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种植大师 > 第106章 星夜求药
    “你半夜三更要生肌草干什么?”夏冰关心的打量着张小凡,想看看他是否受伤?

    并没有看到明显外伤,不过她发现张小凡的脸色特别苍白。

    “张公子,你是不是受伤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夏冰的语气很温柔,脸上满是关切。

    “我再问你一遍,知不知道谁有生肌草?”张小凡非但不领情,反而态度极差。语气也是特别冰冷,生硬。

    夏冰管事的秀眉皱了皱,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

    不过她看到张小凡吓人的眼神后,暗自猜测,他可能真的需要生肌草救命。

    她没有计较张小凡的粗暴态度。

    如果是别的客户,哪怕是珍宝楼的高级贵宾,她也不会开门。

    因为现在是晚上,不属于工作时间。

    但是她对张小凡很有好感,关系也是非常好。所以对待张小凡的时候,非常宽容。

    “生肌草一直只闻其名,从未见过。不过一次偶然机会,我听到药草商会的周会长提过一句,他的手中可能有着一株生肌草。”

    夏冰管事仔细想了想,如此说道。

    张小凡听到有人可能持有生肌草,不由大喜。

    不过持有生肌草的人是周会长,想要得到,恐怕非常困难。

    总是要试一试的。

    张小凡愿意花费大代价,从周会长手中把生肌草换出来。他有着超能力在身,就算周会长开的价码再高,他也能办到。

    同时,张小凡心中对夏冰管事的猜疑也是更重了几分。

    连周会长拥有一株生肌草,如此隐密之事,她都知道。看来,她与周会长之间的关系,果然不一般。

    “想必你一定知道周会长住在哪!”张小凡的语气很冷。

    夏冰管事仍然没有太过在意,只当他急着找生肌草救命,所以才会态度不好。

    她咬着唇犹豫了两秒左右,毅然道“这样吧,我带你去。不过生肌草极为珍贵,周会长是否愿意割爱,我也没有把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夏冰管事身上穿的衣服特别单薄,夜晚的寒气很重。

    她快速跑进屋内,披了一件白色狐裘在身上。然后又跑到后院驾驶了一辆马车出来。

    有豪宅,有私人马车,说明夏冰管事非常富有。

    “你家里没别人吗?”张小凡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我一人,请了一个女仆,她家这两天正好有事,回乡下去了。”夏冰管事亲自坐在前面当马夫。“快上车吧!”

    说话间,她跃下马车,伸手搀扶张小凡。

    “你有伤在身,小心点!”她认为张小凡很可有受了极重的伤,所以才会半夜急着找生肌草救命。

    “不用你扶,我自己能上去!”张小凡对她的态度依然很恶劣,在他心中,这个漂亮的女人,两面三刀,口腹蜜剑,非常可怕。

    夏冰管事愣了愣,自己一个女孩子不避嫌,主动扶他。

    没想到他却这么生分,丝毫不领情。

    她觉得特别委屈,漂亮的明眸中隐有雾气升腾。

    不过一想到张小凡有伤在身,他又叫自己一声夏冰姐,也就没有多计较。驾着马车驶出院子,她跳下车,飞速关好院门,然后驾着马车飞速朝前方奔去。

    “张公子,马车跑得太快,会不会震到你?”她已经把委屈压了下去,关心的问道。

    “不会!”

    张小凡的声音依然冰冷。

    夏冰管事总觉得今天的张小凡怪怪的,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不如以前那么亲密。透着生分和冰冷。

    这让她感到有些伤心难过。

    其实,也只能怪张小凡太年轻,情商很弱。对一些人情事故,不够练达。

    试想,她一个年轻女孩子,大半夜的听到是张小凡在外面叫门。在只有她一人在家的情况下,不顾危险,不避嫌的给他开了门。

    这份柔情,早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客户关系。

    现在更是屈尊降贵,亲自给他当马夫,半夜带着他出门找周会长。怕是交情很好的朋友,都很难做到。

    能做到这一步的,往往只有自己的亲人。

    对他这么好,掏心掏肺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出卖他呢?

    马车在黑暗中奔行,对马夫的技术和路线的熟悉程度,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夏冰管事显得非常专注。

    即便如此,有好几次还是走错路,不得不调头。

    张小凡坐在后面的车厢内,看着前方那道俏丽身影,眼神始终冰冷。

    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他更加觉得夏冰管事与周会长的关系不一般。否则,又怎么可能如此熟悉周会长家的路?“到了!”

    夏冰管事提缰勒马,缓缓停下马车。

    张小凡下得马车,打量周围的环境。这里好像位于县城边缘。前面有着一座类似于宫殿般的宏伟建筑,气势磅礴。那真的是金阶玉柱,假山亭榭,很是震憾人心。

    即便是县衙门,都没有这么气派。

    夏冰管事到底是个女孩子,在黑夜中有些害怕。

    不过她还是壮着胆子,提着灯笼走到门前叩响门环。

    “咚咚咚!”

    她敲门就比张小凡斯文多了。

    “汪汪汪……”两只大狗听到动静,从院内冲出来,十分凶恶。

    “啊……”夏冰管事吓得尖叫,一跤摔倒在地。院门其实并没有打开,两条大狗也不会扑出来咬她。

    不过依然把她吓坏了。

    “滚!”

    张小凡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冷漠无情,一个箭步跨上前,挡在她的身前。

    身上的源武者气势散发出来。

    两只凶猛的大狗,吓得夹着尾巴呜咽不止,凶威却已经完全收敛。

    “什么人?”

    两名护卫手持砍刀冲了出来。

    “我是张小凡,想要求见周会长!”张小凡连忙说道。

    “什么张小凡,张大凡的,不认识。大晚上的不在家睡觉,跑来这里撒野,赶紧走。”两名护卫手中提着的刀,透射出耀眼的刀芒。

    显然,这两名护卫都是源武者。

    能够请得起源武者当护卫,周会长的档次比之马大善人,明显就高多了。

    当然,如今的马大善人也不可小视。因为他已经升任县丞。

    手下同样供养着多尊源武者级别的高级官差。

    张小凡只是县衙门的一个办事员,在县衙门现在或许有了不小的名气。但是在这里,人家压根不认识他。

    “我是县衙门工房的第一办事员,有急事想求见周会长,还请两位大哥代为通禀一声!”张小凡拱手道。

    “哈……莫说你只是县衙门的一个办事员,就算是县衙门的县令这么晚了,想要见我们周会长,也得看会长的心情。赶紧滚吧,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两名护卫听得张小凡报出身份后,皆是一脸冷笑。

    那种由心而发的蔑视,完全显露在脸上。

    周会长是什么人?那可是县令都要礼敬三分的存在。

    一个办事员在周会长眼里,怕是连屁都不算。

    “我是珍宝楼管事夏冰,你们告诉周会长,他一定会出来见我。”夏冰管事这时候也从地上爬起身,以手按在胸前,压一压惊。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似乎认识夏冰管事。

    “请稍等,我立刻去通禀。”

    其中一名护卫留在原地,另一人跑去通禀。

    张小凡心头暗道,看来夏冰与周会长的关系,比他想像的还要更亲密。否则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商铺的管事而已。

    过了片刻功夫,周会长披着一件外套走了出来。

    护卫也是打开了院门。

    “夏冰管事,你这么晚找周某有什么事?”周会长对夏冰的态度,那是非常友好。看向她的眼神,很是炽热。

    张小凡心中暗骂,一对狗男女。

    “是这样,深夜冒昧打扰周会长,实有急事相求。我这位弟弟受了很重的伤,需要一株生肌草救命……”夏冰管事往旁边挪开两步,让张小凡上前。

    周会长眯着眼睛看向张小凡。

    刚才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夏冰身后站的是什么人?还以为是个马夫之类的角色呢。

    没想到竟然是张小凡。

    “他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不像有伤在身的样子,应该是气血亏虚。另外,他姓张,你姓夏,什么时候变成了姐弟?本会长若是没记错,夏冰管事并没有任何亲人吧?”

    周会长的语中透着一丝酸味儿。

    夏冰管事称呼张小凡为弟弟,更是深夜为张小凡求药,这让周会长很是吃味。

    “呵呵,以前认的干弟弟!”夏冰管事掩饰的笑了笑。秋波流转,看向张小凡。“你真的没受伤吗?”

    她还一直以为张小凡受伤呢。

    “我从没说过自己受了伤,是我的一位下属受了伤,生命垂危。”张小凡冷漠的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找周会长求药,他根本不会说出这些秘密。

    “啊……原来是这样呀!”夏冰管事满脸惊讶,多少也有几分尴尬。不过当她听到受伤的人不是张小凡,仍然感到十分高兴。

    既然受伤的人只是张小凡的下属,她就明显不怎么在意了。

    “周会长,听说您手中有着一株生肌草,我想要。我知道,您这样的巨贾,根本不缺钱。只要您开个价码,我愿意用数倍的代价交换。”

    张小凡面对这位平县的顶级大佬,多少还是有几分势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