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捉鬼人(都市捉妖人) > 第3405 最厉害的对手3
    叶少阳笑起来,放松下来说道:“其实说起这些,我真没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干的,我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你都认识的,还牺牲了好几个……所以,这种话以后别说啦。不然对不起他们。”

    覃小慧上前贴住他,用手在他后脑勺摸了摸,说道:“我知道的,他们为了三界,居功至伟……”

    “不,最让我难以释怀的,不是什么为了三界,而是……他们一大半是为了我,就算我让他们去对付酆都大帝,他们也会毫不犹疑的。”

    覃小慧抱紧他,这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陪伴。她在他耳边说道:“如果是我,我会犹豫,然后……八成还是会为你而战。”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你做任何事,都一定有你的原因。”

    叶少阳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慨,深吸了一口气。

    良久,覃小慧松开他,笑了一下说道:“你看我,我叫你本来是要说正事的,少阳哥,赵司马已经破译了一些棺材上的文字,说是南诏古国最初用的一种金文,他几天来到处翻找古籍,总算破译了一些,你说的没错,棺材里那位不是刑天,而是……”

    她望着叶少阳,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名字:“蚩尤!”

    一瞬间,叶少阳有一种大脑短路的感觉,脱口而出:“开什么玩笑,世上真有蚩尤?”

    “当然!刑天都有,有蚩尤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蚩尤本来就是我们苗人供奉的祖先,是九黎族长,当然,跟传说中的蚩尤肯定不太一样了。”

    蚩尤……我的个天,这可是九黎族长,当年跟轩辕上帝大战过的,当时天下灵兽有一半在他阵营里,至于人间的妖魔鬼怪什么的,无不奉其为主人。

    就算这是传说,但至少蚩尤是当年九黎阵营的老大,实力那不用说,差不多三界无敌的,大概还在刑天之上。

    覃小慧说道:“其实对我们来说,棺材里的是蚩尤还是刑天,差别都不大,反正都是上古最强者。能确定身份就好。”

    叶少阳沉吟半晌,说道:“那碑文上还写什么了?”

    “上面很多字迹模糊了,赵司马本来也一知半解,只翻译出很少一部分,并没有交代什么前因后果,而是像是一篇警告。”

    “警告?”

    “对,上面提到头颅,大概就是警告不要开棺,更不要把头颅放进去吧。”

    “头颅被砍的那个不是刑天吗?”

    “上古神话,本来真真假假,毕竟几千年了,或许当时错把蚩尤的事迹算在刑天头上了也说不定。”

    这解释倒也合理。

    叶少阳想了半天,说道:“我还是无法理解,在那个时代又没有青铜器,蚩尤怎么会被装在青铜棺里,又是谁用南诏古国的文字在上面留下这篇碑文,感觉不可思议。”

    “也许是后人所为,轩辕氏后裔,你知道吧。”

    “听说过,轩辕上帝的后人。”

    覃小慧接着分析,据说商和周的天子,都是轩辕上帝的后人,并且有族内的大祭司,掌握着封印天地的神力,或许轩辕上帝在砍了蚩尤的脑袋之后,一分为二,埋在不同的地方,并且各自封印起来,这种事大概率会传给后代知道,然后商或周的王族后人,生怕蚩尤醒来、颠覆自己的江山,然后请巫师作法,并用青铜打造棺材,将其彻底封印起来……

    叶少阳认可她这番推测。

    “总之,这些我们就不管了,现在要紧的是,千万要守住这里,不要让蚩尤苏醒。”

    “这倒是……”

    “他在棺材里躺了几千上万年,没道理能自己出来,我担心的是别有用心的人。”覃小慧说,“这次血巫家族能找到头颅,并且带到山洞里,好在他们只是想用头颅来跟蚩尤通灵,获取他的力量,否则如果他们开棺,现在蚩尤已经出来了。”

    蚩尤重现人间……光是想起来,自己都觉得不是真的。

    覃小慧接着说,她回加紧步伐,在这里建立一个分坛,派人常驻这边,守着这口棺材。

    “不过就算这样,也只能守住一般人类和邪物,遇到真正强者肯定挡不住的。”覃小慧有点担心。

    “这只能尽人事了,毕竟谁也不能常年住在这。再说头颅不是在我这吗,没有脑袋,说不定就算开棺他也没法觉醒。”

    覃小慧道:“可你不是把它送人了吗,这是我今天想跟你说的第二件事,九天玄女已经选出来了。”

    叶少阳点头表示自己听说了,之前自己跟老郭通过电话,听说了这个消息,最近几天,法术界因为这个消息已经炸锅了,所有人都在讨论。

    “我听说,因为这件事,三界盟和双绝八子的竞争几乎白热化了,再加上一个天下会,到了几乎要打起来的地步,法术界好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

    覃小慧讲了很多听到的消息,然后问叶少阳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那个叫白薇的姑娘,到底是不是真的九天玄女?”

    叶少阳没回答,转头对着黑暗中说道:“出来吧!”

    一道人影从树丛中出来,却是徐文长。

    覃小慧当然也认得他,施了一礼,徐文长拱了拱手。

    “我说,你来都来了,哪里来的习惯啊,躲在暗中偷听。警告你,不是一次两次了。”叶少阳有点不爽地说道。

    徐文长一笑,“巧得很,我也刚到,正要跟你相见,正好听你们聊到九天玄女,就想着暂不打断,听你们说下去。不过小天师,你感知力比之前似乎还要强一些了,修为有精进了?”

    “别说没用的,找我有事?”

    “九天玄女啊,你们刚才不是正在聊吗,她是真是假?”

    “你们分辨不出?”

    “你知道九天玄女应该是什么样?”

    “不是有谛听吗?”

    “别说了,他上次与你去听神谕,当时元神被锁,后来咱们想出那个办法,获知神谕,他的元神倒是打开了,但听力被封印住了,特长没了。”提到这个,徐文长也是叹息不已。