耗尽前,替他修复肺部,应该能有一线生机。”

    老院长珍而重之的从怀中取出一只精美玉盒。

    打开后,立刻有着淡淡的药香味散发出来。

    一颗封蜡的暗红色丹药,约有龙眼大小。

    丹药乃是炼药士以药草与其它材料,炼制而成。因为含有银汞之物,有毒。所以用的人并不多。

    炼药士这个行业了是渐渐没落。

    反倒是源农这个职业,地位越来越高。

    几乎绝大多数源武者,得到灵药后,都会直接吃下去。而不会拿去炼丹。

    因为拿药草炼丹,成功率极低,就算炼成了,药草的药效会大量损耗,炼出来的丹药还有毒害作用。同时,请炼药士炼丹的费用也是极高。

    所以,大家现在追求纯自然的药草,摒弃了费力不讨好的丹药。

    炼药士这个职业没落,也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真正炼药法门失传有关。据古籍记载,上古大能炼制出来的仙丹、神药,都有着非凡效果。

    直接一丹封神者,大有人在。

    张小凡得到了这颗续命丹,不禁大喜过望。李路终于有救了。

    “太好了!”

    他对着老院长深深鞠躬作揖。

    “院长,谢谢您的厚恩厚德。这颗续命丹无比珍贵,学生不可能白要您的……”张小凡知道这个时候说钱,很容易让人反感。

    不过他从不占别人的便宜。

    老院长更是他心目中最尊敬的人。

    得知他的难处后,人家肯把这么珍贵的丹药给他,这是天大的恩情。

    “你是老夫的学生,为人师者,帮自己的学生又怎么可能要钱呢?真要记着这份恩,以后老师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再报恩就是了。”

    老院长慈祥的笑着道。

    “学生定当铭记终生!”张小凡重重的点头,与老院长告别后,快步离开。

    ……

    县衙门内,气氛凝重,不少官差守在李路的病房外。

    其实受伤的人并不止李路一个,甚至有不少衙役被悍匪杀死。只不过这些人里面,身份最高的是李路。

    再加上李路救了张小凡的命,表现十分英勇,所以格外受到重视。

    “张大人回来了!”

    陈虎等人见得张小凡大步流星的跑了进来,立刻起身相迎。

    他们发现张小凡的表情中透着一丝喜悦,不似之前那般严肃,悲痛之色也减少了许多。一个个不由暗自猜测,难道张大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的找到了生肌草?

    “陈虎,立刻端一杯温开水过来!”张小凡吩咐道。

    他已经走进了房间内,杨县令早就离开了。

    身为一县首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非常忙。光是善后事宜处置,就足以让杨县令彻底无眠了。

    躺在床上的李路,脸色更差了一些,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很短。

    肺部受伤,肯定会肿大。

    呼吸功能必定受到极大影响。而且这个影响会越来越大,最终导致李路呼吸困难死亡。

    张小凡出去寻找生肌草,已经花费了一个多时辰。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张大人,温开水端来了!”陈虎把温开水递给坐在病床前的张小凡。

    由于李路昏迷不醒,只能设法把他的嘴撬开,然后把丹药碾碎,一点点灌下去。

    大家都是紧张的看着,不知道张小凡给李路吃的是什么丹药?都希望有奇迹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