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361章 第3423 重返须弥山3
    到这时候,陈晓旭还一心都在眼前发生的事情上,就好像人做梦的时候往往不知道在做梦,他压根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

    方丈简单讲了目前的情况:目前钱粮用尽,之前积累的香火钱也全换了粮食,这么赈灾下去,大概还有三五天就要吃光了。

    说完他沉默片刻,说道:“我今日已差人去请水月寺慧通禅师,他对我寺中这几尊装金佛像一向心仪,欲以高价购之,卖来的钱,全用在在煮粥救人上,估摸能熬数月……今日召集诸位,也是通报一声。”

    方丈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当场就有一个僧人磕头说道:“师尊,别的好说,这佛像可是卖不得,这是当日卢员外花百金打造,捐赠我寺,如此作践卖掉,就算卢员外不说,怎对得起人家一片苦心啊。”

    方丈道:“卢员外捐赠佛像,本是行善积德,如今卖了佛像,换来粮食,施舍灾民,更是为其积德,你懂得什么!”

    另一僧人抱怨道:“师父骂的对,可灾民如此之多,师父纵然卖了佛像,又能救得几个?”

    “能救一天是一天,能救一个是一个。”

    “师父这等说,只怕到时候灾情如故,该饿死的还是要饿死,佛像却没了。再说,就兴我寺广开善缘赈济灾民,那水月寺却还有余力买佛像?他为何不做善事?只因自古以来,僧俗不同,僧家有僧家规矩,所谓佛度有缘人,若一人二人遭难,我出家人不可不救,若眼见不平,拼了性命也要搭救,但如今灾荒连年,纵然倾尽我一寺之力,又能救得几个?我等于此战乱灾年之中,当保全寺庙,延续香火,便是对佛门有功,念咒敲磐,超度亡魂,此为正理,师父要卖佛像,却让我等今后朝哪里拜佛?佛都没了,还修的什么禅?”

    他这番话说完,所有和尚一起点头称是,就连陈晓旭听着都觉得有点道理,毕竟这佛像是大家的,不是谁一个人的,这说话的和尚说到底也是为了佛门香火,再说,佛门有佛门的规矩,别的都好说,一个寺庙居然把佛像卖了,这简直欺师灭祖大逆不道,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那方丈闻言不怒,反而大笑,说道:“尔等修佛是为了什么,灾民如蝗,的确救不过来,若身无一文,那便好说,没什么施舍不施舍的,一起挨饿罢了。但眼看灾民受苦、饿殍遍地,却守着一堆泥塑的佛像一味念经,还敢妄言普度众生?

    佛在哪里?佛在这庙堂之上吗,是这泥塑铁胎的东西么?我等日夜叩拜,拜的是他?我赈灾救民,是为生死乎?是为因果乎?是为行善乎?都不是!万法自然,佛在其中!行善而不以为善,才是大善!修道而不执迷于道,才为大道!尔等不必多说,我意已决,远留下者留下,愿意滚蛋的可以滚了!”

    众僧人面面相觑。

    这方丈便选了几个僧人,去大雄宝殿拆除佛像去了……

    行善而不以为善,才是大善!修道而不执迷于道,才为大道!

    陈晓旭怔怔发呆,脑海中反复思索这两句话,他觉得出这两句话有东西,琢磨了半天,似有所悟,突然闻到一股腥气,回过神来,却见不知什么时候,眼前世界已然变化,自己身在一座城门之下,一个胖和尚走在他前面,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城门上兵甲林立,戒备森严,老和尚走到城下,对城门官拜道:“老僧法度,求见大将军。”

    “大师辛苦,大将军已然等着了。”

    说完着人领着老和尚进去。

    陈晓旭跟在后面,听这和尚说话,分明就是之前那位方丈,只不过身材胖了许多,难道是吃胖了?

    陈晓旭快走几步追上去,朝他脸上看去,又是一团模糊……不过陈晓旭观察了一会确定,这老和尚跟之前那个方丈不是一个人,身材和个子都相差太多。

    他跟着老和尚一起走,只见这城中一片狼藉,街道两边到处有士兵巡逻把守,家家关门,不见一个人。

    在前面带头的士兵跟这老和尚聊起来,介绍这城里的情况,陈晓旭在一旁听的明白,原来这里是龙城,那个所谓的“大将军”,是农民军首领,日前带人攻下了这座城,从上到下都十分得意。

    “我军来日,这里军民一心防守,杀了我军不少将士,刁民可恶,我大将军将要屠城,禅师这些你是知道的?”

    禅师道:“贫僧此来便是劝阻将军。”

    那兵长笑道:“禅师,这只怕你要失望了,我大将军平时最讨厌人假慈悲,他不听劝,只怕连你也要一并杀了。我劝禅师还是回去吧。”

    “生死有命,岂能因为怕死就不做事情了。”

    陈晓旭跟在特么身后,一直走到一座府衙的前面,这是内城,也有一座几层楼高的城墙,下面到处都是兵士守着,城墙上传来女子唱歌的声音——陈晓旭听着倍感稀奇,因为这歌声跟自己那时代的完全不同,跟那些模仿古风的歌曲也完全不一样。

    那兵长上前通报,说是法度禅师来了,于是过了一会传下话来,说是大将军有请法度禅师上去赴宴。

    陈晓旭也跟着上去,见城门楼上摆着一大桌宴席,鸡鱼肉蛋一应俱全,一个身宽体胖、穿着盔甲的将军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前,正在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